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心路历程”(2)下乡前轶事  

2012-09-21 07:11:18|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与荒友小酌,说起下乡、聊到连队的故事,勾起我对下乡前的一段经历的回忆。

 

那是在1969年的春节后,天津关于1968届初高中学生的分配方案已经确定:全部下乡。在学校还没有给出我们的去向时,班里同学就有陆续下乡的了。他们有的是随着本家兄弟姐妹一起结伴走的;有的是回原籍的;还有随街坊邻居一起走的。这样做无疑是家长考虑了知根知底又可有个相互间的照应,或可得到亲属的帮助这样一些因素,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那一段时间,我频繁地奔波于天津东站,为同学、邻居、亲友送行,送走了一列又一列装运知青的火车,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的离别震撼。

 

紧接着,我校的分配方案公布了:1968届初高中毕业生的123班去黑龙江,456班去内蒙古。

 

我下乡是无疑的,但去哪呢?我一直在思索着,父母每天也为我操着心。当时我有三种选择:一是随学校去黑龙江永丰农场;二是投奔到已在196811月下乡到河北省隆化县的我姐姐那里;三是回原籍山东老家。

 

姐姐回信了,说:“若非得下乡,还是老家比河北省好。若我要能回老家,她也想办回老家去。”在“文革”武斗期间,我和姐姐曾一同回老家住过半年多的时间。老家的风土人情我们是了解的,老家还有一座四合院闲置着,且不远的村落里还有姑母、姨母相伴。

 

14岁就离乡背井闯天下的父亲没有为我做主,而是将我大伯父的小儿子和他的长孙,我们三人都是要分配去黑龙江下乡的,叫到一起,帮我们一起分析,让我们自己拿主意。商议结果,让我们三人一起回山东老家考察,回津再定。

 

老家是山东省牟平县城关公社西北坝村,离烟台市25公里,离海边直线距离4公里。(现在已隶属烟台市,老宅距现在烟台的旅游区“养马岛”骑自行车仅需15分钟。)老家真好!

 

从天津开往烟台的轮船一靠近烟台码头,我们就在甲板上看见了前来接站的四叔和堂兄。四叔家离码头很近,我们步行就到了四叔家。

 

四婶和堂姐已将鲅鱼馅的饺子包好,整整齐齐地摆在高粱杆做的盖板上。我们三个大小伙子,蘸着醋就着蒜瓣,一口一个。堂姐紧着煮,我仨紧着吃,吃的美极了。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好吃的鲅鱼馅的饺子。转天,堂兄把我们送到了离烟台25公里地的四姑家----牟平城西武宁公社张家庄。

 

到了四姑家,四姑赶紧出去割肉。我们像贵客似的坐在炕上,与四姑夫聊家常。这时,我们听到堂屋传来一阵阵有节奏的拉风箱的声音。不一会儿,四姑就端上四个大碗,每个碗里开水托着窝好了四个鸡蛋,说:“赶紧嘚(山东胶东一带把吃饭称作‘嘚’饭)了它。”说罢,又到堂屋去忙乎了。这时,我们又听到堂屋传来唰唰的声响。又过了一会儿,四姑用大瓢装着满满一瓢刚炒好的花生倒在了炕上、紧接着又是一瓢炒好的葵花子,说:“天津这些东西不多,在老家管够吃。”

那时四姑也就是四十岁左右,干净利索,合面、擀面忙个不停。就在我们与四姑父坐在炕上边吃边聊时,四姑把做好的打卤面端在了桌上。这是真正的手擀面,在当今高级饭馆里高价点的手擀面也无法与我四姑擀的手擀面相比。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好吃的手擀面。事后我才知道,四姑知道我们要来,提前将新小麦捞洗净、晾干,再用磨推成面粉。都是新鲜的东西,卤也是用新鲜的蛏子和猪肉做的,在天津哪能见得到!再加上自家做的蠓子虾酱和自家种的山东大葱和红皮大蒜佐料,能不好吃吗!?我现在懂了,这是正宗的鲁系面食。

 

大姑离四姑家5公里,我们转天又来到大姑家。大姑家住在牟平县城南嵎峡河村,与智取威虎山杨子荣的原型人物住在同一村。这是个小山村。正是阳历八月上旬的时节,我们推着小独轮车,沿着山间小路盘坡上行。小路两旁果实累累,熟透的蜜桃和杏子挂满枝头,等待采摘;烟台苹果和梨个头已有、尚待灌浆,人们正在采摘浮果(相当于间苗),留出空间和养分,使留下的果实生长的更加充分,果实更加甜美。后来才知道烟台的苹果和烟台梨是那么的有名。大姑家没有孩子,烟台四叔家的小哥与大姑一起生活。

 

大姑一见我们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赶紧拿出一条新毛巾来为我们擦汗,让我们脱下衣服她要给我们洗。那时大姑已是花甲老人了,我们怎能劳累她老人家呢。小哥为我们打来井水,我们脱下衣服穿着裤衩擦洗着。大姑拿来一块新香皂,平时他们是不舍得用的。洗完后,大姑过来摸摸我们的肩膀,关爱地说:“城里人就是不一样,摸着肩膀都滑溜溜的,像缎子一样。”

 

小哥在春节农闲期间去过天津,见到我们,我们是同龄人,更是高兴极了,忙前忙后的。一会儿背来一面口袋大桃,一会儿又背回一面口袋大杏,说:“下劲嘚(胶东语,意思是使劲吃)”。晚饭后,又扛来两袋子苹果和梨,说吃不了给四姑捎去。那天晚上,我们三人不知吃了多少水果。我们四人住在大姑家的西屋。西屋的窗外是猪圈。吃水果时,我们支开窗户。吃剩下的苹果核、梨核、桃核、杏核顺窗户一扔,窗外的猪也跟着有滋有味地吃起来。那一夜,我不知道去了几趟厕所。

 

这一系列的待客方式,在天津我们是没有享受过的;刚走了两家亲戚,就受到如此待遇,从心底里感到还是老家好、老家人亲,我们感到无比的温暖。我们三人商议还是回老家下乡。

 

等我们走完亲戚,把我们的意图告知他们时,他们都一致反对,说:“但凡能找到挣工资的地方,就不要回老家来打牛腚!你们吃不了农村的苦!”说着,把堂兄的手伸过来与我们的手相比。堂兄,比我大两岁,的大拇指是当时我手腕的一半粗,他是从小就推独轮车锻炼出来的。还说:“你们是回老家串亲戚,到那家都会远接高迎的。咱们村每人每年只分50斤小麦,其余都是玉米和地瓜,常年吃这些东西你们行吗?我们平常一日三餐就是‘粑粑、地瓜’(即玉米面饼子和山芋)。”我们听后,互相对视了一下,没了主意。

 

回津后,经综合考虑,我还是随学校去了黑龙江永丰农场。他们二位,我的侄子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堂兄去了离天津50公里的河北唐坊下乡。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