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研发经历” (7)珠江畔边的警笛声  

2012-09-26 19:40:26|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今,一听到马路上响起了警笛声,我马上就会联想起在珠江畔发生的故事。

 

那是1982年的夏天,是我从西安调回天津的第二年,我带着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所的两位七七届的大学生,到广东茂名油母页岩矿做课题调研。

 

我到天津工程机械研究所接的第一个课题就是“斗轮挖掘机切割比阻力的试验研究”。此课题需要从不同的矿区采集不同的试样,如:到煤矿去采煤、煤矸石和泥灰岩的试样,到广东茂名去取油母页岩的试样等等,用来进行试验室的模拟试验;我们在试验中对试样进行切削,用传感器进行模拟量向数字量的转换,并由二次仪表进行数据采集,经计算机进行数据处理后,分析出自变量的常量特点并归纳成目标函数的常量,再整理到数理方程式里;如此反复试验,最后推导出斗轮挖掘机切割比阻力计算公式。这是课题的验收目标。

 

我们三人的这次出差的任务就是到广东茂名石油公司,联系到其下属的茂名油母页岩矿采集油母页岩试样事宜的。

 

当时,茂名没通火车。到茂名,须先乘火车到广州,再转乘长途汽车,途中此汽车还要上船轮渡,方能到达茂名。

 

这是我第一次到广州。我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初浅印象,是从孩提时代看过的《国庆十点钟》电影里的情节建立起来的。

 

广州,刚刚改革开放两年多的广州,可比北方开放多了:时髦的服装、邓丽君的流行歌曲,贩卖走私手表、录音机、三五烟……

 

我们下了火车,随着人群走出了车站。

 

刚走出出站口,我就被一位广东人跟随着。他与我们并排行走,悄悄地对我说:“要电子表吗?”。

 

“多钱一块?”我随口一问。出差前,单位里好多同事都托我们买电子表。买东西是需要了解行情的。

 

“八元一块。”表贩子说。我未置可否,也未停脚步,倒是加快了步伐,径直向马路的对面走去。

 

表贩子紧追不舍,一个劲地让我还价。我犹豫着。我不习惯在繁华的大街上这样拉拉扯扯地讨价还价。

 

我悄悄地向这两位同行的大学生问道:“估计能划到五元钱一块。你俩意下如何?”

 

他俩没有吭声,刚毕业的他们,一位是山西的另一位是四川的,他们在眼巴巴地等我拿主意呢。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已经走过了老广州车站前的那条马路,站在了便道上、停下了脚步。

 

我侧身对表贩子说:“五元一块”。我心想:这是一口价,要卖就成交,不卖就拉倒。痛痛快快地别扯淡。之前,我的同事曾用这价买过这种电子表,回单位被同事一抢而空、颇受欢迎。

 

“七元一块”……

“六元一块”……

表贩子追在我们的身后,不停地还价。

 

我没有吱声,坚持着。

 

可能表贩子看出了我们是买主,便穷追不舍,也试图在坚持自己的还价,期望在最后一刻获得较好的利益。

 

就在这时,迎面过来两个行人,在离我们两三米处,突然三脚并作两步地冲过来,那表贩子转身就跑。这两位便衣警察追上前去将其擒获。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到擒拿过程,不免感到有些心惊肉跳。我们呆呆地站在那,忘记了自己也是当事人。

 

一位警察过来,指了指说:“你们仨个,上车!”说着,又指了指警车,示意我们也上警车,去接受审查。

 

“为什么?”我问道。

 

“买走私表也是犯罪。上车!”警察把表贩子推上警车后,随后向我们发令道。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下,无奈地上了警车。

 

waila  waila waila ……”警笛声响起,周围的人群都停下来目视着那逐渐远去的警车。广州火车站渐渐离我们远去了……

 

警车转了几圈,把我们带到了广州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公安派出所。在那里,我们见到了那些贩表者,被脱得精光,被打得嗷嗷地直叫,衣服旁堆着那许多电子表。在火车站旁的一间大房子里,用三层板间隔出来的一间间的小屋子里,随着皮带的抽击声,此起彼伏地传来因殴打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我们有些不寒而栗,不知警察会如何发落我们。

 

我们拿出出差证明和我们的工作证。他们俩个的工作证上清晰地写着“实习生”字样。我们都如实地填写了表格。

 

我们很幸运。我们没有遭到那声嘶力竭的训斥和高悬的霸主式的鞭挞。

 

我们走出了公安派出所,心里懊丧的很:我是刚从西安调到天津,他俩也是刚刚毕业。这段经历要是让单位知道了,那会是嘛结果呢?

 

马路上又有广东人追上来,追问:“买录音机吗,原装进口的,十分便宜……”

 

刚有“前科”的我们,唯恐在旁边再窜出个便衣警察,便躲闪着贩卖人那种锲而不舍的推销攻略,眼不斜视、耳不旁听,不理不睬,径直向前走去。这时,我脑海里翻腾的还是刚才那警笛声,这是一次,因这样的缘由我乘坐过的一次警车。当警笛刺耳地长鸣时,坐在警车里的我当时是那样的忐忑不安……

 

这是来自三十年前珠江畔那令人难忘的警笛声……也是鞭策我自律的警笛声……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