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四)发小情结(5)中秋絮蟹  

2013-09-21 09:43:14|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絮蟹

古往今来,一到中秋时节,人们的话题不是月饼就是螃蟹。

 

提到螃蟹,古代剧作家李渔概括的词句最为经典:“蟹之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已达色、香、味三者之至极,更无一物可以上之。”可见,蟹,是脍炙人口的席上珍品。

  

今年中秋前后这些日子是我吃蟹最频繁,次数做多的一年。前不久,我到江北江南的南通、江阴、常州、马鞍山一带出差。正赶上是中秋的前夕,每到一个外协厂家都免不了要吃顿饭,席上都免不了要摆上一盘螃蟹;回家也是,亲朋好友送来的螃蟹都得赶紧就着活时蒸熟、就着热吃。但是,食间,我没有玩味到印象中螃蟹的滋味,可能是季节还差数日的缘故,蟹中没有那种令我垂涎的、黄黄的、硬硬的蟹黄。

 

我想起小时候的中秋时节,应该归纳为五十年代那个时期吧,大姨一家(当时表哥表嫂供职于地处杨柳青的柴油机厂,文革前迁移至内蒙呼和浩特)到我家来过中秋节。从大姨家到长途汽车站要路过一片稻田。人在田间小路上走时就会看见螃蟹在路边爬来爬去。表哥表嫂一边走一边捡,走到汽车站,布兜子里就装满了螃蟹。到我家后交给我母亲,蒸了一大锅。餐桌上的螃蟹吃完了再从锅里往外拿,桌上食过的螃蟹盖、腿等残骸一批一批地往土箱子里倒。野生螃蟹的美味尽在口中。

 

一到六十年代,食螃蟹的记忆顿觉空白。定神收索,我觉有几个原因:一是60年开始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农村的粮食减产导致螃蟹这种能食用的小生物也不知去向。城市里节粮度荒,凭本供应的副食中不可能有这种奢侈品。再加上64年开始的农村社教运动和接下来的文革运动,都以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割掉资本主义尾巴为革命的重点,使得螃蟹这种时令的小商品,公有制没列在计划范围之内,私有制不敢胆大妄为,这一时期百姓在市面上很难见到螃蟹。

 

到了七十年代,胆大的人开始偷偷摸摸地做点小生意了,比如,每天上下班时间,路旁时有背个小书包,书包里装满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五香花生米,伫立着、低声叫卖着:“五香花生米一毛钱一包。”的商者。到了中秋节期间,也逐渐出现了卖河螃蟹的商贩。他们多是从农村来的农民,背个面口袋,里面装着吐着水沫的河蟹,用草绳捆成串,一串八个,一块钱一串。他们往往在不太热闹的市区街道的角落里贩卖,卖完就走。

 

那时是低工资低消费的年代,花一块钱买八个螃蟹回来吃这在一般家庭里也是舍不得的。

 

1970年我下乡后的转年,割完小麦我请事假回津,这是我下乡回家待得最长的一次,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天津过中秋和国庆节。这期间我在家无所事事,就与下乡在河北唐坊的堂兄商量一起去捉螃蟹。

 

事先我们做了些调研,向卖螃蟹的人讨教离天津市区最近的螃蟹产地。那时民风淳朴,信息很准确。

 

次日,天蒙蒙亮,我俩骑着自行车,带着干粮和水就上路了。堂兄比我长四岁。下乡在唐山地区,天津周围区县的情况比我了解。我俩一路聊着天向天津赤土104干校的方向骑去。

 

我俩各自带了一个能装50斤面粉的口袋,期望此行能装满它。

 

到了赤土,我们见到一个人用自行车推着一麻袋螃蟹从一条乡间的小路上走过来。我们眼睛一亮、赶紧迎上前去。堂兄在向他打听去捉螃蟹的路,我在一旁端详着那诱人的麻包和里面还吱吱吐沫的螃蟹。

 

在乡间小路上,我们时时看到农民骑的那种用自来水管焊成的自行车驮着装满螃蟹的麻包迎面而来,我们顺着他们来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前行着,脑子里充满了在不远处就有满地爬的螃蟹在等待我们去捡拾的全景图像。

 

我们累了,饿了,渴了。我们还没有见到满地爬的螃蟹,我们还没到可以收获的“蟹区”。我们在一条田间水沟停了下来,坐在一旁,啃着馒头,喝着水,休息着。

 

突然,我们见到一只螃蟹从水里爬出来,瞬间消失在沟边。我们走到那螃蟹消失地方去查看,发现了一个很深的小洞。

 

莫非那螃蟹就钻在这个小洞里了?

