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荒友印象”(6)网络探趣  

2012-09-22 07:09:3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躬耕南阳》编委会成立初始,成员六位。其中,二位能上机操作,四位尚不得要领。四位中,有两位立志学之,凭自身聪颖和不耻下问,渐入佳境。但,按预期,三审三校尚缺两位。承蒙向渤、长青两位擅长文字和电脑高手加盟,真乃解我燃眉之急也。

 

这六位编辑皆有公务缠身,每日废寝忘食、“点灯耗油”、倾心于三审三校,此暂且不赘。但网络的便捷与神奇,却让我愿为其着笔。

 

在四个月的征稿、三审、三校、编辑制作中,编委“收件箱”邮件累计3780封,“已发邮件”中累计2075封。

 

试想,若不用计算机,而用常规纸质传递之审校模式,来处理30多万字和500多张图片(采用360多张),我们将难以估算、控制纸张的数量、工作量、工作周期、编辑成本等。

 

计算机WORD神奇的输入、修改、编辑,以及电子邮箱功能,让我们充分感受了它的强大。计算机在我们零成本的电子成书过程中居功至伟。

 

下面,我将与王向渤战友在此期间的电邮往来上传到我的博客,浏览者或许从中玩味出点滋味来,或许对欲编书者有些参考之益?

 

 注:黑体字部分为德宁文字;宋体字为向渤文字。

 

向渤:受同学委托和激励,拟出版一本关于南阳知青文集的书并责我写一份关于南阳知青文集的征稿启事,现传给你,请斧正并请积极参与是盼。(1126日)

 

德宁:刚开会回来,看到你发来的东西,知道你们又在忙活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真不错。根据你们的要求,我也在思考看能否做点事情,只是我在南阳呆得时间短一点,想想再说吧。前不久王刚来南京,到我这坐了半天,因时间紧迫匆匆回去了,老同学见面分外亲切,在永丰的日子又回到眼前。今天刚上班还要处理点事情,就写到这,祝好!并问德明、宴新好!  123日)

 

向渤:你曾投给黑龙江政协出版的《知识青年在黑龙江》一书中的稿件:《怀念学礼》是否还有底稿,若有请传给我;若没有我只有将该书中的文字录出来使用了。如何?请告我。另:可否抽空再写一篇?  1210日)

 

德宁:你发过来的文章我都看了,写得都不错。到年底了,我这比较忙,还没动手写,但我也在思考,如有可能就一定争取完成你交给的任务的。底稿早已不见,如果不是你的热心,我连这些文字都留不下。如果需要我再输入一遍就告知。但《宝贝儿》那篇文章算是文学作品,是集中了若干人的事情写成的,有一定的虚构成份,不适宜放在我们的回忆文章中,一定不要放上去!《怀念学礼》倒是应该放上,因为他是我们不应该忘记的一个战友!此外,我建议凡是涉及到真名实姓的故事,最好能征求一下本人的意见,因为有些内容也许当事人不喜欢暴露在众人面前,如外号、年轻时的小恶做剧等,此意妥否请斟酌。代我向几位同学问好,希望大家有机会到南京来玩!   1211日)

 

向渤:你好!感谢你的建议,我一定在本周日的编辑组会议上把你的意见传达并实施;《宝贝儿》那篇文章将按你的意见办理不进文集,但请你务必再写一篇。《怀念学礼》我负责按《知识青年在黑龙江》书稿输一遍,然后传给你,请你修改确认后再发给我,如何?另外若有农场老照片或奖状等农场痕迹的资料请传给我。目前稿件又上了十篇,稿件问题不大,进展是十分顺利的,待我将入选一审的稿基本到位后再一一发给你。  1211日)

 

向渤:我刚输完《怀念学礼》稿,我觉写得很好,请确认后发给我。(1211日)

 

德宁:麻烦你费那么大劲把我的文章打出来,真辛苦你了!昨天接到你的邮件,我也翻了一下,竟然把《怀念学礼》的稿子找到了,对照了一下,发现书上发表出来的做了一些删节,只保留了事情的经过,却删除了情感和认识方面的内容,从他们的需要来说可以理解,但作为咱们自己的东西,我觉得应该保留,所以在你的电子文稿基础上,我又把删除的内容添上了。文章是十来年前写的,但在添加的时候我依然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我们这代人该怎么说呀!

