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尘封琐忆》“老有所乐”(8) 轻触肤施  

2012-09-30 09:57:02|  分类: 尘封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端午节前,我携老伴周游西安,又从西安驾车往返600多公里圆梦肤施。

 

肤施是民国前延安的旧称。

 

咋一想,延安这一地名概念我还真说不清楚是何时进入脑子里的。但只要是一提到延安,我就会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在那高高的黄土坡上巍巍屹立着象征着延安的宝塔,和在垣峡沟壑间那滚滚东去的延河水。

 

这幅画面,在“文革”期间随处可见,画面上还插阙着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冠八角帽的头像照片。从那时起,我知道了延安,知道了延安是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到达陕北后,与刘志丹会合,建立起的抗日革命根据地;在这里聚集和培训了黄河两岸的数十万中华儿女,前仆后继地奔赴抗日的前线,与倭寇浴血奋战,成为中国革命胜利的摇篮,是革命的圣地。

 

我想起了在“文革”期间的大串联。刚开始是红卫兵步行到革命圣地的串联,后来发展到革命师生免费乘汽车、火车进行全国范围内革命的大串联。我仿佛见到了马路上打着一面面印制着“延安红卫兵”旗帜的戴着白羊肚手巾红腰带装束的陕西红卫兵小将结队迎面而来……霎间,全国的大中小城市,马路上都是串联的革命师生,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比如今到城里打工的农民工还密集还热闹。这真真是史无前列的运动。

 

我没有红卫兵的资质,没能步行到井冈山、延安等革命根据地去瞻仰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伟绩丰功。当我听到去延安串联的同学回来讲述到他们参观了枣园、杨家岭;参观了毛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住过的窑洞,还在宝塔山上留影时,我真是羡慕之极。好像,他们也会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样,从延安移师西柏坡,又从西柏坡进入北京的中南海,居高临下、挥手致意,成为了国家新一代的栋梁之才似的。我像是在做梦,但从心眼儿里仰慕他们,崇敬他们。

 

之后,我又目睹了“文革”期间的打砸抢和武斗场面,红卫兵们在最高指示的指引下,经受着一次又一次地血雨腥风的革命考验。指示一到、所向披靡、势不可挡,横扫着一切“牛鬼蛇神”,荡涤着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里的污泥浊水。

 

后来,我们像全国1800万知青那样,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成为了一名屯垦戍边的战士。记得,我曾经在油灯下细心品读着贺敬之那激情澎湃的诗篇《回延安》:“……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我们已是花甲的老人了。如今,我们以一位游者的身份出现在延安城里。我迫不及待地寻找着延安在我心中的标志性建筑和景观----宝塔山、延河,寻找着我心目中的那幅图画。我努力地搜索着、寻觅着……

 

次日清晨,我在延安旅游大厦十几层的平台上活动着筋骨,不时地还拿照相机俯摄着,延安城景尽收眼底。我见到了延河那逶迤的河道,却不见了滚滚的延河水;我见到了林立的高楼大厦,却不见了心目中的宝塔;我见到了郁郁葱葱的秀美山川,却不见了在黄土坡上的放牛娃……

 

“老先生您来过几次延安?”身后的一位中年人一边与我搭讪着,一边活动着自身的胳膊腿。

 

“第一次”我接着话茬说:“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延安是令人神往的地方”。

 

“老先生,您对延安现在的印象如何?”通过攀谈得知,这位先生是省规划院的,是奉命来搞延安未来十年规划的,多年来,他穿梭于西安延安之间无数次。

 

“完全不是我印象中的延安,延安绿了,漂亮了。”我说着。

 

“这是过去十年搞秀美山川工程的结果”,他又接着说:“在黄土高坡上实施退耕还林,飞机连年飞播树籽、草籽;羊群不能上山只能圈养。”

 

国家制定和实施的一系列有利于环保和生态平衡方面的举措和惠民政策在十年后已见成效。一路走来,我们见到了山坡上那满山遍野的幽绿的灌木林和黄土植被上的绿草。对我这位旅游者来讲,我就喜欢这种一望无际、延绵不断的绿色,喜欢这种绿色给人们带来的清新。

 

“延安的宝塔在哪?”我迷茫地问着。

 

“在那个方向,在那群高楼的后面。”他用手指给我看。可是,我只能看见片片林立的高楼,那高楼与西安、天津、上海的高楼无啥两样;若只看高楼,你会分不清此时你是在西安、天津,还是上海。延安,在国家加快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正在与时俱进地、跨越式地腾飞着。我惊叹着延安正朝着那没有工业、没有农业,只有红色旅游业的方向在迅猛地发展着。

 

我们来到了宝塔山下。在延安的红色旅游景点中,宝塔山是收费的景点。我们登上了九层塔顶,照了相、圆了梦。在瞻仰这苍老的塔身时我不禁动情。它就像一位老阿爸、老阿妈那样,面对膝下的“啃老族”,在竭最后一点力,在淌最后一滴血……而面对眼前络绎不绝地、作秀般地瞻仰和戏游的这些人群们,老人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我,像那些老党员们一样,排着队,依次地在宝塔前,对着当年我们入党的誓词,想着还不曾学习过的修改后的新党章,我庄严地举起了右手。此时,老伴手中相机的闪光灯在闪烁着……

 

此时,我多么希望我是从肤施的黄土高坡上,伴着飞扬的黄色尘土,迅跑下来,眼前出现一处是我心目中的延安城,滚滚的延河水、巍巍的宝塔山,它在青山绿水的环绕中,红歌激昂,空中飘浮着祥云,看到在老一辈创造的资本世界里锦上添花般的场景;又希望眼前再出现一处现代化的延安城,汽车楼宇,川流不息和少些浮躁的人群,以及红色旅游事业给延安带来的繁荣,还有“小米饭把我养大”的延安人那副安居乐业的幸福……想着想着,我好像在睡梦中,伴着那美好的愿景……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