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文革中学”(7)逍遥在一九六八  

2012-09-16 22:32:5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年,我忽然发现,我邻居家的学生,与我同届的,或高或低我届别的学生,都闲居在家,都在街道或胡同里玩,都没有了去学校的兴趣。我也是这样。

 

那一年“文革”的形势是:在社会上,“五代会”和“大联筹”两大派组织,经过一年多的大字报、大辩论,以及武斗的洗礼,最终是五代会获得了军管会的肯定与支持,大联筹败北。

 

偶尔去一次学校,见到当年几位激进的学生,也像之前对无辜教师进行劳动管制一样,被清理指挥部的清理连关押了起来。这些因政治引起学生间的变故,我自然是搞不懂的,只感觉学校已不是教书育人的场所、已变成了政治的舞台,同学之间的关系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变化。

 

这一年,我几乎没到学校去。

 

天津和平区长春道有个菜市场,因解放前属法国租界、又称法国菜市。解放前,天津每个租界地都有自己室内的菜市场。

 

这一年的春天,我带着小弟和邻居的伙伴们一起,穿过中心广场桥,来到法国菜市。菜市场北面的一条街叫黑龙江路,那里有许多农民商贩在摆摊卖小鸡崽儿。一块钱,可买到四只“来亨”、或五只“芦花”或五只“菜”鸡崽儿。这些小鸡,毛绒绒的,很可爱。我们选些欢欢实实的鸡崽儿买回家去养着玩。

 

我家有个咬榫的方木箱子,放着十只鸡崽儿正合适。我向妈妈要些旧棉花铺在下面,用空的葡萄糖吊瓶灌上热水放在棉花底下,给鸡崽儿取暖。鸡崽儿们吃饱后,都依偎在这样一个温暖的窝里睡着了。

 

我家养了一只大黑猫,它是育过几窝猫仔的猫妈妈。那时,不知何故,老鼠很多,把家里的面袋咬破了,把过冬的大白菜给啃了。在农村长大的母亲想到了用猫来驱鼠。不知是哥哥还是姐姐,从同学家抱来一只小黑猫。小黑猫长成了大黑猫。大黑猫非常尽职尽责地“工作”着。母亲常为它做些好吃的。

 

我的这些小鸡被买回家后,这只大黑猫总想接近这些小鸡。当我们离开这箱子时,黑猫就会蹑手蹑脚地向箱子跟前移动。一经呵斥,它会马上钻到床铺底下;一旦有机会,它又在设法靠近箱子。它的歹意是可想而知的。

 

我将我的担心告知了母亲。母亲心中有数地说:“不用怕,没关系的。”

 

小鸡一天天长大了,小翅膀和小尾巴都长出了羽刺,可以放在地上喂食了。

 

一天,母亲抱起猫蹲在地上,左手抓住猫的脖子后的毛皮,将猫放在吃食的小鸡旁。黑猫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冒着扑食前的凶光。

 

这时母亲用右手使劲打着猫的头,嘴里说着:“这是咱家自己养的小鸡,不许吃它们!”挨打的猫,闭着眼、缩着脖子,一副害怕的样子。

 

母亲松开锚。猫一下子跑到床铺底下躲起来。我撩起床单,趴在地上观察床底下的猫。它用在黑暗处可发光的眼睛,贪婪地注视着在地上来回奔跑的小鸡。小鸡吃饱了,我赶紧把它们抓回箱子里。

 

第二天,第三天,母亲如上所述,又对这只黑猫进行了“例行”教育。从此以后,黑猫见到小鸡,就再也没有了那种贪婪、那种凶悍。小鸡出来吃食,它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了。

 

小鸡长大了,它们和猫一起和谐地生活着。有时我家小鸡竟然还欺负起大黑猫哩。

 

