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茅舍炊烟”(4)杀猪菜  

2012-09-19 19:17:56|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八月重返农场后,我又去了黑河,一是想参观黑河知青博物馆,二是想拜访我的大学同学。

 阔别的同学见面后分外亲热。见面就操着东北人学天津话的腔调,问:咱吃点嘛?” 我毫不犹豫地说:杀猪菜!

 我们驱车来到黑河一家非常火爆的饭店,两层楼,不论包间还是大厅,全部客满。我们站着等到第二轮才有了座位。杀猪菜上桌了,是火锅煲,里面有五花三层的猪肉片、有血肠、酸菜粉条等,味道不错。这杀猪菜怎么变成火锅了呢?这不成了东北什锦火锅了吗?莫非改革,连杀猪菜也一同改革、演绎了不成?我思忖着。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吃杀猪菜时的情景。

 那是1974年冬季,我在永丰南阳当统计。一天,会计唐贵文跟我说:德宁,明天歇班,我家杀猪,到我家帮个忙。

 那年头,当地的老职工每年开春都会买两个小猪仔,到了阴历腊月小年前后,就开始杀猪准备过大年。两头育肥的猪,卖一头换钱;杀一头留着自己过年吃。

 按照当地的规矩,帮忙杀猪,主家是要管饭的。那年月,能饱餐饱饮一顿,是个美差事。我高兴地答应了。

 次日早饭后,我来到唐会计家。一拉栅栏门,狂吠的狗唤出了主人。唐会计夫妇二人出屋,与我打招呼。一进堂屋,见车老板李友正坐在地上搓着麻绳,我们相互招呼着。今天,李友是屠夫,我搭下手。我,按李友的吩咐,在院子里先劈柈子、又挑满一大锅水,开始烧。

 杀猪、过年、吃肉,这是那个年代北大荒人一年的全部期望。就连孩子也都知道,一杀猪,就离过年不远了。唐会计的小孩也是如此,异常地兴奋,跟着我们屋里屋外地来回跑。

 李友手里捏着几根刚搓好的麻绳,背着手,告诉我:德宁,你先进猪圈去撵猪,猪累了、停下来,你就顺势抓住猪尾巴,使劲往上拽,设法让猪的前腿着地、后腿离地。猪的前腿没劲儿,很快就会倒下来。我就趁机将猪的四腿捆牢。

 我进了猪圈,一个陌生的人进了猪圈。那口大肥猪好像已预测到自己的命运似的,惊恐得围着猪圈乱叫乱跑。我哄撵着。猪躲闪着。三、四百斤的大肥猪,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了。我瞅准机会,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抓住猪尾巴使劲往上拽。

 第一次没有抓牢;抓住猪尾巴后,还没等我使上劲儿,就被挣脱了。我脱掉手套,拉开架势开始第二次的冲击。我慢慢地移动着脚步,嘴里还“喽喽”地叫着,先稳住它,把猪逼到了猪圈的犄角;猪好像是累了,躲在犄角里直哼哼;突然,我扑上去按住猪,猪声嘶力竭地尖叫着挣脱着;瞬间,我腾出了右手、一把抓住了猪的尾巴,左手也顺势从猪身上迅速移开、与右手一起,双手牢牢地抓住猪尾巴使劲儿地往上提,猪的前腿仅支撑了一会儿,就瘫倒在地下了。我成功了。

 就这几分钟的折腾,我已是汗流浃背了。可能是第一次与肥猪相持较劲?紧张?不会用力?不得而知。

 我使劲儿抓住猪尾巴不放,一只脚还踏在猪身上。 这时,李友用事先准备好的猪蹄扣,将猪的一个前蹄和后蹄一起系牢,同样,又将另一个前蹄和后蹄系牢。这种扣系好后,猪越挣扎扣越紧,不会脱开的。之后,我用一条扁担穿入已捆好猪腿的空儿中,用脚一踩,猪的四脚悬空,挣扎无力、只剩下尖叫声了。

 李友用手中的细麻绳,勒入猪的嘴里,一个利落的猪嘴扣,将猪嘴勒得紧紧的。猪的尖叫声戛然停止,只剩下哼哼地喘气了。接下来是屠夫的绝技:一刀见血。紧接着是吹气、煺毛、开膛。麻利的李友,将大肥猪大卸八块。我在一旁也是忙个不停。

 唐会计家灶间的八刃大锅里,煮着大块的方肉,锅里的水滚开着,煮着、汆着,腾腾地冒着蒸汽。

 李友嘴里叼着自卷的蛤蟆头纸烟,一边说笑着,一边翻洗猪的肠子,又是用碱面搓,又是用醋洗,整得很干净。他说,只有这样多弄几遍,肠子那种腥臭味才会去掉。洗好后,开始灌血肠。李友灌好一个,我放进大锅里一个,与那些大方块肉一起煮。猪头和猪脚凹凸不平表面上的毛是最难退的。李友用烧红的铁条往猪毛上烙,猪毛那种焦糊的腥臭味顿时扑鼻而来。一切收拾停当了,唐会计把我们让进正房,抽烟唠嗑,等着酒菜。

 杀猪菜上来了。东北人实惠,就四个菜:煮熟的大方肉,切成大片、五花三层,用大茶盘盛着,码得整整齐齐的,蘸着蒜泥吃;猪血肠一大盘;酸菜白肉一大盘;自家养的鸡鸭鹅下的蛋,煮熟后一切两半,一大盘。

 酒也上来了,是南阳自己烧的酒。吃饭的大碗倒满后足有一斤多。用筷子往碗中一插,量出碗中酒的高度,然后说:整一口,要见下。也就是说,你喝完后,碗里酒的液面要明显下降。要知道,这么大的碗、这么多的酒,一见下,那就是二两多酒下肚了。

 东北人吃肉离不开酒。可谓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那天,我可没少吃也没少喝,真是酒足饭饱,爽得很!

 ……

 我品着同学请的火锅式的杀猪菜,与同学讲着我第一次杀猪吃肉的故事。同学说;你是在讲现代版的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啊。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参加工作后也没少到东北出差,也没少品尝东北各地的杀猪菜。但我总是认为,在永丰南阳唐会计家吃的杀猪菜是最地道的、最难忘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