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黑土耕事”(6)埋汰秋  

2012-09-18 15:07:08|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埋汰秋”一词源自北大荒。意思是,每到秋雨时节,庄稼地、路面和屋里地面都有那么一段泥泞、脏乱的日子。我经历过六个“埋汰秋”。

 

19698月,我下乡到北纬48度东经126度的黑龙江省德都县永丰农场良种站,那是个无霜期只有95天的高寒地区。良种站是为各分场提供良种的,主要农作物有水稻、小麦、大豆、玉米等,约300多垧地;种植品种多,面积比分场少。因此,为了保证良种的质量和数量,不论是麦收还是秋收,我们都用小镰刀而不是用收割机械。

 

北大荒的秋天,很冷。收割时,需要穿上棉衣和棉胶鞋。在天津,人们常说一场秋雨一场凉;在北大荒,则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头天下雨,第二天一早,地表面就会上冻。人们踩在上面,依然会踏到下层的湿泥里,没走几步,两只鞋就成了两个大泥坨子。一天劳动下来,鞋子和裤子上都是泥,很埋汰。

 

北大荒的秋天,屋子里也很冷。我们住的是“拉拉辫”式的土屋:对面炕、土地;每炕四人、一屋八位;一进门分东西两屋共十六名知青。每到雨休的时候,用于烧炕的麦秸被雨淋湿了不好烧,再加上男生生性较懒,我们都钻到被窝里取暖,而没人去弄些干柴来烧炕。一下雨,屋里屋外都很泥泞。从外面带进屋里、粘在地面上的泥,一堆儿一块儿的,总需用铁锨把它铲下来扔出去。但脚下仍是粘粘糊糊又湿又滑的,真埋汰。

 

收苞米时,两人一组负责六条垄。一人掰苞米,另一个人负责割苞米秸。每组都是先从中间两垄开始,到头后,再依次逆时针收割那左右各两垄。掰下来的苞米先装在土篮里,土篮满后再集中;苞米秸割后横放在中间的垄沟上。六条垄收割完毕,你可看到中间两垄间分别堆着苞米和苞米秸,均匀间隔,各自成堆,为下道工序——牛车拉运提供了方便。泥泞的垄沟里掉落了许多苞米叶子,踩后就会粘在鞋底上,又是泥又是草;而且越走越粘,越粘越厚,走路很费劲。隔一会儿,人们就要用镰刀背清清鞋底。此时,棉胶鞋已经湿透,亏得我们事先用塑料布裹脚,否则,我们的脚不知会冻成什么样子。苞米叶上存有雨珠,干活时,棉衣会蹭到它,又湿又脏;脱了吧又冷、穿了又脏,賊拉埋汰。

 

我们年复一年地和“埋汰秋”轮回邂逅,在北大荒这片广阔的天地里滚上了一身泥巴,我们也跟着“埋汰”起来……

 

后来,尤其是近几年,听返回农场的知青战友讲,农场现在变化很大,修了不少柏油路,春种秋收的机械化程度也大幅度提高了,即使是“埋汰秋”,人们也不会感到埋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