关于再写点东西,我在思考并力争完成任务。无奈的是年终事情太多,闲不下来。争取吧!《怀念学礼》的完整稿件通过附件发给你,请查收。(1212日)

 

 德宁:今天利用空闲时间把任务完成了,因为时间紧迫,没有仔细推敲,比较粗糙,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你再帮助修改一下。(1212日)

 

向渤:《怀念学礼》的完整稿件收悉,非常好、非常高兴。我在输这篇稿件时也感振振心酸。我总觉得我们编辑组越发有责任有义务将这本书搞好,我们力争不负众望。不多谈,这些日子较忙。(1213日)

 

向渤:你好!昨天下午我们召开了编辑组会议,我向大家汇报了文集工作的进展情况,目前是:稿件50篇,13.5万字,再加上资料性文字1.5万字,共计15万字,进展顺利形势喜人,我感觉稿件内容质量要比《感念南开》要好些。现开始进行这50篇稿件的审核工作,德明一审,胡光二审,我终审,这些工作是通过邮件的传递来完成。老照片和知青文物也有很大进展,预计稿件可达20多万字,老照片近100多张(我尚无时间进行扫描工作,其他同学尚不会操作),朝平已完成封底封面设计的电子版工作,已交我。进展速度比《感念南开》快多了。

我在整理这些稿件时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能否请伯父以知青家长的角度,写一篇文章。我想,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家长对孩子们的下乡会有更独特的看法,尤其是当我们进步了、成熟了、上学了,工作了,自立了,都会有我们所体会不到的感情,这些感情用文字在我们的文集里表达出来,将会对文集又多了一个层面的视角,对我们文集的质量、份量也是一个较大的提升。但不知伯父意下如何,若有可能,我将前去拜访,以求得伯父的指点和支持。

我还想,只要伯父写,写什么,怎么写都无关紧要和无任何的局限,因我们的书不要书号,为的是让大家都能有机会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如何请一信告我。(1216日)

 

德宁:刚从外面回来,阅你信后就及时与我父亲进行了沟通。他首先感谢你的信任,但是觉得从自己的思想境界上来讲,写不出什么有份量的东西。在认识上和情感上,对那个年代应该说些什么也比较困难,所以还是不滥竽充数了,他要我帮他表示歉意。

 

《东风第一枝》是我们油印的那本小册子吗?谁在保留着?太值得了!在我的文章里,我说了两个“好象”,因为细节确实记不清了,你对照一下,如果记忆中有误的地方就帮我修改一下。主要是谁起的名字?谁的文章在里面?谁设计的封面?谁写的序?几个问题。

 你们在做着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真很羡慕!我在南京生活最大的遗憾就是远离同学们,没办法和周围的人吹南开,吹北大荒,吹我们共同经历过的艰苦生活。幸好有了网络,把时间和空间都缩短缩小了,真好!(1217日)

 

向渤:关于《东风第一枝》刊物之事,在周六的编委会上,因你的《连队生活散记》中提到,又一次引起大家的话题。经德明、朝平、国强(你的《连队生活散记》中提到的三个人)和我在一起回忆此事,一致认为这是两回事。

 

你在文中提到的《第一枝》,朝平回忆说没有刻印,是因伯父当时认为有结社之嫌,就不了了之了。

 

