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茅舍炊烟”(8)豆猪肉  

2012-09-20 09:44:02|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永丰南阳下乡期间,各种会战的名目繁多,如:冬季的积肥大会战:我们拉着小爬犁,在“百张爬犁千吨粪”会战口号的鞭策下,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把我们在南阳水泡子的淤泥刨成大块,一爬犁一爬犁地拉到大堤外的地里;春播大会战:我们拉着水田播种车,踏着冰碴,赤脚打着绑腿,艰苦地前行在冰水里;麦收大会战:我们手握着镰刀,在声声的“多收一粒粮食就是射向帝修反的一颗炮弹”宣传口号的声浪中挥汗如雨;还有秋收打会战、脱谷大会战等等。

 

在这些大会战中,只有麦收大会战规模最大,割完了南阳的小麦,还要支援分场麦收的大会战。在这里,割小麦的艰苦和劳累就不用说了,因为,从南到北的老农都公认:割小麦是农村的四大累之一。我要说的是,在麦收期间,领导为了犒劳知青,会杀几口猪,吃点猪肉、见点荤腥的,否则肚子里无油无食的怎能去“战天斗地”呢?!

 

连队要杀猪改善伙食了。大家高兴着,期盼着。一下工,到宿舍抄起饭盆就往食堂跑,大家好像闻到了红焖肉飘散在空中的气味。

 

四个卖饭窗口的食堂,一下子排成了四条长列,男男女女的,有窃窃私语的,有大声唠嗑的,把个也就能容纳一百多人的食堂撑得满满的,好像是临近春节连队里吃结余时的那种气氛,非常热闹。从食堂的操作间里,还不时地飘过来红烧肉那阵阵地令人产生美好幻觉的香气。

 

食堂中间摆着一张乒乓球台,球台上摆上了被宰杀好的、收拾得干干静静的、一大块一大块的待烹饪的猪肉。排队在后面的荒友,都围观着这久违了的猪肉,尽管它是生的不能吃,但生猪肉的气味也能给大家带来话题,带来热议,也会给辛苦劳作后的荒友带来一丝丝的快慰的。

 

开饭了,排在前面的买完饭后,一边走一边低头地用嘴从盆儿里叼一块红烧肉吃着、咀嚼着、回味着,喜笑颜开的。尚在排队的观者口水下咽。大家都恨不得一下子就能排到卖饭口,这样可以减少几次咽到肚子里的口水,或先睹到盛满在大铝盆中的色香味俱佳的红烧肉。

 

正当大家都沉浸在即将能吃到喷香红焖肉的喜悦中时,忽然,一声惊叫,传来一个令人们震惊的消息:“这是豆猪肉!”

 

排队的人转身在看,刚买完饭端着红烧肉的人,顿时,也停下了脚步。大家都挤在乒乓球台子旁仔细端详那些猪肉:在猪血脖处的横断切面上是有一黄豆大小的、阙在猪肉上的囊肿粒。那时,大家只知道豆猪肉的事,还没真正见到过豆猪,心里不免有些嘀咕。

 

食堂里一下子乱了,大家都在食堂里吵吵闹闹着。炊事班长把正在食堂里屋喝酒吃肉的屠夫李友招呼出来,他站在球台字旁,用杀猪的快刀在猪脖子处又切了两刀,被切开的断面上又发现了这样的囊肿粒;然后,又在猪的口条处切开看了看,说:“是豆猪,但豆的不厉害。要是不吃,埋了有点白瞎了。”

 

不大的南阳出了这样的罕事,没多大功夫,站领导都闻讯赶来了。最后,商议得出这样一个处理意见:知青不能吃,另行炒菜;这些肉卖给家属吃。

 

我不知先期排队买到这肉的荒友是怎样处理这肉的。我是没买这肉,尽管很馋。我只记得,当时老职工家属闻讯后,都互相传告着,打发孩子到食堂去买红焖肉,络绎不绝的,好像怕去晚了会买不到似的。

 

我记得南阳有个叫李振国的职工,他孩子多、生活困难些。一群孩子跟在一个大点的孩子后面到食堂去买这肉。当大点的孩子一手托一碗肉走出食堂后,那几个小点的就都围了上来,抢着伸手往碗里抓红烧肉往嘴里填,一个个脏手脏脸的孩子,咀嚼着红烧肉,看着我们惊讶的目光,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们则咽着口水,观望着,在视觉上享受着,这在舌尖上的永丰美食。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