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黑土耕事”(3)水田翻地  

2012-09-18 07:38:1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永丰南阳下乡六年不讲讲水田翻地那是有点缺憾的,因为永丰号称是在北纬48度高寒地区种植水稻成为可能的第一家,而且种水稻的第一道工序又是翻地,所以着笔叙述之在所必须。

 

在南阳的水田翻地完全是靠人工。在无霜期只有不到100天的永丰农场种植水稻,每道工序的用时都是非常苛刻的,只有保证了每道工序的适时性,才能保证在秋收的稳产和高产。

 

当北大荒的春风吹化了冬眠的黑土地的表层时,也就是一二十公分吧,就开始进行水田翻地了。翻地这活儿,拖拉机不能干、一干就趴窝在水田里,因为它的接地比压太大;老黄牛也不愿意干,车老板好不容易把它赶下水田、套上犁杖,没犁多少,牛脾气就上来了,它越走越快直奔旱地,不听车老板指挥,扶犁的跟不上牛的步伐就失控了,该犁的地没犁,倒把水田的池埂子给犁翻了。这是牛对失去牛性劳役的逆反(北大荒的牛不太适应水田的耕种,或训练不够所致);还是人工,知青,对这种恶劣工况的适应能力强。这种能力来自于接受再教育的目标理念,以及,在当时的政治环境,用现在的话来讲,是缺乏人文关怀的一种管理,是零成本地获取知青在劳动中产生的剩余价值,以及人们在精神层面所能忍受的道德底线的一种管理方式,一种这样锤炼出来的生存能力。

 

哨声一响,我们就开始扛着翻地用的四齿耙子下地了。在夜间上冻、白天开化的稻田里,无论是男是女,都穿着高筒雨靴挥耙鏖战。刚下地干时,地表面还是冻层,一块一块地翻着,稻茬被翻盖在地里,一块接一块的黑土层像鱼鳞似地排列着,大家干得很起劲儿、很有情趣。尽管翻地很累很辛苦,但大家仍像冬季刨粪那样,把棉袄一脱扔在池埂子上,继续汗流浃背般的劳作着。

 

这样的劳动时段也就能持续一两个小时吧,稻田里的表面冻层化了,就没有了先前那种鱼鳞般的翻地效果了。一耙子下去,耙子插入泥土深了,翻着很吃力、甚至翻不动,因为泥水胶合在一起后,之间产生巨大的粘合力和摩擦力,如果我们握耙杠的握力和翻地时用的臂力、腰力小于或等于此粘合力和摩擦力时,也就是说克服不了翻地时产生的反作用力的阻力时,那是翻不成地的;只有大于,并持续地大于此复合的翻地阻力,才能有效地完成翻地的任务。可想而知,翻地时的那种辛苦程度了。

 

翻一天地下来,浑身上下都散了架了,尤其是手腕子,超负荷的劳作已使它丧失了握力,这样会在手和耙杠之间产生相对运动和摩擦力,就会磨出血泡出来的。每晚回到宿舍后,荒友们会从自己的针线包里拿出一根针,从自己的头发上扽下一个头发穿在针眼里,用针刺向自己手中的血泡,把这根头发留在血泡里。这样,血泡里的血水会顺着这根头发慢慢地流出来,才不会耽误第二天的翻地劳作。那时,手磨出血泡这区区小事,卫生室是不会给开病假条的,再加上,知青劳动也不像现在有这样人性化的劳动保护,哪怕为翻地的知青每人发上一副线手套这样对现代人来看是最最基本的劳保,在当时也是不可能的。当年,对知青下乡的教育理念之一就是磨一手老茧、滚一身泥巴!

 

人受累受罪了,翻地效率还没上去。而大家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会布满血泡,腰酸胳膊也痛,连我这位被称之为“贫下中农二世”的能吃苦人都有些发憷了。

 

贫下中农也知道在水田翻地的活是累人的,他们就向我们传授着当年劳改犯在永丰进行水田翻地时所创造的一种借力的劳作方式:把一根麻绳两头对头折成双股,麻绳中间环扣在耙头中间,把双股麻绳的另一头将拴在劳工的腰上;翻地时,当四齿耙插在地里后,用两只手紧握耙杠、把握方向,用腰力和臂力使劲儿后拉翻地,这样,在腰力和臂力的作用下,一下一下地翻着地,比之前是轻松多了;但是,到了晚上睡觉时才发现,腰部被绳子勒成了紫红的印记、生疼;大家就把棉衣系在腰部,把腰部承受的“线勒力”改变成“面勒力”,有效地减轻了知青腰部的受损程度。知青们每天套着绳套、挥起耙子日复一日地继续着朝发夕归的艰苦劳作。

 

领导们也适时、大胆地进行了改革:上班时间可以弹性,翻地的工作量按人头承包。记得男生每人一亩地,女生可能是六分地吧。以班为单位进行承包。就这么点人性化的绿灯,大家的积极性就被调动起来了。刚开始,大家只是清晨五六点起床,把头天买的馒头啃上两口就下稻田翻地去了;翻到天亮,翻到稻田的冻层化了才收工,但是没能完成当天的任务。从此之后,累了一天早晨不愿意起床的我们,上工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提前,直到提前到半夜一两点钟出工翻地,才完成了班里的任务指标。现在看来,南阳领导的管理水平是到位的,他们在计划经济时代就已经具备了市场经济的理念,是很会算账的。这样精明的人在当今的市场环境中是会大有作为会发大财的。

 

在南阳从事六年的水田翻地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太深刻了:当年腰系麻绳翻地时的情形历历在目。“知青们把一根麻绳两头对头折成双股,麻绳中间环扣在耙头中间,把双股麻绳的另一头将拴在劳工的腰上,四齿耙时起时落、躬耕劳作﹍﹍”这样的图腾让我终生难忘,这样的图腾,或许,会让如今的现代人感到惊奇或诧异吧。但,这真真切切是我们知青的图腾!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