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一)重返故里(2)感念手足情  

2013-10-13 21:03:27|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念手足情

算起来,牟平老家我有25年不曾去过;而烟台,我在九十年代曾去过几次,都是和研究所的同事一同出差,或因项目课题,或因行业开会,来去匆匆,无暇逗留。这次返里,毫无工作而言,完全是休闲旅游、串串亲戚。尽管只有三日,马不停蹄,但也快乐其中。

 

烟台堂兄嫂的岁数都大了,原本不想惊动他们,只想把我们的心意表达后,自行着我们的旅程。但兄嫂们得知我举家赴烟后,电话跟踪着我们的去向,执意另行安排我们的日程,把我们之前的计划打乱了。烟台姊妹的盛情真是难却,我们只能是客随主便了。

 

我们下榻在事先预定的烟台太平洋大酒店,这是个星级酒店,里面有免费的游泳池和健身房。原计划每日早餐在酒店,早餐后外出自驾游,中午在景点附近就餐,晚上吃完海鲜、游游泳、玩一玩健身器材,在返津前的那顿晚餐再请烟台兄妹们欢聚一堂好好搓一顿。但,大哥二哥不同意,三天晚餐都由烟台的兄妹轮流做东。事后觉得大哥二哥这样的安排还真好,只是他们每晚相陪太劳累了。这三天晚上的聚餐见到了烟台这一枝的三辈人,大家在一起海阔天空甚是热闹。

 

每天晚上我们都有说不完的话,边吃边聊。聊到了威海、蓬莱、龙口旅游景点的变化和人车的拥挤;聊到了烟台亲戚的现状;聊到了上一辈对我们侄男甥女的关爱;也聊到了我的那本小书《尘封琐忆》里的故事。我的这本小书里有几篇记叙家乡亲情的文章。但通过这次畅叙,我顿感往事注到心头,又有许多故事可以跃然纸上。

 

亢奋之余,我脑海里浮现出烟台大哥对我们天津弟妹们所付出的亲情。那是在1960年,大哥从老家来到天津住在我家。我家只有两间屋。晚上,大哥就睡在大屋地下支起的行军床上,白天,再把行军床折叠起来。我最小的妹妹是1960年出生的,那时我们还小,而且还有一双仅两岁的孪生弟妹。母亲既要照管孩子又要忙乎做饭。那时,我父亲已从外贸局辞职,在我家小屋、院里和我家临墙的门口从事家庭电镀业。可想而知,就这样一个忙乱的环境,大哥在我家住了有一年的时间,帮了我家一年的忙。那时我已记事,许多场景历历在目。至今,我还这么认为,烟台大哥是我们这一辈弟兄中脾气最好、最平易近人、最和蔼可亲的老大哥。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同学之间正是盛行打乒乓球的时候,上学的课间休息时间,同学们把两张书桌一并就成了球台、中间用铅笔盒一挡就成了球网,有球拍的同学马上就可以挥拍上阵了。我没有球拍。我很羡慕有球拍的同学在教室里嬉戏。回家磨过几次,父母都没给我买副球拍。我想起了烟台大哥。他当时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我就给他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几天后,大哥就寄来两副球拍。我记得很清楚,是“流星”牌的,球拍是只有海绵没有胶粒的那种。我高兴极了。从此,我挥着这副球拍度过了小学的时光。

 

在我下乡的时候,见到连队一些同学身穿部队的军装很是神气。我很羡慕,也很希望能有那么一件。但我家没有当兵的。只好又写信给烟台大哥。大哥很快就给我寄来一件。大哥是海军。那时海军服是灰色的。尽管灰色的军装好像不如草绿色的那么时髦,但,我也是爱不释手,下地干活时从来不舍得穿,只有逛德都县和收工后才穿在身上。我还穿着这件“逛服”到德都照了一张像。大哥的这件军服给了我这位尚不谙事、又虚荣的弟弟在心理上的一种满足。

 

记得二哥是在烟台制镜厂工作,出差机会很多。在我们同辈弟兄中,我俩出差机会最多,上一辈的亲人家都去过。

 

今年八月份我与老伴去大连旅游,大连的姐弟都多次提到烟台二哥。那时大家都很困难,但二哥每次去,都会带些家乡的土特产。这些土特产尽管价值不很高,但都给他们以雪里送炭之记忆。几十年过去了,二哥已记不起这些事了,但大连的弟兄们却记忆犹新。

 

应该是八十年代初,一次我在母亲家正赶上二哥出差来天津办事,手里提了两条碗口粗的大鲅鱼交给我母亲。母亲嘴里操着胶东话说着:“来看看就好,还捎东西干麽。”脸上浮现着欢喜的笑容。这可是家乡的特产啊,天津见不到这样大、这样新鲜的鲅鱼。每每二哥送来这样新鲜的鲅鱼时,母亲总是要包一顿鲅鱼饺子的。这次在烟台,我与二哥说及此事。二哥也说不记得了。

