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老有所乐”(3)布市游记  

2012-09-30 09:44:35|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出国较少,屈指就那么几次,都是随原机械部系统组织的公务出差,或是学术交流,或是参观访问,或是参观大型的国际工程机械博览会等。每次出国,大家是一个代表团,吃住、活动都在一起。每天都在忙碌中工作,每个人恨不得能从国外同行那里多吸收些先进技术。每次出国回来,几乎对单位新产品的研发方向,对新工艺新材料的攻关方向,都会有一个指导性的部署,以及技术路线的调整。在出国期间,除了临回国前有一两天休息、购物的时间外,而这两天的时间,还往往被国外行业的伙伴、在国外定居的同学、朋友所邀请,被用去应酬了,因此,很少有时间独自旅游观光,欣赏思索异国人文景色的情趣。这可能是在职在位人的通病吧。

 

退休后,在2009819日,我来到俄国布拉格维申斯克市(简称布市)旅游。时间不长,来去两天。这两天,除随旅游团对指定的旅游景点一一游览外,还有一些闲暇时间自己可独立支配,自行漫步观光。这使自己在游览中,不受集体活动的时间限制,自由自在地用自己手中的相机去拍照自己欣赏的美景;快活地与正在休闲的俄国朋友进行近距离的接触。我感到无限的惬意。

 

19日上午830,我们踏上了开往黑龙江对岸的布拉格维申斯克市的客船,仅用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出境、进入了俄罗斯国。但,没想到,在俄方狭小拥挤的出境厅里,办理入境手续竟花费了近2个小时的时间!1100,我们下榻在布市的友谊宾馆。我们这个旅游团共16个人。有6个天津知青和10个北京知青,他们都是重返北大荒的老知青,其中有五个天津知青竟是永丰五分场的。当导游念到我的名字时,他们过来与我打招呼。我之前不认识他们、也没见过面,只是在重返活动中,在会上,我代表南阳知青赠书时曾代表编委会讲过几句话。他们认出了我。我们相识了。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两天的旅游时光。

 

布市是俄国阿穆尔州首府所在地,是俄国远东地区的第三大城市,有24万人口,占地30万平方公里,人均占地一平方公里之多,是一个开放式的城市布局。城市的建筑物没有围墙,就连州、市府大楼,也未设防、市民可长驱直入走进大楼。。

 

布市的占地面积与我国的澳门差不多,人口比澳门少一半;澳门是由澳门半岛、氹仔岛路环岛路氹城四部分组成,水域面积大于陆地面积,再加上一年四季旅游人群极大的吞吐量,使澳门显得非常拥挤。对比之下,异常清静的市容和街景应是布市的一大特点。

 

布市是一座小城,其市区的景点比较集中。用一个半小时,你就可将整个城市的主要景点游览过来。白天,我们随团乘旅行轿一会下、一会上的,觉得旅游了很多景点似的。但在傍晚,当你出去溜达一圈后就会发现,原来白天一天旅游的景点都在徒步半小时的行程之内。如果可以不参加旅游团、自行旅游的话,我觉得可以尝试徒步旅游,也就用个与逛天津的金街、劝业场、百货大楼差不多的功夫,小小的布市完全就可以浏览完毕。

 

布市是一座清静、整洁的小城。布市的街道不宽,双向两车道,非常干净。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马路上非常安静,很少见到步行或骑自行车的人们。我们在便道上漫步,只能见到那来来往往的小汽车,或听到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连汽车的喇叭声都很难听到。马路上见不到警察,车辆都是在红绿灯的指挥下运行;两天来,未见到过一起交通事故。

 

布市的购物商场也很安静。漂亮的售货员静静地坐在柜台旁,安静地巡视着往来的顾客。只要你一靠近柜台,她就会站起来,用眼睛观察你浏览货物样品时的神情,并无推销举动;当你在手里摆弄着你喜欢的物品时,她会注视着你、等待你的抉择;在你问到价格时,她会在纸上写出相应的阿拉伯数字;当你讨价还价时,她只是微笑不语;在成交后,她会用中文道声:“谢谢。”

 

布市仅有一座三层楼商场。商场的外延并无任何现代化的包装和广告,看着很舒服。

 

我随团在商场转了一圈,95%的货物都是中国制造,价格也比国内高。只有当地自产的紫金首饰,吸引着女同胞的眼球。她们在不厌其烦地挑选、砍价、购买。商场里的顾客并不多,有携伴而来的老人、有年轻夫妇领着自己的小孩、还有热恋中的男男女女。他们都是轻轻地走来,又轻轻地离去。偶尔会听到阵阵的呼叫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伫立环顾、寻找 “噪源”,定睛一看,竟是中国游者。

 

