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三口之家”(2)被撕碎的日历  

2012-09-29 23:58:3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每年的辞旧迎新之际,百姓们总是习惯在自家屋里换上一副新一年的日历。

 

那“被撕碎的日历”是怎么一回事呢?这要追溯到犬子儿时的那段时间。

 

在外地漂泊了13年、习惯了单身生活的我,回到天津一下子步入大家庭和小家庭的生活圈子里还真有些应接不暇哩:父母需要到位地关心与照顾,刚满六个月的儿子需要尽父道。

 

之前,这两件事都是用频繁的书信和定期地寄些钱来表示的。那时,工余时间是闲暇的,心情不好的时候时常会感到空虚与郁闷;回津后,每日就像上了弦的钟表,忙于挤车上下班;忙于做饭、看孩子。当孩子睡着了,我们才如释重负、但已感精疲力竭,此时,我们方能睡下……但一看到孩子每天的成长变化,就像每一位刚做父亲母亲的年轻人那样,洋溢着生活的激情,充满了生活的喜悦。

 

儿子两岁半之前是由姥姥姥爷照看着的。这是两位尽职尽责的老人。我们白天大可放心地去上班。晚上下班一回家,我们就像接到了4×100米接力赛的第四棒似的,开始了一天的“冲刺”:一个忙于做饭、一个看孩子;交替地忙碌着、忙碌着一件件的家务,让劳累了一天的老人歇歇、松弛一下。我那时住在孩子的姥姥家。

 

儿子从小就比较安静、不爱言语;就喜欢与姥姥在家里呆着,除非有家人领着才会出去转一圈。遇到邻居打招呼,总是躲在大人的身后,认生。连我这位当爹的下班回家,他也不像邻家的乖小孩那样“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百般的亲昵。有一次出差,我是乘飞机从昆明到北京、再倒火车返津的。当我到了家门口时,正在院子里玩的儿子,听到邻居对他说:“你爸回来了。”儿子从大门缝看见了我,我与孩子打着招呼,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吱声反而快速地跑上楼,气喘吁吁地告诉姥姥:“我爸出差回来了,还带来了许多东西”。那次出差,我扛回一棵香蕉枝杈,上面挂满了一把把的香蕉,是未进行熏制的生香蕉,翠绿翠绿的,就像蜡雕的那样惹人喜爱。儿子没见过,高兴极了,就是不知说声让我高兴的话。

 

这样一种性格的孩子,他每日多数的时间是在床上玩儿:在床上翻阅儿童读物的画面,看完了就把它撕成一页页的,弄得满床都是。姥姥总是将他的这些纸片片耐心地收在一个盛糕点的空盒里。第二天他再要时,再将这盛纸片的糕点盒递给他。他就开始了他一天的活动:从糕点盒里将纸片掏出来散乱在床上,再不厌其烦地看着这些纸片片,拼凑着、复原着它们……一丝不苟、乐此不疲。每日我们下班回家后,姥姥总会高兴地讲述着这一天儿子的表现,对儿子的听话和仁义而赞不绝口。

 

后来儿子的兴趣转移了,见到墙上挂的日历就吵着找姥姥要。姥姥随手递给了他。他先是翻阅着,大人从不知他要从那一页页的日历里面要读出些什么来。后来,他把整本的日历都撕成了一张一张的,又将它们一张一张地装入糕点盒里;一会儿,又将它们掏出来摊在床上,一张一张地,或按日历每页的红、黑、绿三种颜色分类,或按月日顺序排列……把它们归拢到一起,有来倒去的,不知他在鼓捣些什么。我们都很纳闷:这样日复一日地摆弄这些枯燥的日历片片,他在想干什么呢?难道那一张张的日历纸片要比那新买来的彩色积木好玩?……我们无法找出答案。

 

应该是1983年的春节前。大学毕业分到武汉工作的孩子的大姨,一家三口,要到天津探亲过春节。在买好赴天津的火车票后,大姨来封电报,说:“**日到津,望接站。”

 

下班后,姥姥将电报拿出给我们看。老婆一边读着电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日是星期几?”她是想知道接站的那天是礼拜几,为的是确认她是否可以去接站。

 

**号是礼拜*。”儿子一边玩着床上的日历纸片,一边抬头冲着我们说了一句。

 

我们看看孩子,都没理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站起来走到挂日历的墙边。在翻到那天的日历时,我俩对视了一下,然后转身问孩子:“大姨来天津那天是礼拜几?”