 

我又说:哈尔滨二伯父家的二姐上学后分在在大庆工作,七十年代中期结婚时自己打个大立柜。立柜上缺一张大块的穿衣镜。二哥在制镜厂工作,自然要麻烦二哥了。二哥从哈尔滨的关系厂索要了一张,愣是从哈尔滨背到了大庆!二哥就是这样一个义气的人,对弟妹们的、对亲友的需求从来都挂在心上。而他自己却忘记了他所做的这些令人难忘的事情。

 

1969年我下乡前与大爷家的小哥和其长孙一起回老家。按天津的政策,我们三位都是将要到黑龙江兵团或农场下乡的。我们来到烟台小哥当时住的大姑家,峪峡河村,他是我们这一辈唯一仍在农村从事农耕操作的人。

 

在大姑家我们住了两日。每天晚饭后,小哥都领着我们到村子里的果园里去摘水果,有苹果、梨、桃和杏。然后,我们四位大小伙子躺在炕上连啃带吃。临走,我们仨每人还挎着一个“元宝篮子”(当时胶东一带串亲戚和赶集都会挎着这样一个用剥皮的白色柳条编织的),里面装满了苹果和梨,上面还蒙上一条白毛巾。

 

我们住在大姑家正房中的西屋,西屋窗户外是猪圈,圈里养着一头克郎猪。我们每人身边都有一堆水果,吃完剩下的果核,我们都顺手从窗户扔进猪圈里。那一夜,我们不知吃了多少水果;那一夜,我们不知出去小解了几次;那一夜,那只克郎猪也跟着吧唧吧唧地吃个不停。这次见到小哥我说起此事,我们两位花甲老人都开心地笑个不停。

 

在烟台大学幽静的教职员工楼群中的一套单元房里,我们欣赏了烟台大姐家的,洁净、明亮,充满殷实生活气息的家居环境。宽敞客厅墙上的字画都是姐姐和姐夫一起合作完成的十字绣,其中,一套用镜框装饰一新的“梅、兰、竹、菊”四扇屏显得异常精美。这幅十字绣作品花费了她们俩一年多的功夫。尤其是与客厅相连的开式阳台,简直就是屋中景观。郁郁葱葱、错落有致的花草和盆景不说,单说那尊山水石景,就令我叫绝。这山水石景是姐夫创作的。他愣是在一米长、半米宽、半米高的大石块上面,整体雕刻出具有江南风光的峻岭湖面,小桥流水,庄户人家;并在上面钻孔移植草木,石壁上又泛出的青苔;再加上一套自吸式循环水的滋养系统,构成一副妙不可言的室内景观。

 

欣赏之余我对姐夫说:“你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姐夫随口回答我:“我更爱我的老婆和我的家”。

 

是的,这位来自湖南山区,当兵转业在烟台的湖南伢子,举止言行都充满了对生活的感恩与热爱。姐夫抱怨着我此行的匆忙,没能品尝到他的特色厨艺,没吃到他家包的鲅鱼饺子。但,姐夫待人的诚恳与热情、退休后自我感悟的生活境界和精心持家、追求完美的人生品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自叹不如。

 

这次回烟台三次大聚会,大家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你一言我一语的,意犹未尽。

 

烟台小妹对我说:“不知什么原因,三大爷(我父亲)家的姊妹和我家姊妹在一起感到特别的亲热。”

 

我说:“一是天津和烟台离得较近,来往的次数很多。来往的次数多了,姊妹们之间就熟了,就亲了。”“再就是,我父亲与小叔相差两岁,从小他俩个就形影不离。即使是后来分居在天津与烟台两地,也是书信不断。”

 

“我这次来,带着儿子和儿媳,就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还继续着我们上一辈留下的亲情往来这样一种好的传统,我们今后,无论是去天津还是来烟台,都由他们下一辈儿来安排和组织。”我眉飞色舞地说着。其实孩子们之间早已相互加“微信”和“QQ”好友了。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奔七奔八之辈聊起这些往事真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与下一辈人在一桌吃饭、讲述着这些往事,对孩子们也是一种感染。人老了,兄弟之间应该在一起聊聊天、叙叙旧,这是老年人的一种生活需求,一种释怀,一种快乐。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烟台大哥致辞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与烟台二哥唠嗑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烟台大姐、姐夫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烟台大姐和小妹与老伴在一起多开心啊。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儿媳与烟台下一辈儿女将一起。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老伴与烟台二嫂及姐妹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二哥家的大女儿,与大姐家的孙伙计。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儿子、儿媳与大姐的孙伙计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喝完酒再合个影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在牟平祖宅与三哥三嫂合影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在大哥家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在烟台大学宾馆餐厅聚餐

自驾游故里(二)感念手足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