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后记  

2013-05-17 13:36:07|  分类: 朝平书画选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一些热心的朋友撺掇我:你写写画画几十年,有那么多作品,为什么不总结一下,出本画册呢?我是个酷爱绘画却没有奢望的人,多年来虽然一直没有离开过画笔,可从来没想过著书立说的事情。写写画画几十年的结果,是把大部分作品都送给了朋友和前来索要的单位,自己手头上留存的反而没有多少了。然而,朋友们还是鼓动我,催促我,于是我只能翻箱倒柜,把能搜集到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我想,如果我这本小册子能够让熟悉或者不熟悉我的朋友们浏览翻阅一下,了解一番我的学习经历,评判一下我的习作水准,甚至能够从中得到一些愉悦,那我就算没有辜负朋友们的期望,自己也甚感欣慰了。

 

我自幼酷爱绘画,幼时胡同门口的地面和滑石猴就是我的画板和画笔。上小学了,在韩卫同学的影响下爱上了书法,他是我最初的启蒙老师;而恩师杨光瑞,吴双,唐鑫传又给了我极大的关爱,帮助我打下了良好的书法和绘画基础,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播下了热爱艺术的种子。小学校园里的书画园地是我展示自己的小舞台,这对我后来在艺术道路上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1962年我考入南开中学后,马上被南开中学的书法绘画展深深吸引了,不久就加入了南中美术社,在那里结识了学兄廉宽宏,哈孝光,贾维泽,曹柏昆,学弟尔宝瑞等人。廉宽宏教我画山水,哈孝光、贾维泽教我画花鸟,曹柏昆的书法作品就是我身边的字贴,他们都是我的恩师。在美术社的活动中我与尔宝瑞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小学五年级就曾出版了连环画册。在他的指教下,我的绘画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1966年后,尔宝瑞又教我画油画,我学会了绘制巨幅毛主席像,而后又与其兄尔宝琪一起绘制多幅毛主席画像,高达八米的“毛主席去安源”我只用三天就完成了。尔宝瑞是我当年的良师益友,对我的影响和帮助是极大的。至今我还保存着他很多油画、水粉、钢笔铅笔淡彩等早期作品。当他成名为全国首席蜡像师后,我曾想把这些珍贵的早期作品还给他,但他只是拍了照片,把原作仍还给我收藏。当他完成了八位历届奥委会主席的蜡像,天津电视台采访他时,他邀我作陪,我当即拿出了他少年时代的作品展示给大家,人们赞不绝口。可以说,他教给我的绘画技能使我终身受益。

 

1969年下乡到黑龙江永丰农场,劳作之余,我常背着从天津带来的小画箱去写生,画北大荒的白桦林,黑土地;画黄昏中的茅草屋,画冰雪中拦河坝。因为我喜欢画画,到农场不久就被借调到场部去绘制巨幅毛主席画像。在这里,我又遇到了哈尔滨知青顾玉光,共同的爱好使我们成为了最早的知青知己,我永远的老大哥。

 

之后,又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留在了场部。当年,永丰农场中学首开英语课,由于我一直没有放弃英语学习,加上在南开中学打下的良好的英语底子,我被选中派去教英语课,从此开始了我教师的生涯。为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我下了不少功夫。清晨,我在农场的小河旁狂背英语词典,被同学们戏称为“念经”;我常收听北京广播电台的英文对外广播,曾被误认为是在偷听敌台;七十年代中期的一次回津探亲,在百货大楼遇见一位外宾购物,面对这难得的口语练习机会,我主动上前充当翻译,不幸又被带走审查……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误解,多年后都成为了笑谈。而由于历史的原因,1974年,我曾与北京外语学院的大门失之交臂。

 

除了绘画,英语学习是我的另一大爱好,这就要感恩于南开中学的马孟扬老师了。是马老师的英语和板书感染了我,使我一旦热爱便不能割舍,成为我几十年来人生拼搏和安身立命的重要支柱。下乡后期,我从永丰农场调到了农场管理局冷冻站,期间翻译了整套荷兰进口的生产液态氮的机械设备说明书。这些能力,都离不开我中学打下的基础和我平时的努力。

 

1979年返城后,我又回到母校南开中学从事英语教学,并再次受到马孟扬老师的关爱。以后又考入建工技校任英文教师,并在一些培训机构业余教授英语。与我同时教授英语的有一位吴全玉老师,通过他的介绍,我结识了画家陈世琪先生。陈先生介绍我在业余时间绘制当时时尚的真丝围巾和服装,虽然每件只有几角到几元的收入,但在当时已超过了工资的收入,使我解决了刚返城后生活上的窘迫。当时我在建工技校教授广播大学的英语课,同时还兼任天津大学建筑分校的英语课,不久因需要调入了未曾圆梦过的大学里任教,这一切永远感激龚小道先生。

 

在建设部组织的世界建筑研讨会上,因宴会上的翻译被派去机场接贵宾尚未返回,而宴会又即将开始,我便主动请缨,为英国驻华参赞马大伟先生和时任建委主任的刘玉麟先生担当起了翻译。席间,我们那桌谈笑风生,得到了市领导和外国专家的好评。

 

在我任教的最后一堂课时,得到了学生们送给我有鲜花和每人一页的留言纪念册,那是我校唯一一位得到学生鲜花的教师,为我的教学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我的学生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贡献着他们的力量,尤其是一位当年城建学院的学生、现在的好朋友杨津来先生,他在房地产业搞得风生水起,曾资助我出游多国,观赏到了欧洲多国的建筑艺术风格,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风光也令我流连忘返。杨先生在我的生活中也给了我许多帮助。当年我做心脏支架,第一个赶到医院并交了押金的就是杨津来先生,为抢救我的生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屈指数来,绘画和英语这两大爱好已经伴随了我的大半生,它们不仅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满足、充实和不断进取的力量,也为我在社会上立住脚跟,成家立业,修身养性,结交朋友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书法、绘画、英语就这样在我的生活中交织着,相辅相成,互为依托,互为促进。如今我退休了,在荒友们,学友们,朋友们,画友们的鼓动下,也动了总结一下的念头,把自己手头上留存的书画作品整理整理,出一本书画集。我把想法告诉了陈仲华先生,他十分支持;在一次连队聚会中我又把这一想法讲给于德宁先生,他也当即表示全力支持。我把我早期的一些小习作托刘文起老弟转给德宁,德宁便开始了在百忙工作中抽业余时间为我扫描,整理,编辑。可以说,没有大家的鼓动,没有德宁的热心和鼎力相助,这本小册子的出版是不可能的。

 

英文中有一句习语叫做“I can`t thank you enough.”(我再怎么感谢也不过分)。在画册的编辑过程中,陈仲华、王向渤为我的小册子写了前言和序,秦广书把珍藏多年的我当年的小习作从上海邮寄给德宁,陈长伟为我倾心设计了封面封底,刘长青也一直为我的书画集出谋献策,永丰知青网上的博友和荒友们也在时时关注和鼓励着,还有何宴欣,孙巨禄,郭书琴,杜淑文,刘立新等人……当然还要感谢中铁印社的赵厂长。

 

如今这本小册子面世了,当它送到你手中的时候,我希望朋友们在闲暇之余翻翻它,看看它,希望它能带给您一点点愉悦的心情和美好的感受。

 

零零碎碎写下这些文字,是想告诉大家这本小册子的诞生过程,是想回顾我的生活经历,是想感谢所有喜欢我这本小册子的朋友们……

 

姚朝平拱手

20135 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