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茅舍炊烟”(2)吃烧鸡  

2012-09-19 19:15:04|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在一次麦收将要结束的时候。 按连队规定,在每天收工前,每间屋子可提前回来一个人为班里烧炕、打热水。

 那天,我们班是A战友值班。收工后,大家像往常一样,一边擦洗一边说笑着。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屋里嘛味儿?倍儿香!”

 大家割了一天的小麦,又累又饿谁都没搭理这个茬儿,好歹洗把脸就拿着饭盒急忙到食堂排队打饭去了。

 吃完饭后大家躺在炕上,用鼻子使劲地嗅着嗅着,觉得屋子里总是散发着一股股久违了的香味儿。

 这时,有人问A战友:你小子是不是没好好烧炕,去德都买东西吃了?”A否认。

 那时知青的业余文化生活根本没有,很无聊。尽管大家割了一天的小麦都很累,但青年人那种特有的精神能量依然很充沛。

 紧接着,有人跟着起哄:“说不说!?说不说!?”

 这时又有人插了一句:“不说‘看瓜’!不说‘看瓜’!” (注:‘看瓜’是当时战友间开玩笑找乐的一种幽默性语言。意思是:几个人强行把男战友的内裤扒掉,在生殖器上抹上些墨水等污物。) 一说到‘看瓜’二字,大家精神头来了,一拥而上,把A按在炕上,一边解A的裤腰带,一边威胁地说:“说不说!不说可真的‘看瓜’了!”在大家真真假假地恐吓中,A被迫开始吐出实情:

 A说到:“今天我值班,正准备烧炕。” A沉吟一下,接着说:“在背麦秸时,地上撒落了一些,稀稀拉拉的,一直撒落到房屋门口。麦秸里夹有没脱净的麦粒。老乡放养的鸡就随着这一路的麦秸,啄吃着其间的麦粒进了咱屋”。“开始,我耐心地哄它们出屋,可我怎么哄也哄不出去,鸡在屋子里连飞带叫,弄得满屋的鸡毛十分讨厌;后来,我改变了方式又开始慢慢地哄赶它们,终于给轰出去了,可你一转身它又回来了!气得我抡起烧火棍儿哄打它们,没想到我往外哄它们,它们却往屋里飞,就这么寸劲,平时我想打死它们也打不着,这次我那么顺手一挥烧火棍子就打死了一只。我恐惹出事端,赶紧将鸡塞到炕洞里灭迹……”

 “鸡还在炕洞里”!?不知谁追问了一句。

 “还在”,A答道。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争先恐后地跳下床,扑向炕洞……

 刚从炭火中扒出来的鸡,热得烫手,外焦里嫩,香气扑鼻……大家来不及公平分配,三下五除二,将这只没加任何佐料的“烧鸡”哄抢吃光。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