 

“礼拜*。”儿子若无其事地重复着说,依旧玩他的日历片。

 

“宝宝,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惊奇地问孩子。儿子抬头看看我们,没有说话,继续在他那枯燥的游戏中。

 

几天后,兄弟姐妹们将大姨一家从车站接回家,阔别的亲情显得异常的亲热。一大家子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非凡。

 

没见过这多人在一起叽叽喳喳说话的儿子,目不暇接地注视着大人们在说话。

 

“连我儿子都盼着大姨来,早就知道来津的那天是礼拜几了。”说着,夫人将那天儿子算礼拜几的事说了一遍。

 

大姨听了十分高兴,过去亲了亲这位头一次见面的大外甥。

 

一会儿,大姨与姥姥说:“工作很忙,过完春节,初六我就得离开天津,初八上班。”又说:“要提前托人买好车票,春运期间,车票难买。”说着,大姨看了看夫人,意思是说:“返回武汉的车票就你负责落实了。”

 

夫人问:“走的那天是礼拜几?”

 

“我去查查。”大姨来到日历旁翻阅着,说:“*日是礼拜……”。

 

“是礼拜*。”儿子在一旁抢先搭腔了。

 

话音刚落,大姨也正好翻到此页。儿子说得一点儿都不错!

 

这下子可好了,过年期间来家拜年的亲戚朋友知道了儿子会算日历,都拿儿子能随问几月几号即答礼拜几为谈话乐趣。谁来谁都问几遍,无一错误。儿子在春节期间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姥姥更是高兴得逢人就讲,弄得邻居们到我家串门的增多了,都想见见这位聪明的小孩,都想当面夸奖一番这孩子。

 

之后,儿子喜欢日历的事情传开了,亲戚朋友和同事们都将自己的各种各样的挂历、日历卡、日历等送给我们。儿子又开始研究这些琳琅满目的日历卡。后来,随着他又掌握了算术的知识,及他自己总结的规律,他可以将一个花甲轮回的日历的几月几号对应的礼拜几搞得对答如流。

 

儿子两岁半后到研究所幼儿园上学了。每到上午的工间操时间,阿姨就领着那些排好队的孩子们到研究所院内的篮球场上玩耍和晒太阳。研究所的那些好奇的工程师们找到了我儿子,考他,让他算算哪月那日是礼拜几。一时间儿子在研究所有名了,比他爸爸有名气多了。

 

在大家的夸奖和鼓励下:儿子又认字、又算术。到了五岁那年,百位以下的加减乘除算题张口就来。在学龄前学会了查字典,同时,又把字典后面附录的103位枯燥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中的化学元素符号背了下来。大家越是考他、他越来劲儿,对化学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兴趣,以至后来在1999年高中毕业后参加的高考中,化学考试获得了142分(满分150分)的好成绩。

 

在此期间,在儿子的影响下,在大学未能背全这些化学元素的我,尽管在工作中也用不上这多化学元素的概念,我也时常学背着,并和儿子一起PK,看谁能将这103个化学元素准确无误地背下来:氢 氦 锂 铍 硼 碳 氮氧 氟 氖 钠 镁 铝 硅 磷 硫 氯 氩 钾 钙……我也和儿子一起进步了。

 

从撕碎的日历开始,我们慢慢发现了儿子的性情与兴趣,开始注意他的早期教育问题了。

 

从儿子的成长过程来看,“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句老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或许我们能从“被撕碎的日历”一文中读出些该探讨的话题来,或许对我们的孙活计的早期教育问题会有些启迪作用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