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荒友印象”(10) 元旦随笔  

2012-09-22 12:28:37|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一生的经历,不管你是想铭记的还是想忘却的,都会深刻地留在你的脑海里。这就像我们桌上的计算机一样,只要是你写在日志上的东西,或博文或留言,都会被保留在计算机里的。只要你不擅自使用Ctrl+删除键,哪怕是已用删除键将其删除,它只会被转移到“回收站”里,并不会永久消失,当你需要它时,都可以重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的。

 

如果你只记得在电脑里曾经做过的某事,年久了,又忘记了这东西放在电脑何处了。你若寻找它时,只需点击搜索键,再按提示输入你所需要的文件名或文件中的关键词后,计算机就会替你快捷地列出明细供你查询确定。这是因为,计算机里的CPU及其支撑软件和应用软件,在你按提示操作过程中时时地触发着程序控制软件,从而,计算机就可以按人思维的要求去运算、去运行、去工作的。

 

我们脑海里留下的人生经历事件,好像随着时光的荏苒已经被忘却了。常听久别的同学见面说:“你怎么对下乡的事记得这么清楚。你要不提我就忘记了。”

 

其实你的好像忘记、其实你并没有忘记,只是我们经历过的故事,没有得到你的联想与触发,或你没有时间或没有心情去思索它们、去耐心地回忆和“点击”它们,或对不堪回首的往事不消一顾罢了。只是朦胧地下一结论:“我忘记了”。

 

如果我们像对待计算机那样,严格地按照计算机操作程序那样来对待我们的脑海,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回忆,或用聊天沟通的方式去交流,相信,我们定会回忆出我们青春时代那些往事的,会迸发出令人为之一振的篇篇博文出来的。

 

我是在重读博友月月《四十年前的元旦》一文后方有此感悟的。

 

去年元旦,我在新浪网博客里就已拜读了此文,并留写了点评。当时,我就在回忆:我四十年前的元旦是怎样度过的呢?我苦苦思索着:结果是一片空白,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之后的一年多来,尤其是永丰知青网站开通以来,见到了更多荒友在自己的博客里、在网站上,一起回忆着共同经历的故事。在我们得到回忆的满足时,又清晰了我们共同的经历。

 

今天在网站会客厅,我再读月月此文,深受《四十年前的元旦》一文的启发,在我书写重读感言时,我的大脑子得到了触动、忽然一亮,我突然想起了我在四十年前下乡时的第一个元旦,第一次在北大荒过元旦的情景。我想,我应感谢月月的博文,她疏通了我那片已“栓塞”脑海的缘故吧。

 

记得是1969年的11月初,刚下乡不到三个月的我们,从连队里抽调出来,组成一支小分队,在白雪皑皑的东焦得布山上建战备点。这是整个农场、整个地区的备战举动。

 

大约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建战备点的任务就完成了。农场各个连队的建点人员都陆续下山回连了。偌大的山林里只留下了九个人,来看管和保护这些战备点。以保证战事紧急时,各连队的人员与家属都能安全地疏散到山上这些战备点里。

 

我们这九个人是:孙洪林,我连的王文山、孟新民、朱雁仲和我,还有三分场八连的两位上海知青和场部工业大队的两位当地职工。孙洪林是负责人。

 

孙洪林和两位当地员工在连队、场部都有家,都有老婆孩子。每到星期天,他们就拎着木棍儿走到五分场,再找顺路车回家。每周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

 

两位上海知青说是回连队去拿衣物去了,之后就再无音讯返山。

 

我们四位始终没离开岗位,连队给我们下达了任务:在看点儿期间还要为连队的春耕做工具类的准备。

 

我们四人在王文山的领导下做了分工:朱雁仲负责做饭,我们三人外出干活。

 

此后,我们三人,王文山、孟新民和我,每天天一亮,就拉着爬犁顺着河套走,边走边割编筐用的柳条;或拉着爬犁钻进柞树林中,寻找适合做抬筐扁担、镰刀把、镐把直径的柞木树干,用板斧将其砍断后、去枝杈、捆好,用爬犁拉回来。我们一天两顿饭。一天或拉回一爬犁柳条或拉回一爬犁柞树杆。在半米深的雪里,用自制的人拉爬犁去拉这些重物,深一脚浅一脚的很吃力,我们每天回来都是汗流浃背的。

 

料备好后,我们每天开始在坑里干活。我和王文山编筐,孟新民将我们砍来的柞树杆分类、制成扁担、镐头把和镰刀把等。待连队来车送给养时,再将制成的扁担、镐把、镰刀把装上车运回去。

 

就这样,我们每日迎霜雪送夜幕地在山林里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我们只晓得白天黑夜,却不知今天是几号或周几、竟然搞不清哪天是元旦了。

 

还是连队的车老板来了告诉我们,元旦快到了。他们给我们送来了一大块猪肉,和一袋袋冻成冰蛋蛋似的土豆和大头菜。新年到了。冷寂的林海雪原却不懂得辞旧迎新。

 

元旦那天晚上,我们没有酒,也没有话,只能是大块朵颐着。俗话说:“吃饱了不想家!”我们躺在用树枝铺的地铺上,卷曲在被窝里,在昏暗的马灯下凝思着。

 

这里没有人气、没有音乐、没有欢乐,只有那呼啸的西北风刮得那树杆发出嘎嘎的声响,和远处传来的阵阵的狼嚎声。我们想着母亲给我们包的三鲜饺子,流着口水、含着眼泪睡着了。

 

这些经触发回忆出来的,四十一年前,在北大荒第一次过元旦的情景,我再也不会忘记了。它将永远地铭刻在我的心里,就像我把这个文件存在了计算机的E盘里、又备份在光盘里一样,将会伴随着我一起走向生命的终点。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