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重返校园”(1) 我们班里的年轻人  

2012-09-24 14:37:49|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班这27位年轻人年龄分布在20~30岁之间。我是老三届最低的一届,比我岁数大的,都是我的老三届学兄,比我小的都是黑龙江县城选调上来的下乡刚两年多的高中毕业生。

 

我们班是清一色的知青,没有从工矿企业和解放军选调上来的学员。其实,我们班应该称作知青班、或叫知青学生妥当些,统称工农兵学员,在我们班,有些名不副实了。

 

按地域分,我班有北京、上海、天津、温州的省外知青九人;省内知青有十八人来自: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大庆、伊春、海拉尔、依安县、明水县、肇东县、肇源县、龙江县、福安县、拜泉县、呼兰县、德都县和大杨树地区的知青。

 

我们班有11位党员,其余都是团员。省外知青党员只有一位,其余都是省内知青党员。

 

我们班的全称是: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机械系、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机制751班。我们专业还有一个班:机制752班,简称二班。我们两个班人数差不多,除自习和班级政治、生活管理不在一起外,其它如上大课、集体活动和业余活动等都在一起,像篮球队和排球队等都是由两班的同学组成的。

 

紧张地学习开始了。

 

我们的学习任务很重,大家的文化基础参差不齐、领悟能力也存在差异。开课的不长时间,同学间在学习上就出现了掌握上的程度差距。

 

以数学课的学时安排为例:

 

两个月要完成初、高中的全部课程,具体包括代数和高等代数、几何和空间几何、三角和三角函数、等比和等差数列、级数基础在内的全部内容。

 

当时出版的教育改革的课本,就这样把这些内容高度地概括在一本书里。从此,这本书与我们形影不离。因为这是高等数学的基础,否则我们无法理解高等数学那数学分析的新概念。上工科大学,“老三段”的知识基础是不能含糊的,即: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高等数学是大学期间的基础课,是“老三段”的第一段。

 

高初中的数学知识,尤其是数学的基本训练不到位,或掌握得不好,或学习的不扎实,都将无法领悟高等数学的真谛。因为,工科学习需要抽象思维的能力较多些。就数学而言,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数学学习,要建立算术、代数、数学分析计算三种不同的抽象思维概念。这两个月的课程,实际上是需用初高中六年的学习时间来掌握的(当然那六年还要学习物理、化学等其它科目的课程。)。

 

进了大学,尤其是经历了“文革”和下乡运动、停止了九年的学习生活的我来讲,有些应接不暇。好在我具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再加上我的认真:老师留五道题作业题,我就将习题中的可做之题全部做完。做完后,又对照着上课记的笔记,归纳习题的类型和解题的方法;再加上我的不耻下问:我将归纳出的解题思路,在晚自习老师答疑时向老师讲述,求得老师的指正;再加上我的坚持:在上课时我从不缺席、在作业上我从不欠账;再加上我的随和,一些同学遇到问题不愿意请教老师或解答不耐心的同学,就与我商讨解题的方法。这更加促进我快些完成作业目标,细心揣摩解题当中的理念,为的是能有效地帮助向我商讨问题的同学,同时,对我也是个加深消化理解的过程,这对扎实知识基础是非常有益的。

 

一段时间后,我忽然觉得我上课听讲时不那么云山雾罩的了,能够跟上老师的授课思路,及老师在推导公式过程中所用到的基础知识了。我知道,我前一段的努力没有白费,我进步了。

 

再说说每天的作业吧。有的同学每天能轻松地完成;有的同学需要复习消化后才能完成;还有的同学光靠自己就完成不了作业。后者同学一般是因为文化基础过差,或是学习方法不够得当,或是因为对学习的自信心严重缺乏所致。这类同学一般还都是党员居多,政治敏感性强,语言表达能力强。他们每天总是泡在教室里,学习效率很低。这是在校内各班的普遍现象。

 

针对这种状况,党支部提出了“一帮一一对红”“不让一个同学掉队”的口号。一时间,班里互帮互学风气渐成。

 

光每天耗在教室也不行,这样长期下去身体会垮掉的。班里开会安排了锻炼的计划:每天早晨,由体育委员带队跑步晨练、班干部、党团员带头参加。每天我班围操场跑两圈;晚饭后,在一起围圈托托排球,尽管多数同学不会托排球,但来回跑着捡球也是一种锻炼,也可以换换脑子;我们几个体育基础不错,会打篮球的同学,时常与外系外班的同学邀球比赛,同学们也围观助兴。这样,通过这些体育活动,间断了上课和课后自习之间的一段脑力劳动的时间,较好地调理了同学们紧张学习的情绪。庆幸地说,我们班没有一个留级掉队的。