1974930日,由南阳团支部出版的《第一枝》,是为了庆祝建国二十五周年搞的“国庆征文”,将同学们曾在《南阳周报》投登的部分诗歌整理成一本32开本的小册子。我当时是南阳团支部的宣传委员,在德明和国强的支持下刻印问世。序是我写的,现在看来写得很幼稚,没有文学味道,只有时代感。封皮是我设计的,黄纸封皮,简单的套红图案,一枝梅花是我用蜡板刻的,只是勾刻了线条,缺乏艺术性。其中的稿件,有我刻的,也有德明等同学刻的。收编的诗、词、歌有:写在伟大的节日(周德明)、护场偶作(王国强)、诗谜(王国强)、为了保卫今天迎接明天(周德明)、小青年掏粪(于德宁)、出演(王国强)、佳节颂党(刘玉莲)、不忘入团那一天(齐文宪)、庆“七一”(石峰)、节日的怀念(孟桂茹)、诗谜.礼物(洪欣)、送战友上大学(周德明)、 忆五大连池(王国强)、 瞻仰烈士碑(王国强)、干. 十六字令(齐文宪)、南阳新歌(军颜)、赞上山下乡(张庆颐)。

 

我曾想将此小册子输为电子版,因有的字刻印得很不清楚无法辨认,且最近较忙故搁置。

 

上周开编辑调度会时,我将此册拿给大家看了,看来可能不是一回事,你们说的《第一枝》是一个有文学水准的东西,可能没有问世;我们的《第一枝》是黑板报稿,是一种十分表面化的小册子。

 

宴欣说的《东风第一枝》,我不知道此事,在谁手里我也不得而知。请宴欣回复向渤吧。

 

去年我投《感念南开》稿前,曾将我的《从南中周报到南阳周报》稿发给德明阅。德明在看后,将我稿中的《第一枝》改为《东风第一枝》。他说,你们几位曾筹划过搞《东风第一枝》之事。当时我很茫然。由于我对我的记忆力非常不自信,再加上我的稿刊登在《感念南开》这样的书里,这是一种回忆性的文集,也无妨,就没有坚持。

 

我想,关于《第一枝》的问题,咱们没有必要继续寻根问底了。咱们都可以保持自己在各自文章中的提法,没有必要改正。因为,《第一枝》不管是哪种版本,在那个年代,都给了我们些许的思考、充实、进取、收获和感恩。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值得回味的。  1217日)

 

德宁:关于《东风第一枝》,看来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我所记忆的那本小册子,是用蓝色油墨印刷的,很薄,文章的格调有些灰色,其中有我的一篇是《贫贱时节》,夭折的原因确实是我父亲的胆怯、小心造成的。不管记忆是否有误,我同意你各自保留文章内容的意见,因为它曾经真实地存在并真实地折射了那个年代的真实面貌,可以让人回味的。  1218日)

 

德宁:想起一事:前一段时间你说天津市政协在征稿,可否把大家写好的东西发给他们?如能在外面也有关于我们永丰12连的东西,影响就更大一些,你们斟酌?(1218日)

 

向渤:关于天津政协《天津知青在祖国各地》一书投稿事,我在周六编辑调度会上已向大家汇报,准备分期分批投到天津政协,并与政协负责征稿的同志通了电话说明此事,我想在德明一审胡光二审集中到我这后,我再将作者简历、照片弄全再传给政协;另外,因政协的截稿日期是年底,咱们的截稿日期是三月底,时间有差异,为将咱们的稿件尽量都用上,我在近期要去政协,因从《知识青年在黑龙江》一书到《天津知青在祖国各地》一书的征稿,及黑龙江知青博物馆筹建,我做过一些工作,与他们较熟,应该没问题。

 

此外,还有一个好消息,我从侯勉处拿来一些非常珍贵的资料和照片,如:由南开区革命委员会颁发的下乡证明(盖有红章)、永丰农场的劳模奖状(盖有红章)、下乡时乘坐的知青专列的火车票、站台票、永丰农场的介绍信、侯勉返津时的“劳动工资调拨单”(上有永丰农场、农场管理局及银行的红章原件),还有农场总局政治部出版的《屯垦戍边报》等资料,待我利用元旦休息时间一一扫描并电子化,尽快让大家先睹为快。总之,从目前我手里已掌握的稿件及其资料来看,这本书是值得期待的。(1221日)

 

德宁:看来你们编辑的这本书含金量越来越高,真是难得!我期待着它的问世,并期待着越来越多的印有那个年代痕迹的东西出现!(12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