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马年春节记事(1)马驹散养  

2014-01-31 21:46:09|  分类: 即兴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等花甲之辈都应该经历过六个马年:195419661978199020022014,回想起来,这些马年的节点,对我来讲,都是具有人生意义的拐点。

 

我生于1951年,是辛卯兔爷。1954的甲午马年,我三岁。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无法得知我在三岁时所表露出来的人生迹象,但可以确认,那是我竹马之交童稚时期的始端,是我学龄前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与如今“圈养”的80后、9010后一代相比,我们5060后一代人所对应的词汇应该是“散养”。我们是“散养”的一代。

 

1954年,父亲司职的天津外贸局的部分干部下放到石家庄市的外贸畜产公司,以推动当时河北省的外贸工作(天津当时是河北省的省辖市)。父亲一人到石家庄赴职,母亲带我们几个孩子仍在天津生活。那年代因孩子多再加上父母两地分居,家里除了大哥上学外,我们几个兄妹都在门口散养。我们在散养的环境下一年一年地成长。

 

童稚时期的春节,孩子们是要穿新衣服的。那时国家是计划经济,买衣服是要布票的,而布票是要按人头供应的。尽管如此,再困难的家庭,在春节,父母都要给孩子买一身新衣服的。

 

童稚时期的春节,年三十,在两年交替的时刻,孩子们是要吃顿饺子的。一家人在一起包饺子,一起吃团圆饭,其乐融融,再远的游子也要赶回家来吃这顿团圆饭。好像,在这一时刻,只有全家人都到齐了、团聚了,来年,全家人才会幸福安康的。

 

童稚时期的春节,男孩儿是要放鞭炮的。那时,放的最大的炮仗就是二踢脚,再有就是小机器炮、地老鼠和钻天猴。那时放炮都是象征性的,邻里们的生活都捉襟见肘,放整挂鞭炮的人家很少,都是父母或兄长事先将鞭炮拆成一个个的单炮我们再一个一个的放。我们在放鞭炮时会出现些“哑炮”的。这些哑炮我们也不浪费,也要让它们绽出火花来的。针对哑炮,我们会跑过去用脚使劲儿地踩几下,确认哑炮不会再响时,将哑炮从中间掰断、露出黑色的火药,再将一枚带信子炮的信子夹在掰断、露出火药的哑炮上,摆在地上,点着信子,信子喷着呲花引炮爆炸。我们称此玩法为呲花带炮。

 

童稚时期的春节,男孩儿是要抖风竹的。鞭炮声落、风竹声起,悦耳的风竹声悠扬地在空中回荡着,就如同在音乐厅里欣赏着美妙的音乐,这些音符和谐在马路和胡同里追逐玩耍、嬉戏欢乐的孩子们身上,构成了那个时代的祥和与生机。

 

尽管那个时代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散养的,但家大人一旦有空,都会周到、负责任地教育孩子的。尤其是春节放假期间,人们会利用有限的、允许的条件,在异常朴素的思维中,最大化地挖掘和享用着快乐春节的资源。尽管形式上都很简朴,邻里们、亲友们你来我往,大杂院里、胡同里散发着佳肴的美味,多了些远亲近邻的热闹,充满着春天的勃勃生机。我们这些被“散养”的孩子、我的发小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天天地度过着欢乐的时光,一天天地长大了。

 

(待续)

 

马年春节记事(1)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