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文革中学”(8)我十五六岁那年  

2012-09-17 21:56:5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初一,老家来电拜年,勾起我回老家时的一段生活经历,这是一段令人愉悦的田园生活,尽管那时农村生活的很苦。

 

1967年夏秋之际,天津的“文革”运动,在全市范围内,已发展到势不两立的派性斗争阶段,一派是“五代会”,另一派称“大联筹”。双方都自诩是造反派、对方是保守派。从辩论升级为攻击,从文斗发展到武斗。一时间,马路上飞驰着传来尖锐刺耳的哨声、站满挥舞着古巴砍蔗刀造反派的汽车,把本来就已刷满大字报的天津,又带进了笼罩着一种白色恐怖的氛围中。

 

生性胆小的父亲,经过“文革”的冲击后越发胆小。生怕这些停课、闲置在家的半大孩子参合社会上那些整不明白的事件,给家里带来无由的事端,就将我和姐姐送上了开往烟台的轮船上,说是到山东老家代我父母去走亲戚,其实就是躲躲武斗的风头、到农村去进行劳动体验。

 

那时,我隔三差五地去一次学校。学校丝毫没有开学复课的意思,和社会上一样,也是愈演愈烈的两派斗争。我呆在家实在没意思,就随姐姐来到了老家。我们住在姑姑家,这一住就是半年多,到春节前才回津。

 

姑父是生产队里的会计兼小卖部的售货员,大我三岁的表哥下地干活儿挣工分。四个表妹,大的上小学、小的才一岁多。姑姑很辛苦,每天推磨压碾、做饭洗涤、喂猪喂鸡,稍有闲暇,就立马上炕绣花、缝补衣服。

 

可能是在我们到老家之前,父亲早已写信给姑姑、对我们的起居和劳动都作了安排,总之,在我们到老家、把所有的亲戚都走完后,姑姑就让姐姐和她一起绣花,并陆续为我准备了劳动工具:

 

一)一副水桶。在胶东农村都是到井边用扁担钩挂住水桶,在两三米深的水井里汲水、再挑到家、倒进水缸里备用的。刚开始,我总是提不上水来,还把水桶掉到了井里。善良的乡亲们见到我这个从城市来的孩子把水桶掉进井里,都不曾戏笑我,都主动帮我捞水桶,并手把手地教我、鼓励我,使我很快就谙熟了挑水的活计。后来,我也向男乡亲一样,在井里用扁担提水自如;挑水时不弯腰,左手拎起前面的水桶、顺势将扁担放在肩上,悠闲地把两桶水挑回了家。水缸满了,我就挑水浇自家的菜园子,一时也不闲着。在姑姑家炕头上绣花的邻居大婶开玩笑地说:“你家的客(胶东口音为三声qie)把你家的菜地都泡坏了!”1989年夏天,我一家三口回老家,姑姑还笑着跟我说起了当年邻居大婶议论我挑水的事。

 

二)一个土篮一把小镢头。秋天,生产队将庄稼都收运到场院后,生产队的把式们就开始犁地。把式在前面牵着牛犁、后面跟着一妇女劳力在捡犁出来花生、地瓜;接下来,又将生产队里养的猪放到地里,这群猪拱吃着犁后仍散埋在地里的少许的花生和地瓜;当这两遍程序结束后,这些地就对村民们开放了。有闲人的家家户户都可到地里去拦花生和地瓜。每天一早,我提着土篮拿着小镢头就下了地,蹲在地里一镢头挨着一镢头翻着地,差不多平均每刨10下才可捡到一个花生。我乐此不疲,上午拦一篮花生、下午又拦一篮花生。拦地瓜时,也是上午一篮、下午一篮。晚上,我们都坐在炕上,点着煤油灯,一起剥花生仁。姑姑把剥好的花生米装进面口袋里、积攒着,留着在我们回津时捎给父母。地瓜也是这样,随做饭的大锅一起蒸熟,饭后,将其剥皮切成条、用线绳穿起来、晾干、放在坛子里。在我们临走前再从坛子里拿出来,这时,这些在坛子里经时效处理的地瓜干软硬适度、上面都布满了一层霜,甜甜的霜,非常好吃。

 

三)一个大草包和一个草筢子。胶东地区东临大海,西临山区,只有沿海地区稍为平坦些,但伴有起伏不平的地段,属丘陵地区。村子里烧柴很缺,除了大队每年分给各家的玉米秸、麦秸用来烧火做饭用外,到冬天还要到集市上去买些烧柴来。在烟台有亲戚的人家,还可借煤本买些煤来过冬。我小叔在烟台,总是想方设法搞些煤来,然后通知姑姑派表哥用独轮车,往返100里地,把煤推回家。姑姑用稻草为我拧了一个大草包,还为我准备了一个草筢子。当地里庄稼收获完了,各家就可以到地四周的侧坡处去搂杂草。在筢子下面有一排用高粱秆绑成的箅子,我把筢子像船夫拉纤似的背拉在肩上,在秋天的枯草上面不停的走来走去,被筢下来的枯草,都压缩在箅子上,满了,就把草装进大草包里。上午我可搂一大草包,下午我又可搂一大草包。这一包草,一天三顿饭用不了。姑姑家的柴房到我临走时还是满满的。

 

