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童稚少年”(5)乒乓球的乐趣  

2012-09-10 21:23:5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14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中国队获得了男子团体冠军,我国选手庄则栋和邱钟惠分别获得男女世界冠军的骄人成绩。在之后的二十七和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庄则栋和李富荣又蝉联了男子单打世界的冠亚军,创造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蝉联三届男单冠亚军的历史,被国人们赋予了北南二虎的美称。二十六、二十七和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分别是在六一年、六三年和六五年举行的,与我上小学的时间段正好吻合。这三届乒乓赛事是文革前中国乒乓球运动的鼎盛时期,中国乒乓球队为祖国赢得了荣誉,也激发了国人学打乒乓球和普及乒乓球运动的热潮。我也卷在了其中。

 

我家门后有两张铺板,是晚上睡觉前加宽双人床、为多睡几个人而备用的。下午写完作业后,这两块铺板就被支在胡同边,成为我们课后打乒乓球的球台。它的长、宽、高与标准球台相比都小许多,中间还有缝隙、乒乓球落在上面会改变方向的,尽管如此,同学们仍乐此不疲。但一张“球台”哪能满足这多同学、邻居伙伴的需求?我家附近有个街道办的纸盒厂。工厂下班后,工人们把那两辆送货用的平板手推车的轮子卸下来放在厂里,车身被放在了工厂门口的路旁。车身是用木板条拼制的、有缝、不平、一端还有两个车把很碍事。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大家打乒乓球的兴致。我们捡来废砖把车身垫平,这样,我们又多了两张球台。大家你推我挡,聆听着乒乒乓乓那悦耳的声音,好不快活!由于玩的人多,球台还是不够。大家约定了打球规则:每局11个球 ,谁输谁下,“坑包”不算赛分。就这样,一种十分有序、热烈的、胡同的乒乓球运动开展起来了。因在家门口打球,家长们都很放心。只是我们一玩上瘾,就会忘记回家吃饭。家长们都理解我们,在叫我们吃饭时,他们也会站在一旁,等着看完这一局打完,才会与孩子一起回家吃饭。就这样玩着玩着,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我成了胡同里打得比较好的人了。我会连续坐庄,上台后可以玩较长的时间。

 

我们用的球拍大多是那种五层板的光板,上面没有海绵、没有胶粒。有的伙伴家境较好,他的球拍或是又带海绵又带胶粒的,或只带胶粒不带海绵的。乒乓球,我们使用的是那种白色“盾牌”的那种标识,只花几分钱就可买一个。在这种粗造的车身木板上打球,乒乓球很容易损坏,是很费球的。有时我们在路边打球,来往行人还会把乒乓球踩瘪。踩瘪了好办,把瘪球放在碗里用开水一泡,见热气的瘪球一下子就鼓起来了、完好如初了;如果是把乒乓球踩裂了,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是重买新的再玩。若赶上是邻居大爷不小心踩的,他就会拿出钱来让我们再去买一个;也有踩坏后不睬我们的,我们只能是“AA制”,掏出自己仅有的几分零花钱,大家凑一凑,再去买个新的。

 

到了四年级,学校把教师食堂改成乒乓球室了,里面可以摆放四张球台;体育宋老师开始在同学间进行选拔队员成立校乒乓球队的工作了;他在学校的宣传栏上张贴了通知;又将报名参加选拔赛同学的名单写在黄纸、又贴在黑板上,摆在了领操台前,上面标明了比赛的对手、时间和球台号码;规定:前六名胜者即为校队队员。这是一次全校性的体育赛事。同学们都积极踊跃地报名参加。每天放学后,我们都拥在乒乓球室周围,体育老师点到参赛同学的名字,参赛者才能进去比赛,其余同学有的挤在乒乓球室的门口或窗户前,透过玻璃看同学之间的比赛,就连上二楼的楼梯上也都站满了人,在那可以看到一张球台的比赛。体育老师拿着一个木板夹子,上面夹着每一场每一轮比赛的单子,这一张张的比赛确认单标明了参赛双方选手的名字、三局两胜的比分和比赛结束后的签字;并把这些比赛结果的信息及时填在领操台前的那张树形结构的赛事表上。每天早晨一到校,领操台前的那张赛事表前总是挤满了人,吸引了众多同学在伫立观看。很荣幸,在选拔赛结束后,我的名字被公布在“黄纸红字的榜”上,成为校队的一名队员。