 

别光说学习的事,学习就是辛苦,是与上山下乡有所不同的辛苦。前者是脑力劳动,后者是体力劳动。二者都是劳动者,都必须付出辛勤劳动的代价才会有收获。

 

再说点轻松的话题吧。

 

我们班的排球打得很好,刚开始只是在校内打比赛,从未输过。

 

这是一支由我们机制751752两个班组成的排球队,只有六人,一个班三位,想再找个替补队员都无法凑上,真是缺一不可。这六人中上海同学三人,北京、天津、大庆各一人。他们是史绥德、倪政校、邰志康、李耸、于德宁、林树忠。

 

排球在当时很不普及,包括其比赛的规则大家知道的都很少。在校园里围圈托排球的比比皆是,但到比赛场上如何站位?如何换位?如何跑位?如何补位?主攻手的站位、副攻手的站位、二传手的站位与换位,再加上发球和接发球的到位率的要求等等,如果不懂这些,你无法比赛、无法施展你的技战术水平。

 

二班的史绥德在上海读初中时是学校的校队,受过训练、懂得比赛的规则和技战术的应用,他是我们的队长兼教练。我们六人是这样安排的:史绥德和李耸是主攻手,我和倪政校是副攻手,邰志康是二传手,林树忠是自由人。

 

在黑龙江夏季很短,在室外玩球的时间也就那么两三个月。我们班队是从大二开始在学校内崭露头角的。各班都主动与我班订球打比赛,但是谁也赢不了我们。到大三时,七七届入校了,来了两位有排球基础的新生,托球扣球都很好,但一打比赛就乱了阵脚,不会跑位、再加上一传二传都不到位,他的扣球技术发挥不出来。

 

我校坐落在齐齐哈尔市的富拉尔基区,这是个只有15万人口的国家有名的重型机械重镇。我国的国宝之一-----富拉尔基第一重型机器厂是前苏联在五十年代援建的几万人大厂。

 

第一重型机器厂的设计处、工艺处大学生很多,留苏生也很多。我们在“一重”劳动时与他们邀了场球。他们凑了个球队,球员的岁数要比我们大一、二十岁。尽管他们的基本功都很好,看得出当年在学校时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廉颇老矣,还是败在我们的手下。

 

当时,在富拉尔基企业和学校没有打过我们班队的。这主要还是排球当时还不像篮球那么普及。

 

大二的夏天,我们到沈阳机床厂去实习,我们住在坐落在南湖公园旁的东北工学院的学生宿舍里。我们白天,就像工人那样每天上班,赶公共汽车,去厂实习。下午下班,再赶回“东工”吃饭;其间有时还在“东工”的教室里,老师给我们讲授加工工艺方面的课程。

 

我们这支班队又活跃在“东工”的操场上了。起初我们也是无敌手。后来,他们的校队成员在大连参加完辽宁省大专院校排球联赛后返校,听说了有一支外校的实习班队在校内“横行了近半月余”,就与我们订球打比赛。

 

这是我班最鼎盛时期的一场赛事,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

 

对方的两个主攻手非常厉害,曾是部队的球员,身材高大,刚从大连回来晒得满身的黝黑,一看就是一训练非常有素、配合十分默契的球队。队员身高都是一米八几以上最高有一米九的。

 

我们班队,除李耸身高一米八二外,其余都是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

 

难怪围观的同学说,这是美国队与日本队在比赛。

 

双方实力相差悬殊,但我们是一支遇强不弱的球队。那天,我们发挥得非常好,我们处于全面防守的态势,我们无法拦住他们的重扣,就在拦网时有意留出一缺口,由防守队员的摸爬滚打来应付,靠对方的失误得分。我们六人团结奋战、奋力扑救球,鱼跃、侧滚式救球得到里三层外三层围观同学的阵阵喝彩声。我们每人都滚了一身的土,腿和胳膊处都擦破了皮,涌出了血渍,我们全然不顾。

 

带我们实习的工艺张老师原是毕业于哈军工的研究生,是个书呆子不善体育,见比赛如此精彩,竟跑进场主动叫停、给我们当起教练来。班里的几位上海女生也在一旁“指导”我们。她们一会儿用上海话与班队的上海球员沟通,一会儿用普通话与我们沟通,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气氛非常热烈、紧张。

 

比赛结束了,我们输了,在我们沿球网相互握手时,看得出他们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他们赢我们也赢得很不轻松。

 

讲到这,我想介绍我们班的这六位球员,这六位在班里学习都是好样的,他们至今还在北京、天津、哈尔滨的研究院所、大学任职任教,他们都具有高级工程师以上的技术职称、有的还是教授博导。

 

我们班就是这样一群年轻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