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重返校园”(6)数理化自学丛书  

2012-09-24 15:46:36|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在我翻阅藏书时,见到了那套久违了的《数理化自学丛书》。我随手拿出其中一本“代数”翻阅着。这是一本在三十年前曾经被我翻“厚”过的书。在书中的字里行间,不时地会发现被划上了已褪色的红色警示性的标记;在习题部分还可见到用铅笔在习题序号上挑过的对勾,这表示此题已被做过之意。

 

我将书合上,脑海里浮现出大学时代的往事,回想着这套丛书,随着我学习和工作的变迁,从东北黑龙江的齐齐哈尔到西北陕西的西安,后又转辗到华北的天津,与我一起见证了我在中国北方三北地区毫无懈怠的经历。

 

尽管每次调迁我都会淘汰一些书,但这套书,其实我已用不着了,我却始终没舍得丢弃,它就像我倾心的伴侣,也像我难舍的“发小”,更像我难以忘怀的启蒙恩师,对它我心中充满着难以割舍的情愫。

  

我第一次知道这套丛书是在大学入学后补习中学数学课的时候。

 

开学不久,同学们就把主要精力都用在数学课的学习上了。这是工科学生的基础课。按教学进度安排,老师要用两个月的课时将中学的代数、三角、几何的全部课程讲完,紧接着开始讲授《高等数学》。

  

这些课时,其实只够将这些课程复习一遍的时间,而我们却需要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要经历并完成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从知之不多到知之甚多,这样一个学习、掌握的过程。

  

学习数学主要是学习其抽象的概念和方法,这些都需要通过大量的习题作业去进行数学计算能力的训练,在总结归纳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悟性,以形成自己独特的数学思维。这样,一方面你可以得心应手地演算数学题,另一方面你还可以学会,用数学的逻辑思维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学习一开始同学们就一头钻进书本里了。自习课时,看不见有人抬头、听不见有人说话,一派钻研学习的景象。新的课程、新的知识,日复一日地不停地讲授着。往往是一门功课还没消化,另一门功课随之接踵而来,忙得大家喘不过气来。学习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怎奈,当时的教育方针是“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嘛。难得的学习机会,激励着同学们不断地向知识的高峰勇敢地攀登;大家不耻下问、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共同进步着。

  

不要小看这十个字,从教育改革理论上看好像并无大碍,是一种创新的理念。但从学习实践的角度去看难度却很大。尤其是对我们从未经过系统学习、且因“文革”“下乡”而荒废学业多年的知青来讲,数理化,其特有的抽象性的知识概念,在学习的初期,在这短的时间里,建立起来是谈何容易的。获取知识的规律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它需要通过大量的习题演算、由浅入深、逐渐积累式的刻苦努力。它需要经历一种完整的学习、消化、吸收、掌握、提高,以及循序渐进获取知识的过程。

  

自然科学不像政治那样:概念可以强加、逻辑可以变种、规则可以假设、事件可以演绎。今天领导说煤球是黑的、与你的概念一致,你会认为是对的,观点很容易统一,工作也会愉悦顺畅;明天换了一个领导,他说煤球是白的,你还只能无奈地、莫名其妙地跟着附和着,否则你会酿成莫须有的大错的。

  

自然科学是一种缜密的科学。在算术里,1+1就等于2,不管你是老师、领导还是学生,写上答案2者就是正确的;物理也是这样:力的三要素,即:力的大小、方向与作用点是颠扑不破的科学公理。不管你是谁、无论你多能忽悠,在此经典定律面前你是忽悠不出“六百工分”的;化学也是如此,H2O就是水,这毫无疑问……我喜欢自然科学这种严密性和排他性。尤其是一根筋脾气秉性的人,非常适合学习理工科。

  

我班有位上海老三届老高三的知青同学。他在“文革”前,已将中学的全部课程都读完了。他的基础相当好。尽管,多年的“文革”与“下乡”使他把学业都荒废了、已多年与数学无缘。但同时入校的我们,同样聆听老师的讲授,也同样在课下与老师进行交流,他收获的知识面要比我们宽、知识层次要比我们高得多。

