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文革中学”(10)老宅情结引发的动力  

2012-09-17 22:02:31|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南开中学老三届毕业去向表》上传在我的博客后,我的心踏实了:究竟是多了一种保存资料的方式,也多了一个为史学家提供研究这一断代史基础资料的途径。我是这样想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保存这些资料到底有何用处。我只是在下意识的感觉里认为:它们应该是有用处的。

 

2006年初,我在参与编辑《感念南开》南开中学老三届文集时,无意发现了这簿《南开老三届毕业去向表》。这是些手写的一张张的表格,被装订在硬纸夹的文件簿里,足有一寸多厚。我想将这簿资料带回家,把这些信息输到计算机里。没想到,资料管理员很痛快就答应了,并说:“还有一簿,是69届和70届的。”真是太好了!我拿着这两簿厚厚的资料,高兴地回家了。

 

我心里盘算着:让我的儿子帮我输入吧。现在的孩子,键盘操作十分熟练。对他们来讲,输入这些文字,应该是小菜一碟。没想到儿子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吃惊:“这有嘛用!”他托辞没有时间在搪塞着我。其实,他是不愿耽误他那网络游戏,他是不愿干这种繁重的、重复性的,他认为没有意义的工作。

 

我又指望我的侄女们能帮我一把。她们也是计算机高手。相信,她们一上手,资料很快就会敲完。我心里想着。一阵高兴。我家有三台计算机,让她们每人一台给我敲,我请她们吃饭。按她们的输入速度,估计一天能把大部分的工作量搞完。我心里充满了自信。没想到吃饭的诱惑,对如今的孩子们来讲,竟是那么的苍白、竟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她们只顾之间的说说笑笑,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到了吃饭的时候也没敲出多少字来。她们在一起,关上门,说她们之间的话题。到了吃饭点,儿子带着几个妹妹下楼吃西餐去了。我的意愿全灰。我赔了。

 

看着这独生子女之间亲热的兄妹情,我们都很高兴。但让她们帮我敲字的事可泡了汤。怎么办呢?我意识到,敲字的工作是谁也指望不上了。这些80后的孩子们,怎么就不像我们小时那样,能高兴地替大人分担点什么呢?他们是幸福的,我们是辛苦的。每个社会细胞,家庭,都是这样生存着、运营着。

 

不知花费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我终于将老三届、69届、70届的全部信息统统输到电脑里了。我以极大的、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热情,去进行这项,对我来讲,较为浩瀚的文字输入工程,其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同学们原住地的老宅,绝大多数都已拆除并已盖成现代化的楼宇了。我喜欢天津曾经的老地名、老胡同。

 

比如:城里的“罗底铺胡同”“府署街” “丁公祠小马路”“鼓楼西九道弯”“城里卞家大院、杨家大院、尹家大院”“草厂庵”“户部街”“盐店胡同”“宫北大街”“铃铛阁大街”“文学箭道”“大水沟”“吉祥胡同”“义仓后”“夏家粪厂”“弥勒庵胡同”“鸭子王胡同”“李夫房胡同”“杠房胡同”“小双庙房”“取灯胡同”“任家南横胡同”“帽刘胡同”“孙家胡同”“水月庵胡同”“屈家小楼”“郡安胡同”“长生巷”“利学公司胡同”“东马路”“西马路”“南马路”“北马路”等等。

 

再如:城外的“如意庵”“南斜街”“粮店街”“白衣巷”“锅店街”“水阁大街”“汤家水铺”“故衣街”“归贾胡同”“南头窑大街”“药王庙街”“大伙巷”“小伙巷”“侯家后”“四合轩”“东吉顺里”“西荣德里”“积德里”“针市街”“锦衣卫桥大街”“官沟街”“曹家大场”“脚行胡同”“竹竿巷”“稻香村胡同”“黄家大墙后”“扒头街”“大丰巷”“九天苗胡同”“西关街”“北大关”“鱼市大街”“花神庙胡同”“红坑沿胡同”“关上孙家胡同”“西关外”“西营门外”“北营门外”“北门外”等等。

 

这些体现天津地名文化的地名从地图上永久地消失了。这些地名的典故也将付之东流,无人知晓了。

 

我觉得这是城市发展中的一种遗憾,应该用文字作为补丁将这些地名记录下来。尤其是我们从小在那里嬉闹长大的小胡同、小街道、小马路等,这些都会引起我们的回忆,都会有些成长中的故事在等待着我们的笔触。这些,体现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就是一种情结。我觉得应称其为“老宅情结”。

 

此外,支持我输入这些文字的,还有一种情结,就是南开情结。尽管我们在南开读书的时间不是很长,加上“文革”的时间,到下乡也有四年的经历了。但,在南开学校里这么一熏,无形当中就有了一点儿南开味。回想起我们一生的经历,我觉得,我们还是受惠于南开的,因此,对南开的情结也是挥之不去的。

 

我费时费力敲了两个多月的《南开老三届毕业去向表》这些文字,后来还真派上了用场:

 

我在这些信息里,按下乡地进行分类,又整理出《南开中学部分下乡支边学生名录》。整理完后令我惊讶,南开学生共有1800多名学生上山下乡、遍布在全国十七个省市的农村和边疆。这部分文字被编辑在《躬耕南阳》“史料考略”的板块栏目里。

 

我又将其中赴黑龙江下乡支边的500多名南开学生的名字综合在一起后,通过天津市政协文史办,送达给黑河市政协,作为建造黑河知青博物馆知青墙的素材(今年我参观该博物馆后,未见此知青墙。原因是各地未能提供较详实的知青名单。但,我们南开学校做到并按时提交了)。

 

《南开中学部分下乡支边学生名录》在天津知青网上传后,在网上跟贴很多。其中一位搞天津知青史的网友说:“很宝贵很完整的一份以校为单位、以届别、去向为划分的知青下乡名录。足以作为老知青名录搜集编辑的样板!完成这项系统工程,很不容易。南开学子带了个好头!”

 

此外,《南开中学部分下乡支边学生名录》在庆祝南开中学105年校庆的专刊里被刊登使用。同时,我也将其投到天津政协文史办,作为编辑素材被应用在已出版的《天津知青口述史纪事》一书中。

 

我想,仅上述这点用处,就已让我心满意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