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黑土耕事”(8)裸泳  

2012-09-18 15:13:45|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南阳,有两泓适于裸泳的去处。

 

如果将从德都到场部这条南北走向的路作为纵坐标、横穿南阳的防洪大堤作为横坐标的话,就可用十字坐标清晰且简单地来表述出我们裸泳的位置;再辅之象限的概念,则:大堤北处的南阳为第一象限,东南阳为第二象限,大堤南、对应南阳侧为第三象限,大堤南、对应东南阳侧为第四象限。那我们裸泳的基本方位便可定义在这第二和第三象限内。

 

北大荒的夏日,白天赤日炎炎的,太阳一下山又忽地变得凉爽了。就好像太阳公公利用白天这有限的时间,肆无忌惮地发威,让知青们领教他的存在、他能量的强大,硬是要把知青们那满脸的书生稚气,通过紫外线的辐射,变黑、变得沧桑;到了傍晚,劳累一天的太阳公公又无奈地躲在他那孤独的小屋里歇憩,积蓄第二天的能量……他就是成心地制造种种的考验,让知青们尝遍茬茬艰辛、种种苦难,在他老人家的光辉照耀下锻炼成长。

 

这酷暑时分,正是知青们夏锄的大忙季节。刚种下、已钻出青苗的大豆、玉米、谷子等大田作物需要进行三铲三趟;经过整地、播种、晒田、淹稗的水田也已郁郁葱葱的了,在等待着我们去施肥、打药和拔大草。

 

我们在第三象限那片地里种的农作物主要是玉米和大豆。这段时间,我们主要是铲玉米地,要人铲、牛趟三遍。

 

俗话说:头遍铲地似绣花,二遍铲地要细耙,三遍铲地像跑马。也就是说,铲头遍地时草很多,在垄沟里、垄台上草苗齐长,一不小心就会将苗铲掉,所以要小心翼翼才行;二遍铲地是在一铲一趟后进行的,铲的主要是二茬草。这时的草要比苗低矮些、稀疏些,地相对好铲。二铲的速度明显要比一铲的速度快多了;三铲就更快了,这时玉米已经长得齐膝高了。草已经被苗压住、长不起来了。我们只需将苗两边的垄台和草划拉一遍就行了。左右各铲一下就可前进一米多,就像在地里量锄杠一样。手脚麻利的,转眼工夫就窜到前面去了。

 

无论上午还是下午,在铲地其间我们都有一次休息,一般都是送水员将开水挑到地里、送到离大家相对近些的地方停下,带队的连或排长一吹哨,大家方可放下锄头,悻悻地向水桶处集结、喝水,开始休息。

 

这块儿玉米地的南头是讷谟尔河,是我们裸泳过的一个地方。只要是休息的哨声一响,我们就向河岸奔去,先饮讷谟尔水、再戏讷谟尔河。

 

正是酷热难熬的天气,又值讷谟尔河的枯水期。蜿蜒的讷谟尔河在静静地流淌着。河床边被晒热的卵石和沙粒,光着脚,踩在上面非常的舒服,被农田鞋捂了半天的汗脚得到了充分的释放,惬意得很。岸边,被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惊飞的鹌鹑一个接一个地飞出了自己的爱巢,发出扑扑噜噜的声响和惊叫声。只有太阳公公那狡黠的笑脸和那直勾勾的眼睛在贪婪地注视着我们那一丝不挂的身躯。

 

我们把衣服团成了一团放在岸边,没有了遮羞布的身体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彻底释然的感觉。清凉的河水在抚摸着我们。我们沉浸在裸泳的美妙之中。

 

游累了。我们上岸了,躺在了沙滩上,用热砂覆盖在肌肤上,将草帽盖在脸上,懒洋洋地睡着了……咳,那开工的哨声不吹响该有多好啊。

 

在第二象限那片地劳动,给水田打农药、拔大草时,我们又发现了一裸泳的好去处。

 

在去一分场的那条土路的两旁,路北是二分场的水田,路南是南阳的水田。与这条路平行的是一条从拦河坝引来的干渠。在这干渠的下面是一眼涵洞。二分场水田的排水,在路面下,经过此涵洞,流到我们水田的排水洼地。这泓洼地较宽较深,周围被树木、灌木环绕,视线受阻,适于裸泳。

 

更可喜的是,挨着干渠的南边有一座与干渠平行的渡水槽,它在排水洼地上面越过,是从东边的水田向西边水田渡水的一个通道。这渡水槽上就成了我们的跳水平台。这里的水深也适宜跳水。

 

我们开始狂欢了,一个接一个地进行裸跳。这又是一番情趣。暑气、噪气、劳累、孤独通通地被抛在了脑后,就像我们回到了家乡天津,在海河上的桥上跳水一样。

 

正在大家忘形的嬉戏时,忽然听到一声:“哎呀!妈呀!”

 

我们,无论是在水中嬉戏的,还是站在渡槽上准备跳水的,都不约而同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只见,有一梳着小辫女生的背影消失在了灌木丛中,听那动静还不止一个人。

 

大家一阵惊慌,在水中的都把目光转向还站在渡槽上的wsw身上。他正在做着跳水的预备动作。这时我们才发现,他的皮肤、身材竟是如此的白皙、健美:两块隆起的胸大肌在胸前清晰可见,还有那阙在下面的豆腐块般的腹肌,还有……

 

他瞬间跳入了水中、浮出了水面,向我们游来,追问到:“那是谁?那是谁?”

 

其实,在情急之中我们也没能看清楚是谁,但从那声“哎呀!妈呀!”的口音来判断,应是哈市女知青。

 

我们开玩笑地对wsw说:“你那玩意被女生看到了,不值钱了!”……大家哄笑着,好像所有的劳累、苦楚都随着笑声消失了。

 

后来大家说:“这是女生误看了男生裸泳,要是反过来呢……”那麻烦事可就来了。

  

炎热下的绿荫,盛夏间的戏水,无疑是人们与大自然的一种亲昵,一种天体的和谐;而我们男知青当年的裸泳,不过是天赐的野浴,苦中的作乐,抑郁时的一丝快慰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