本来,猫有猫的食盆儿,鸡有鸡的食槽。猫食通常会买些小杂鱼煮烂后再合些棒子面,熟后晾凉即可食用;鸡食则是剁些菜叶拌些棒子面搅拌均匀即可,且都是分槽分时喂养的。鸡猫之间互无干扰。

 

有一次,我将鸡从鸡窝里放出,打扫鸡窝换炉灰;母亲在为猫做食。煮鱼的锅里冒出鱼腥味儿,把睡梦中的黑猫惊醒,它懒洋洋地从床上下来,在母亲的腿间曾来曾去,焦急地等待着美餐的出锅。刚出锅的食很烫。我害怕烫着它,就蹲在地上反复地搅拌着,力图快些散发食中的热气,降低猫食的温度。我用手摸了摸,不烫了,就放在地上,馋猫才细嚼慢咽地食用着。

 

这时,在胡同里嬉戏的鸡被赶回来进窝,见到猫食盆儿里的美食,一窝蜂似地围在锅边抢食。刚吃两口的猫见状,无可奈何,只得在一旁眯缝着眼睛,不敢妄为,最后还是慢慢地走开了。我在一旁看着我的宠鸡,是那样地不懂规矩,把这一盆猫食哄抢吃光了。

 

母亲在一旁看着也乐了,又重新给猫做食。

 

被圈到鸡窝里的公鸡们,吃饱后此起彼伏地打起鸣来,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鸡长大了,威武雄壮。我每天抱着我得意的大公鸡到前后楼间斗鸡。这是我当时每天要干的事情之一。

 

我的大公鸡很有特色,当它搏击胜利、啄得对方鲜血淋漓、落荒而逃时,它会打起鸣来,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在我抱着它回家的路上,它也会在我的手中不停地打着鸣。伙伴们都羡慕我的这只鸡。

 

为养好这些鸡,我买了一本《养鸡法》。书中说到:鸡需要三种成分的饲料才能长得快、长得大。一种是动物类的骨粉,另两种是谷物类和蔬菜类。

 

我开始注意收集家中和邻居家的肉骨头,用榔头将其砸碎成小的粒状再给鸡吃;夏天,我们到黑牛城道边的坑里摸河蚌,用不了一个时辰,我们就会有每人一个麻袋的收获。现不知,为何那时竟这么多大河蚌而无人问津?

 

我们骑自行车将河蚌带回家,倒在自来水下的地沟上,用水反复地冲洗。

 

我家是在海边生活过的人家。母亲不让我们吃这种河蚌,说里面有蚂蝗等寄生虫,对身体不好。我们就煮熟喂鸡;后来我又养了四只胡鸭。这样,河蚌的需要量增大了。我每天看着这些鸡鸭在一起争食吃的样子、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的样子,再加上邻居大婶们都夸奖我养的鸡鸭长得快、长的水灵,我心里美滋滋的。我也就不断地用自行车为它们驮来驮去,为它们搞些“肉”吃、改善改善“伙食”。

 

记得那年国庆节,街道代表以检查卫生为由,让把鸡处理掉。母亲怕引起事端,就将鸡全部杀掉了,为全家做了一顿鸡宴。我很心疼。

 

秋天,我跟二哥骑车到离家40多里地的田地里,去刨玉米茬子。天一亮就出发,天黑前回家,每人可驮回一麻袋。我们在胡同边上,垒个泥灶,用玉米茬子烧火做饭。就像农村一样,在锅里贴玉米饼子吃。这样,既可以将我们这些半大小子的能量释放在这种自发的劳动中,同时,也为家中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

 

此期间,邻居发小们,在门口小学校围墙外的一块空地搞了一个健身休闲的“场所”:在围墙处凿了两个洞插进两根木桩并做了相应的支撑,安置了半副双杠;在一棵大柳树上安装了自制的吊环;还有一副石礅子、顶架、花砖等因陋就简的体育器械。晚上我们在一起锻炼,白天就在一起下象棋打扑克。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就这样,我度过了下乡前的一段闲暇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