一天,表哥对我说:“过几天我带你去赶海吧。”我很高兴,海边是令人向往的地方,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青少年更具有魅力。我问表哥:“明天不行吗,为嘛还要再等几天呢?这么大的海怎么赶呢?”我当时以为,赶海就像赶牛车、赶马车,手里持着鞭子,嘴里吆喝着。大海能听鞭子的指挥吗?表哥乐了,姑姑、姑父也乐了。从此我知道了,赶海就是在海水落潮时,在海边捡东西,主要是捡些贝类。这次表哥带我去赶海,不是去捡贝类,而是要去赶海蜇。

 

在天津大连道的码头,我看见了前来接船的父亲。下船后,我就跟父亲讲,我到姑姑家都干了些什么,还赶了海,捡了各种各样的贝类和海螺等。父亲问,赶到海蜇了吗?我无言以对,惊醒了。原来是个梦,是表哥在招呼我起床,我们要去赶海蜇。时辰大约是后半夜两三点钟的样子。姑姑也起来了,掀开农村八刃的大锅盖,里面蒸着热气腾腾的芋头。让我们哥俩蘸着白糖吃。

 

村子里一片寂静,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地。我和表哥各推一辆独轮车,这种独轮车是胶东地区特有的交通工具。独轮车的两边各放一个长方形的筐。这两个筐被系牢在车架上。姑姑家离海边只有八里地,走着聊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海边,老远就听到了阵阵的海涛声。在寂静的夜里,面对扑面而来的海风和不断拍打海滩的波浪,遥望水天相连的大海,一种敬慕、一种开阔油然而生。深秋、深夜、海边、涛声,我似乎感到有些凉意;也可能是,面对浩瀚的大海,产生的一种被震撼的感觉吧。

 

秋季,胶东半岛的海岸,每逢阴历初五、初十大海会退潮。在退潮时,海浪呼啸着前仆后继地拍击沙滩的同时,也一步步地退回大海的深处,此时海平面应该有所降低,海边的沙滩面积随着退潮而逐步在增大。就在这时,海蜇也随波逐浪地被拥到了海边,海浪把海蜇冲到了沙滩上,和退潮反向的秋风把四爪短小、体态笨重的海蜇吹留在沙滩上,成了赶海蜇人们的收获。因此,赶海蜇只要是会看海潮起、落,会看风向,就能把握好大自然赐给人们的赶海蜇的机会,给人们送来海蜇美味的享受。

 

我们来到海边,沙滩上到处都是海蜇头、海蜇爪的残骸,唯独不见海蜇那乳白色的躯体。那年代,不知怎的,海蜇头、海蜇爪根本无人问津。而今,商场里海蜇头、海蜇爪要比海蜇皮儿贵得多!我知道海蜇头、海蜇爪也能吃,就一个劲地往筐里装。一会儿,表哥来了,他让我把筐里的海蜇头、爪全部扔掉。让我随他而去。

 

原来,就在我贪婪那些海蜇头、海蜇爪时,表哥沿着海滩在巡觅。他见到一个足有10多平米房子这么大的海蜇被海潮冲到海滩上,便迅速地跑上前去,用手中的镰刀迅速地将海蜇划开、成块儿。我们没装几块儿,两辆独轮车的四个方筐就满了。看着满地的海蜇,真是舍不得走。表哥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走吧,弄回去也吃不完。”我们把海蜇运回家后,表哥就下地干活儿去了,我倒头便睡。

 

朦胧中,我听到有节奏的切菜声音。噔噔噔、噔噔噔……响个不停。我挑开门帘一看,姑姑和姐姐在做海蜇。我趴在炕沿上,看见我姐和姑姑二人,在菜板上将我们赶来的海蜇,先切成片、再切成条,转90度再切成小块;把这些切碎的海蜇放入一个个的大海碗里,然后放上调料:醋、蒜泥、香菜末和少许香油拌匀后即可食用。醋香、蒜香,香菜和香油的香味飘进屋里,顿时引起了我的食欲。我从被窝爬起来,跑到过堂屋,脸也没洗、牙也没刷,捧起一大海碗的海蜇,三口两口就喝进肚里。这一大碗海蜇,喝在嘴里、到了肚里,感觉嘴里、嗓子眼、肚子里都痛快,大有将一夏天的暑气一扫而光的感觉。那真叫个爽!

 

这段金秋时光,如果你站在自家院门口,你就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噔、噔、噔……刀剁菜板有节奏的声音,那是邻居们,同村的老乡们都在做那时令的、美味的海蜇饮品。 

 

从老家回津后我就下乡到了黑龙江,至今,我再也没有吃到过有这种感觉的海蜇。老家来人,我常说起我的这段赶海蜇的经历。他们说,可能是海水污染了,也可能是沿海现代化建设的影响,总之,大的海蜇在海边现在是很难见到的。我感到深深的遗憾,只能把四十多年前赶海蜇的这段经历写成文字,将这美好记忆埋藏在我的心里。

 

人老了,都愿意回忆起孩提时代的美好瞬间。在十五六岁花季般的年龄里体验了农村的劳动和生活,尽管这段生活并不艰辛、并不劳累,但这段经历,对我,尤其对我是下乡之后从事的职业性的艰苦劳作来讲起到了十分积极的早期锻炼作用。那个年代要求人们更多的是具有吃苦耐劳、艰苦朴素、互助为乐的品格和精神,这些在山东老家这段时间里我都体会到了,也学到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印象,对我日后走向社会,在为人处事和工作态度等方面,都产生了十分积极的影响,使我受益匪浅。我愿意记住这纯朴的每一个瞬间,这些瞬间,构成了一幅幅画面在我脑海里再现,为我的晚年生活带来美好的回味,给我带来了欣慰的欢愉。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