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 “宅屋残篇”(2)长兄  

2012-09-30 08:56:27|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长兄是我孩提时代的偶像。我们哥俩都属兔,他长我一旬。我是1959年上的小学一年级,长兄1959年高中毕业,那年正是建国十年大庆。

 

长兄的初、高中都是在天津24中学(木斋中学)就读的,学校离我家很近,步行也就三五分钟就到校了。在上小学之前,长兄常带我到学校去玩,那时觉得24中学的操场很大。兄长们在篮球场上追逐,在打篮球比赛。我在一旁玩一个多余的篮球。记得那篮球很大很沉,我的小脚还踢不动那大篮球呢。

 

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代表学校去参加每年一次的区级田径运动会。我参加的项目是六十米的短跑比赛,运动会在河北区北站体育场举行。

 

这是我第一次在正式跑道上比赛。醒目的白线把炉灰地面的跑道(那时不是现在的塑胶跑道)分成六个等分宽度的相似环形跑区,六位小学生按指挥号令陆续站在了自己的跑区位置,在起跑线上做着预备动作。我穿这一双白球鞋,兴致很高、跃跃欲试。

 

在学校时,我的起跑速度非常快,所以无论是班里还是学校里的接力赛我都是第一棒。

 

没想到这次比赛却栽在了起跑上。由于求胜心切,在起跑时,我脚下那双鞋底已磨平了的白球鞋,与松散的炉灰跑道产生了相对运动、减少了摩擦系数,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我奋起直追,却只获得了小组第二名,而每组只有第一名才能参加接下来的复赛和决赛。我出师不利,被淘汰了。当我走到看台时,体育老师没有了以往的笑容。我自己也十分的尴尬与懊丧。

 

回家后,我说起这段比赛状况,还说到成绩好的参赛学生大多穿着带钉子的鞋。大哥说:“咱家有一双跑鞋和一双跳鞋。脚后跟不带钉子的是跑鞋,带钉子的是跳鞋。跑鞋是参加短跑比赛时用的,跳鞋是参加跳高比赛时用的。”

 

这两双钉子鞋是大哥参加在天津新华路体育场举行的庆祝建国十周年天津市中学生运动会时获得的奖励。大哥从床底下翻出这两双已尘封多年的钉子鞋,告诉我怎样穿、怎样系鞋带。因鞋子较大,大哥又帮我搞好鞋垫、又在鞋里塞些棉花。好在跑鞋的鞋带长,多余部分的鞋带都被紧紧地缠绕在了脚心脚背处,系紧后感觉还跟脚。

 

大哥说穿跑鞋系紧鞋带非常重要,比赛就这么十秒八秒的时间,鞋带一松,就会影响你速度能力的发挥。

 

我非常高兴。那时,在我家临街旁还有一块土地,我们几个邻居小伙伴轮流穿着这双跑鞋跑来跑去。那时,家中有双跑鞋是件罕事,我很高兴也很得意。我还时常借机与小伙伴们提起我大哥,如数家珍般的将大哥在体育方面的特长和成绩在伙伴们中炫耀。那时,大哥在我的心目中就像个英雄,我非常自豪。

 

大哥有一本青莲紫色的、与身份证大小相近的、封面烫金凹字的、封面上半部分被半弧形地排列了字样:“中华体育运动协会”,且正中竖排“证书”两个字;打开证书,上面记载着在国家承认的赛事中,大哥获得的符合国家各项体育标准等级的成绩记录。

 

打开这个小本,左边扉页右上角处是大哥中学时期的一寸照片,照片上面加盖了钢印。在此扉页上铅印上了数行字,空白处是手填的持证人的名字和他在第一次获级、获奖的项目名称等。

 

大哥持的,这本由中华体育运动协会颁发的,证书的左扉页上是这样写的:(于德守)在(新华路体育场)举办的(纪念国庆十周年天津市中学生体育等级运动会)上,所在的(二十四中学)篮球队被评为(乙级队),本人被评为篮球(三级)运动员。

 

这个硬皮的青莲紫色的小本本,中间夹了一页反正面的铅印表格,此表格是被用于持续记录运动员本人在其他各项体育赛事符合标准级别的成绩记录。记得表头的内容主要是三个:体育项目名称、比赛成绩、裁判员签名。

 

在这页的表格里,大哥有三项记载:第一项是跳高,身高1.68米的大哥跳过了1.72米高度的横杆;第二项是百米成绩:11.6秒;第三项是三级跳远:成绩是13米多。可见大哥的身体素质有多好,而且,未经过任何专业训练,就获得了体育运动等级的较好的成绩。

 

大哥参加工作的工厂是天津市第四铁丝厂,简称四铁。在七十年代初期,在天津市职工篮球联赛中,第一名多是天津纺机队、第二名多是天津四铁队。

 

下乡以后,我也在连队玩篮球。打篮球也是我知青枯燥生活中的一件乐事,每年探亲还要买双上海产的回力牌篮球鞋带回来穿用。在探亲期间,只要大哥所在球队有赛事,我总是通知连队的球友一同观看。连队球友fymlwq与我大哥也都很熟悉。

 

大哥脾气好为人谦和,对弟弟妹妹们更是百依百顺。在南开上学时我总去大哥单位去洗澡;在文革初期我曾骑自行车到北京串联,骑的就是大哥每天上班用的自行车;在文革停课时,我找了班里几位同学到大哥单位去做学工劳动;下乡时,我的箱子就是大哥二哥用草袋子裹严、再用草绳缠绕捆绑结实,后运到学校统一发货到黑龙江的……再后来……

 

如今,大哥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在花甲之年回忆这些记忆中的往事仍感兴奋、亲切。手足之情,尤其是孩提和青少年时代的手足之情更是令人难忘的。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