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南阳记实(六)寒冷的记忆(3)  

2012-07-20 20:34:15|  分类: 南阳记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南阳下乡时我们住的是茅草屋和土炕;一屋住八位,对面炕。每天我们收工前,按规定,每屋派一人回宿舍值班,为同屋荒友打洗脸水和烧炕。

 

北大荒的冬天太冷了。大家都希望自己钻进的被窝是热的,都想多烧点柴火暖和暖和,哪怕是多背回些柴火、多受点累都心甘情愿。这都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赶上睡在第四铺位荒友值班、他要是想把自己的位置要烧热乎的话,那睡在第一铺位的荒友那一晚上的觉可就没法睡了,他要像烙饼那样,不断地翻个、翻身了;反之,若赶上第一铺位荒友值班,他就不会这么玩命地烧炕,就会见自己的好就收,那第四铺位荒友的被窝睡起来就会有些凉,他就会不高兴的。现在觉得,当时那土炕盘的也不是那么的合理,我们生活的也不那么的讲究,是我们得过且过造成的吧。

 

寒冷的、枯燥的生活,使有点叛逆心理的知青们,在晚上休息时,往往会寻个趣事来逗逗闷子。就说烧炕吧,也是有故事的。睡在第四铺和第一铺是一对欢喜冤家,总要在一起杠杠嘴。有时大家玩得高兴了,就石头剪子布的,按输赢调换铺位。大家以此为乐,有着急的,有生闷气的,还有看笑话拾乐子的。总之,这些知青都相安无事地集居在,被北大荒那凛冽的寒风呼啸着、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的那座小村落里。

 

荒友之间的逗乐,也有过头的时候。话说有那么一天,正轮到第四铺值班。他不辞辛苦地从场院背回了一大背的麦秸,一叉子一叉子,耐心地把它们都捅进了炕洞里、烧光,又从外面捡回了几根树棍、木头柈子塞进了炕洞里。心想,我今晚可要睡上个热被窝、睏个安生觉了。

 

睡在第一铺的荒友下工后一进屋,第一反应就会到自己卷起的被褥底下去摸摸,试试炕烧得是否过热。这次,他一摸,顿时,面目表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带着嗔怪之色。他感觉这炕要比往日烧得热多了,他就顺手将被褥掀在一边、撩起炕席散热。晚饭后,炕席有点发糊发焦、而炕温却只增不减。他嘟囔着、顺手将一碗水倒在他的第一铺位的炕面上,炕面的热量,瞬间,把这些水份蒸发掉了,屋里还散发着些许被烤热泥土的气息。他接茬又倒了一碗水,还是刚才的效果。他知道,这晚的觉是没法睡了。无奈的他继续用水浇着炕。几碗水下去之后,炕面没有刚才这么热了,只有土坯中的余热继续传导着热量,在炕表面上慢慢地袅升着土味的蒸汽。

 

关灯睡觉了。劳累一天的荒友们顿时鼾声大作,很快进入了梦乡。

 

忽然,睡在第一铺的荒友惊坐而起,马上,他掀起被、撩起炕褥子,发现他的褥子被烧成一个大洞。不一会儿,屋子里烟雾缭绕,充斥着一股股烧焦的气味。他马上将褥子扔到地上,将褥子上的火和火星子踩灭;再回来看那炕面:两块炕坯被压断、已塌陷。处理完后,从炕面往炕洞里看,炕洞里木柈子的炭火正如火如荼,像当今我们涮羊肉时火锅里的木炭,那炭火正在释放着“卡路里”热量的极值。

 

那一夜,大家都没睡好觉,与着了火的褥子“斗”,与塌陷的炕面“斗”,唯独大家之间却“逗”不起来了。因为,战友那铺母亲亲手缝制的厚棉褥子给烧完蛋了。大家都很惋惜。

 

有时想想,这应该都是寒冷惹的祸。如果天气不是这么的冷,如果屋子里冬季取暖设施舒适安全的话,就不会有“火烧褥子事件”的发生,如果……如果……,不能再如果了,如果再有如果的话,就一定会没有了当年的知青、也就没有了我们今天的故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