 

一进校队就正规多了。四张标准的球台摆在乒乓球室里,其中一张是新的;进门左手处是两位体育老师的办公桌,旁边还有一个两层抽屉的桌子,第一层抽屉里放的都是乒乓球,第二层抽屉里放的都是乒乓球拍。这些球拍尽管不是当时上海出的那种双喜名牌,但都有海绵和胶粒的贴面,比我们在胡同里用光板球拍强多了。宋世麟老师负责球队。他是全国甲级足球裁判,在体育圈里颇有些关系,为了我们球艺的提高,着实花了不少心血。他请来了天津体育馆乒乓球的厫教练。这是一位擅长直板卸力推挡的教练,时年已有五十多岁;还有一位曾获河北省女单冠军的崔玉兰教练。他们每周六晚或周日到校,规范我们的扣球姿势,指导我们苦练基本功,以及做各种动作时的步法。四张球台八对选手对角练习基本功。教练在一旁巡视着,一会儿指挥练对攻,一会儿又指挥着练一扣一推,如此等等。教练还不时地纠正着队员的姿势和提醒着队员注意击球时步伐移动的协调性。基本功训练结束后,我们都围在一个球台旁,看教练示范我们练习转与不转的发球、发球抢攻和接发球抢攻等战术;之后,我们又接茬训练。

 

乒乓球室的内墙边吊挂着几根竹竿,竹竿上系着一根根的线绳,垂下到胸前的线绳头穿在了打裂的乒乓球上;练习者可根据自己的身高调整吊球的击打高度,这是供练习或纠正扣球、推挡姿势、以及进行步法训练时用的一种简陋的辅助器具;也是低年级体育课普及乒乓球知识的教具。

 

我们校队每天都坚持进行这种重复性的训练。经过一个阶段的强化训练和教练针对性的指导,期间,又与各区较好乒乓球队进行友谊比赛,与东门里小学、北门东小学、玉皇阁小学、平山道小学、鞍山道小学、中山路小学等校队交流互访;还请些工厂的厂队和大学的校队到校进行表演和指导。记得当年天津的712厂的乒乓球队很厉害,有一位是河北省队下来的。宋老师就请他们到学校里来表演,给我们开开眼界。还有,宋老师还请来了当时坐落在卫津路六里台河北大学的女子乒乓球队来我校光临指导,与我们一起在球台上打球。这种近距离的观摩与体会,与在体育馆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同时,也进一步地提高了我们对乒乓球的兴趣和对提高球技的热望。我们自身对乒乓球这项运动的技战术的理解也上了一个台阶,球技也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和提高。在四至六年级期间,我校乒乓球队是河北区小学中的团体冠军队。男女单打也在区里榜上有名。

 

四年级时,我参加过一次天津市少年乒乓球锦标赛,获得了第十六名。这是我玩乒乓球以来的最好成绩。我是在与东门里小学的一位横握球拍的选手在争夺前八名时被淘汰的。这场比赛在市体育馆的侧厅进行,一攻一守回合很多,比赛很好看,吸引了许多选手和教练的眼球。记得比赛中有一球,在一拉一削的多次回合后,突然,对方削过来的球擦网而过。我当时个子小、只想救球,身体触到了球台;球接过去了;对方没想到我这么拼命去救这个球,意念一松懈、回球失误。我应得分。但裁判却判我输分,并说明原因:“移动球台”。我这才知道乒乓球还有这一比赛规则,这规则令我难忘。

 

在南开中学读书时,我也被选入乒乓球校队,估计是根据小学档案的记载决定的吧。南开中学的乒乓球队当时是河北省的冠军队。在校期间,我也时常与高年级的冠军球员们一起,到市体育馆、市少年宫、南开区文化宫与社会上的高手进行比赛,但上场机会很少,只是观摩与学习,俗称“板凳”队员。入学10个月后“文革”开始,我的乒乓球运动也随之停止了。但,乒乓球给我带来的乐趣,尤其是小学阶段,是难以忘怀的,也是受益匪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