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宅屋残篇” (6)生日  

2012-09-30 09:11:53|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两个妹妹来我家,说是商量给我过六十大寿的事。

 

我说我是从来不过生日的,现在的生活好了,每天的饭菜都是在过生日。莫非只有到酒楼里摆上几桌,买一个外国时兴的圆形大蛋糕、按照国外的习惯插上蜡烛,再唱一遍外国传来的生日歌,这样才算过生日不成?!再说,我今年是五十九周岁,为何称为六十大寿呢?

 

妹妹说:“男的过六十岁生日要迎着过,女的是正日子过”。按她说的意思,男的过59岁的生日就是花甲大寿,女的则按60岁正日子过才是花甲大寿。

 

我搞不清楚现在的事情,尤其是红白喜事。

从记事开始时的移风易俗,到现在愈演愈烈的各种说辞,好像是为拉动内需而进行的必要的铺张、演绎和作秀似的……难道是我老矣,没能与时俱进地适应社会的发展潮流?

 

我的意思是说,不管它花甲不花甲的一律不过。不就是变着法到饭店吃个饭吗,这样是否太累、太耽误时间了?不如在家随便吃点儿,吃完便随意了,或休息,或闲聊,或看电视,或上网。我觉得,像我这把年纪,每年这样的应酬若不进行减少性的清理,就像我们的电脑要定期地清理、整合和优化那样,我们的“内存”和“外设”,恐怕都会给我们些颜色看看的。

 

我觉得我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能把每天的班上好,余下时间再按照自己的意愿干点儿使自己愉悦的事就已经很辛苦了,对这种计划外吃吃喝喝的事,实话实说,我是有些厌烦了。

 

回想起在职在位那阵子,一天两顿酒、应酬频繁,还乐此不疲,好像没有应酬的男人就不是个成功的男人,就好像没出息一样。到头来,搞的我十二指肠球部出血住院后我才醒悟,才开始减少应酬和饭局。

 

其实,我这么说,只是过过嘴瘾,在家三把手的我哪有拍板定案的权利?夫人和妹妹一拍即合,时间、地点、人数、规模都敲定了。我的生日还是得过。我只好听之任之,入乡随俗了。至亲们也都是好意啊。

 

其实,我这么说,不是对那些乐于应酬的人有何非议,我并无此意。我只是想讲述自身的小概率事件,是想交交流流晚年生活的想法。我赞同那些已退休,或待退休,时间较充裕的朋友,用各种方式去娱乐,去休闲,去应酬。一人一个活法,一家一个过法。自由自在地过好晚年生活是天经地义的。

 

其实,我这么说,并不是意味着我任何应酬都不参加了,只是想有选择的参加罢了。比如,930日上午,我就拿出半天时间,参加了《天津知青史料选辑》编辑工作会议。这是我认为应该积极参与的。我很高兴,我搞的《黑龙江永丰农场南阳天津知青简史》、《南开中学老三届下乡支边学生去向》和《十二把铁锹》等资料被图文并茂地作为《史料选辑》中的“麻雀”而刊用。作为一个学校、一个连队的史料,能在《天津知青史料选辑》中唯一地、完整地、详实地铺展在读者面前,成为可以量化分析的案例,这是令人十分欣慰的事情。这是一项知青志愿者工程,是一项突破一般知青回忆文集的史料工程,很有挑战性。我喜欢。我感到很有成就感。

 

都说现代人工作很紧张,生活节奏很快、压力很大。我觉得,除了雇用关系,为了薪金、为了生活而无法减压之外,其它所有事宜都应该淡化、简化,都应该量力、量心而为。在不影响家庭生活美好的前提下,尽量生活得从容些、轻松些、随意些。

 

说到过生日,我倒是喜欢小时候过生日的情景:我的小脚母亲总是在我过生日的时候,合一块硬面、擀成面条、做成打卤面。这是山东胶东的打卤面。现在高级饭店里的手擀面哪能比得上我母亲的手擀面!

 

说到过生日,我还有一桩趣事呢。

 

我兼任行业挖掘机协会理事长期间,每年都是在十一长假之后召开行业年会的,8日开10日结束。记得我四十八岁那年的年会是在合肥召开的。

 

10日结束的晚宴上,与会各企业的老总们边吃、边喝、边卡拉OK,真是好兴致。席间,徐州回转支承厂的鹿总来到我们这桌敬酒,对我说:“我敬前辈一杯”。

 

鹿总第一次参加此年会,初次见面。他是开着车从徐州赶来赴会的。我见他也就四十五岁左右的样子。只大他三岁的我,却在人们的眼里显得如此老相。要不,人家怎么会称你为“前辈”呢。

 

我把他拉到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互递了名片后,说:“先别喝酒,你猜猜我这位“前辈”今年多大岁数了?误差正负两岁都算你对。你猜对了我喝酒,猜错了你罚酒。”当时,我只是想幽默一下,就随口那么一说。我想,这么大的“公差带”,他肯定会猜对的。

 

我们这桌坐有原机械部的领导、机械部撤销后又到行业协会总会任职的几位老先生,还有几位行业主机厂的老总们。他们都在等待鹿总的猜测。

 

鹿总端详了我一番,说:“您也就五十七、八岁吧。”

 

我说:“你再往小处猜猜。”

 

“也就是这个岁数”。他基本肯定地说。

 

我掏出钱包,取出身份证给他看。他惊呼:“啊,今天是你的生日!”他马上把在旁桌吃饭的司机喊来,说:“快去给于所长买个大蛋糕来!”

 

我拉不住他,他执意吩咐去买。

 

呵呵,就凭我这副未老先衰的尊荣,为大家赢得了一个大蛋糕。我在老伙计们的祝福声中,为大家切开了蛋糕。此为那次行业年会的一件花絮。这样的事又重复发生过几次。从此,我的生日在行业里被熟知了。

 

又要过生日了,这可是花甲大寿啊。老婆把通知聚餐的工作交给了我。我一个个地拨通着电话,一个个地告诉他们:时间、地点……通知完毕,兄弟姐妹们都很高兴,我也乐在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