我出了商场,在楼外的大门厅下吸烟,等待那些购物的女同胞们。我连吸了两支烟,将烟蒂捏在手里,不知丢在何处。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未见到垃圾箱。天在下着小雨。几个团的许多游客都挤在门厅下吸烟,烟蒂扔在了地上,地上布满了烟头。我手里捏着这两个烟头,坚持不扔在地上。一会儿,过来一位身穿雨衣的俄国六、七十岁的老头,他一手持着土簸箕、一手持扫帚,在扫那些烟头。我走上前去,弯腰将已捏扁的烟头放在他的土簸箕里。他抬头看看我,友好地对我点头微笑,但未语。

 

傍晚时分,江边聚集了很多人:有出来遛弯的老人、穿着旱冰鞋相互追逐的孩子们、依偎着的情人,看得出他们是在进行语言的交流。但即使是彼此擦肩而过,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只有孩子们的旱冰鞋发出的滚动声。

 

有人说,布市的这种清静是俄罗斯经济危机的体现。在我看来,不尽然。

 

布市的这种平静,应该说是在免费的教育、医疗,以及养老确有保障的高福利的社会环境里,在丰富的紫金、白金、黄金、原始森林等自然资源面前,在已定位卫星和导弹发射基地的国有功能条件下,在规范的城市科学管理中,人们已无后顾之忧,是自然而然生成的平静。他们的经济收入,无论多少,多用于旅游、汽车等高消费中。人们不用存钱,或备于子女教育、或看病、养老。他们几乎是一种“月光族式”的生活方式和消费观念。我想,这些应是布市显得异常安逸、休闲、和谐与平静的主要原因。对已近花甲之年的我来讲,我非常喜欢这种社会及其生活环境。

  

布市又是一座简朴的小城。我们下榻的友谊宾馆建造于八十年代初期,是黑河市政府控股建造的。几年前中方退出股份,由俄方独立经营。每套客房都是两人间,传统的、一般式样的单人床、桌椅,简洁的布置;尤其是卫生间,洗脸盆和浴盆共用一个冷热水阀。冷热水阀安装在洗脸盆处,当你洗澡时,只需将水管拨至浴盆中即可。非常简单,但却节省了一套冷热水阀及其管路附件。设计者独具匠心的设计思想可见一斑。宾馆里的电梯间也是旧式的,要是在国内,早就更新换代了。电梯间非常狭小,只能是两位乘员,标准体型的乘员可载三位;电梯的运行速度极低,噪音也大,超出了现代电梯的噪声标准。但电梯间的卫生很好、很干净。这种落后的装备,存在着可用价值,也许也就这么一点点可取之处,它就没有“下岗”。从大家乘电梯、议论这部电梯的话题看,这部电梯的存在还为布市、为友谊宾馆起着广告的效应。我就是这样:当我偶然想起这部电梯时,就想起了布市,想起它在友谊宾馆运营时的情景。同时,也没有人会因为这部旧式电梯,会说布市不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沿街放置的垃圾桶都是铁板焊制、被刷成黑漆。看得出这是几十年前的物件,没有随着“与时俱进”而被抛弃。看上去确有些“傻大黑粗”,但其上开启垃圾箱盖的连杆机构确是巧妙、合理,结实耐用。黑色的垃圾桶里外都很干净,有专人打扫,被间隔有序地放置在街道两旁的人行道上,在我看来,这也是一道特色街景,不比那些漂亮的塑料桶差。

 

街道两旁,有许多百年以上的木制建筑,有一层楼的、二层楼的、还有三层楼的。这些旧式的木制建筑,是用直径半米左右的原木咬榫搭制的,非常结实、保暖性能极好,非常适合地处北纬50度左右、冬夏气候温差大的生存环境。它们比邻在现代化的大厦旁,却丝毫也不逊色。它们,没有被“改造”,与新建筑一起,相得益彰地和谐地矗立在街道旁。

 

我们来到布市火车站。它比六十年代天津北站的规模还要小,只有一个站台,每天只有十来趟火车。我们到达火车站时,正巧一列火车到站,旅客们在下车出站。

 

我看清楚了,火车头仍是蒸汽动力驱动连杆机构的传统方式;车箱也是老式的,就像我度荒那年到北仓挖野菜乘坐的城市内的短途火车。那时天津称作“北仓短”“塘沽短”等,这是为每天要到郊区上班的人们开设的短途专线。这种火车,我好像记得时速是60多公里。现在国内,经五次大提速,火车时速已达200公里了。这是很难得的反差发展的景象,我用相机把它摄制了下来。我在想,这种火车在布市仍存在,肯定会有其存在的理由。有可能是为纳税人节省了一大笔时尚列车的购置费?或就像香港的有轨电车一样,在倡导高工资高消费的同时,也在为低收入社会群体提供一种廉价的交通工具吧?

 

二日游活动很快结束了。当我乘坐返回黑河的客船、回首眺望这座捻转停留的布市,脑子里浮现的一直是些平静、休闲、朴实与和谐的印象。它没有现代化大都市那种喧嚣、浮躁、繁华与张扬,像是一位有文化、有修养的绅士,平和、大度、自由、有规有矩地徜徉在黑龙江的东岸。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