 

我找来一根柳条往洞里捅,捅着捅着,一只毛腿大螃蟹从洞里钻了出来。螃蟹钻出洞后就慌忙地往水里爬。堂哥一个箭步过去顺手一抓,把那只张牙舞爪的螃蟹装进面口袋里。我俩顿时精神抖擞,顺着小河沟寻找螃蟹洞。我们见洞就捅,但,并不是所有的洞里都有螃蟹。

 

莫非有的螃蟹不在洞里而在水里呢?

 

周围静悄悄的,不见人影,只有寻伴的秋虫在此起彼伏地鸣叫着。我俩脱下衣服,赤条地、试探地、一步一步地往水里走去。水不算很深,只到我们的胸前,水底有二三十公分厚的淤泥,踩在脚底下软软的。

 

突然,我感觉有个像螃蟹的东西硌在我的脚下。

 

是螃蟹!我高兴地告知着堂哥,潜入水里抓住螃蟹。螃蟹钳住了我的手指,我疼痛难忍。我坚持着浮出水面,趟到沟边,顺手将螃蟹放在地面上。螃蟹见我松手也就松开了它那有力的钳子快速地向水里爬去。

 

哈哈,哪里逃!我挡住了它的去路,再次抓住它,它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太阳西斜了,我俩清点了战利品。每人都有半面口袋螃蟹。我们准备往回走。这时我们才发现,远处的河沟处好像有动静。我们走了过去,看见有几个人坐在河沟旁在钓螃蟹。他们把竹扫帚苗的粗头插在沟边的土里,细头系着一根纳鞋底子用的细绳,绳子的另一头系着一只青蛙腿放入水底,这样的钓具有十几个。钓者只要见到竹扫帚苗在弯曲,那就是螃蟹在水里钳住了青蛙钓饵;当螃蟹拖着钓饵时,就能看见竹扫帚苗在发生弯曲变形,钓者伺机抓住竹扫帚苗往岸上一甩、再捉住它装进口袋里。

 

我俩看愣了,敢情这般钓法才是扑捉螃蟹的高招!我们佩服这种高效的钓蟹方法。

 

再一次去捉蟹时,我们在自行车上各捆着一捆竹扫帚苗和一个麻袋包,一套专业捕蟹的装备,那收获是可想而知的。

 

八十年代及其之后的三十多年,是国家经济跨越式发展的阶段。螃蟹这种生物,经历了从野生到池养,从小批量到大批量,从大批量到产业化,以至现在的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的资本联合运作的经济发展模式。这么大的产量和这么大的销量说明国内的市场需求是旺盛的。沉浸在市场经济的现代人,淋漓尽致地把螃蟹这种时令商品包装炒作成价格昂贵的礼品,变成了高利润的、难以想象的大产业,而且还在不断地扩大养殖规模,不断地在全国各地建立销售连锁店。其中之最当属阳澄湖的大闸蟹。

 

前不久朋友送我一张“阳澄湖大闸蟹提货券”,券上写着:至尊礼盒,498/盒,公蟹:3.0-3.4两,数量:4只;母蟹:2.0-2.4两,数量:4只。券上还备有提示:打提货预约电话,24小时送货上门,且提货券长期有效。

 

毋庸置疑,这需求绝大多数都源于礼尚往来。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无论是有钱的单位还是没钱的人家,为了单位的利益、为了孩子也为了礼数,也要随潮流买些去送礼的。这些年来,这种风气愈演愈烈。今年中秋节前,国家出台了八项规定,重申了不许公款吃喝,不许请客送礼等。据媒体报道,上面这样一抓,公款消费降到了42%,今年中秋月饼的档次和花头较前几年的礼品月饼差多了。我们期望国家将腐败的社会现象持续地治理好,但愿社会少一些贪污、多一些廉洁;少一些浮夸、多一些务实;少一些浪费、多一些节俭,少一些吃喝玩乐的导向、多一些励志图强的教育……

 

年轻时那些捕野生螃蟹的雕虫小技已成为故事,现代版食蟹的新片正在演绎着。我们还有一二十年的活头。我在想,若一二十年我还健在的话,那时的“中秋絮蟹”博文应该怎么写?写什么呢?我思忖着。

 

中秋絮蟹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