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编辑随笔  

2013-04-19 14:08:00|  分类: 即兴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平兄电告我要出一本自己的画册并责我做些辅助性的工作。之后,我陆续接到了朝平兄给我带来的纸质的和电子版的图片。经扫描整理后,我将符合像素要求且清晰的图片留了下来、放在分类的文件夹里,一数整230张。

 

我细心揣摩着这些图片,多数都是近十年八年的作品,余为下乡期间的。我不懂绘画,书法略知一二。仅就个人的拙见,朝平的书法应属于那种字体清秀飘逸、笔力刚健雄强、布局满密笃实的风格,令人赏心悦目,心生敬意。

 

应该说,这些作品多是朝平兄回津后,在扩大了住房面积、改善了住房条件之后创作的。之前,一生喜欢绘画书法的他,却不曾有过自己朝思暮想的书房。从八十年代蜗居在老城厢那一间屋半铺炕的李夫房胡同开始,到九十年代一室一厅的独单,及跨世纪后一百五十多平米三室两厅的住宅,朝平兄靠自己的才能、敢于担当和不懈努力的精神,终于改善了家庭的住房环境、有了自己一爿喜爱的小天地。

 

在新房装修时,他没有将大客厅装修成待客级别的、沙发团座的起居室,而是在客厅中央摆上了一架乒乓球台。在创作书画时,他在乒乓球台上铺上垫毡和宣纸,潇洒挥笔,享受着创作后的愉悦;闲暇时,又与夫人挥拍对阵,在乒乓球台前挥汗如雨。加之墙壁上吊挂的书画和柜橱里透视出的文房四宝,一进他家就会给人一种恬静、安逸、书香和文化的感觉。朝平一生对书画的爱好,到了晚年才得以释怀。

 

在南开学习时,朝平兄是六八届老高一、我是老初一。在校时我们不曾相识。19698月下乡,我们同乘一列火车来到黑龙江永丰农场,成为了南阳12连的荒友。记得,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我们是在连队度过的。我刚刚从东焦得布山建战备点回连,临时插住在老五班,住在与朝平兄同屋的对面炕上。在朝平住的那铺炕的墙上张贴着四个毛笔字:“谨言息语”。喜欢书法的我一下子就把眼球聚集在这四字上,开始揣摩着书法的间架结构和文字的内涵。之后,我把眼光又转向朝平:白净、俊俏,充满书生气的脸上缀一白框眼镜,一副学究派。仅从这四个字我就体会到了这位学兄的自律意识。后来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短暂的室友。从闲谈中我得知了:在文革期间矗立在南开学校中楼前的那巨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其中就渗透着朝平的心血。朝平是这幅油画创作集体中的一员。听到这些,我越发仰慕眼前的这位南开学长了。

 

朝平在连队待的时间不是很长。先是场部宣传科借用、借调,后在场部宣传科司职。他的书画才能一到农场便得到了施展。每次去场部时,我见到墙上挂的、黑板报上写的各种宣传书画时,还有他在业余时间临摹和写生的各种油画、国画作品,尤其是他在抽空蛋清、蛋黄的鹅蛋和鸭蛋壳上,画出的栩栩如生的老寿星等国画,更是令人赞不绝口!欣赏之余,我对学长这种锲而不舍的创作精神所感动。那时的我还只是停留在心悦诚服的低层次的羡慕之中:朝平的书画才能使他免去了多少艰苦劳作之苦啊!

 

从朝平调到场部开始,几乎每年在场部召开劳模会前的准备工作,朝平兄都会荐我去帮忙,尽管时间不长,但足令我欣喜。我按朝平兄的安排在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和五好战士的奖状上用毛笔填写获奖人的名字。现在看来,这是一件多么简单而平常的小事啊。但在那个年代却不失是一次次难得的学习和锻炼的机会。在隆冬季节,这种机会既可免去在连队多日的刨粪和兴修水利之辛苦,又可享受吃好吃饱后行练毛笔字的雅趣。这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奢求啊!

 

朝平在场部当了宣传干部并没有忘记连队的这些难兄难弟们。他时常回连队住上一宿,与大家聚一聚聊一聊。我们这些每天在垄沟里修理地球的人,只要是见到朝平来南阳都会把他拉到宿舍里听他讲趣事、讲故事。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我们除了从家信中读到一些自己所关心的消息外,很难再得到令人快活的其它信息了。我们给朝平倒水、上烟,对他来讲只是说说平常事、身边事、工作事而已,而我们却听得津津有味。记得一夜,朝平宿在连队。时下场部知青正传阅着《第二次握手》的手抄本。朝平阅后到连队给我们讲起来。朝平的口才非常好,他讲的是那么的引人入胜,我们听的则是那么的如呆如痴。青涩的我们好像开始步入了思考和成熟的轨道。在那一元化年代,我们好像朦胧地在心里开始思索着个人的事了。哪怕只是想想,在心里,都会感到一段美好,一阵愉悦。那一夜,我幻想了许多,好像有一种美好的生活在向我们走来。

 

知青返城后,19898月,在下乡20周年的时候,我们在天津水上公园举行了第一次百人规模的聚会。那时朝平的书法在天津已小有名气了。在离我家不远、天津大学鞍山西道校门的楼顶处就挂着朝平书写的巨幅匾额;在他服务的天津城建大学,一进门,那巨石雕刻的铭志上的书法就是出自朝平之手。尽管如此,每次我们荒友聚会的横幅还得让学兄亲自操手。朝平为人谦和、诚信,无论是同学和荒友间的,还是单位和朋友间的,请字索画,有求必应。

 

这次聚会结束后大家都依依不舍,索性就在水上公园的一处庭阁里席地而坐,自备酒菜,从中午直到晚上,大家畅饮畅聊。那晚,没少喝酒的玉明,蹬着三轮车去送已酒醉的朝平回家,途径八里台立交桥的长长的下坡道,“酒驾”的玉明对三轮车失控,造成车翻人伤事故。好在那时我们还年轻,滚了几个滚的玉明,拍拍身上的泥土起身去寻已被甩出车外的朝平。只是擦伤了脸和膝盖的朝平寻到了自己的近视眼镜,一边活动着胳膊腿的筋骨,嘴里一边说着:“没事、没事。”曾在北大荒一个垄沟里滚过一身泥巴的哥们,如今,又开始在天津的水泥路面上摸滚嬉戏了。

 

从此以后,我们搞了连队的第一份通讯录,开始了每年多次的聚会。我们是逢聚必酒,推杯换盏,好不快活。学兄的才学让我们佩服,学兄的酒量也让我们佩服,学兄的爽快与随和更让我们佩服!……

 

我一边浏览着学兄的书画佳作、一边回忆着与朝平兄在一起的故事。有的故事回忆起来令人肃然起敬,有的则令人哑然失笑,但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我把思绪打断又集中在计算机的屏显上,按朝平兄确认的封面素材在PS的支持下反复地雕琢着,在一张张油画、国画、书法等图片上不断地点击着鼠标,调整着、复制着、粘贴着,心中充满了快乐,脑海里还不时地再现着那一幕幕美好的回忆。


于德宁

20134月于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