  

即使是这样,他的腋下还总是夹着这本《丛书》时常翻阅着,踏实地复习、消化和巩固课上的概念和知识。当我们还在为一道道数学的习题努力地求索时,他已在用一根无形的丝线将中学数学的概念和知识,就像穿一颗颗珍珠那样,把它们有机地联系在了一起,形成了融会贯通的知识累积。

  

他腋下的这本书就是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于1963年出版的《数理化自学丛书》中的一册。该书一套共17册:《代数》四册、《物理》四册、《化学》四册、《平面几何》二册、《立体几何》一册、《平面解析几何》一册、《三角》一册。

  

每每看到他对同学如数家珍般地讲述数学的概念和解题思路时,我心里想,有机会一定将这些书读一遍,一定把初高中的知识扎牢、要破解数学基础的谜团。

  

我跟头把式地一路走来,带着诸多问号,及许多需要重温的课程挨到了“大三”。那年,我们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毕业设计。毕业设计是一门综合性的大的课题,到研究所工作后科技人员们都称其为“科研课题或科研项目”。

  

在毕业设计期间,一方面要根据毕业设计课题的需要,有针对性地学习一些设计思想、整机技术性能参数的确定与计算、整机与零部件之间的合理参数的匹配研究、关键零部件的强度刚度的计算与校核,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技术设计和施工设计。同时,针对上述设计计算的需求,指导老师再对我们进行工艺和结构等方面知识的讲授。

 

这期间,指导老师会对学生做好设计计划的排定,分组进行产品设计,最终拿出设计施工图纸、设计计算书和相应的工艺技术文件。在此基础上,写出毕业论文,进行毕业答辩,完成学业。

  

搞毕业设计这段时间,相对前两年的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来讲,在时间上是充裕些的。我抓住了此机会,安排了自己的自学计划。这是在我心中酝酿多年的夙愿,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我先从《代数》下手,开始一本接一本的苦读。我把别的同学用来锻炼、玩耍、谈朋友的时间都用来读书和做题了。

  

三年来,由于我们将工科院校“老三段”的课程已读完,尽管掌握的不是很扎实,但,“老三段”课程知识之间相互依赖的基础关系是清晰的。

  

当我一本一本地开始重新学习时,由于概念已建立,实际上这次重温,是一种集中的连续的系统学习。由于是在做一件自己十分想做的事情、目标又很清楚,因此,每天干劲十足。我把每天早晚效率最高的时段我都用在了自学上。总的感觉是:看书是轻松的、做题是顺利的、花费的时间是很多的,收获是巨大的。我自认为,我已是一位,未有高中文凭的名副其实的工科的高中毕业生了。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刻苦用功,我一米七五的个子,到毕业体检时竟只有110斤(见《我们班里的年轻人》一文我班的毕业合影)!在我赴西安报到前,我回津探家时,母亲看我消瘦的样子直心疼。但我却非常自豪:我把国家规定的学业完成了,我也把我自行安排的学业完成了,我进步了。

  

1978年我分配到一机部西安重型机械研究所工作。不久,所里将近几年来所的工农兵学员、共八十多名,集中在一起进行数学考试。题目的范围是高等数学及其涉及到的中学数学的基础知识,如空间解析几何和三角函数等。我得了88分,位于全所考生的第二名。

  

我非常高兴,在我走向社会的第一个工作单位时,我获得了赞许的目光。我非常满足我在校搞毕业设计这段时间所付出努力,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恩师----上海《数理化自学丛书》。

  

我把手中的这本“代数”放回书架、躺在床上,心里依然翻腾着求学期间的往事和废寝忘食、着魔般地自学、演算《数理化自学丛书》,以及樊映川著的《高等数学》、王铎著的《理论力学》、孙训芳著的《材料力学》、黄锡凯著的《机械原理》中的习题,和每天早晨狂背英语单词时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