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四)牧野生涯(7)夏日牧羊  

2014-11-14 10:32:37|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 日 牧 羊

高和景

在荧屏上、书刊里经常能见到草原的画面: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火红的太阳当头照,牛肥羊壮青青的草。那景色确实秀丽迷人,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初进草原的人对如此的美景,定会兴趣盎然,留连忘返。殊不知长期生活在草原的牧人对此却另有一番感受。

夏天的草原诚如诗中描绘的那样美。夏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牧草长得十分茂盛鲜嫩,各种牲畜啃吃这些营养丰富的青草,身躯会一天比一天的肥壮。因这个季节昼长夜短、中午气温高,迫使牧人只好利用早、晚的时间让畜群吃饱喝足,所以这个季节的日出日落就是出牧的时刻表,放牧的时间比往日长出许多。

清晨红日东升,羊群已在蒙古包周围散落开来。当牧羊人吃罢早餐,羊群早已远离蒙古包,朝着放牧草场走出很远。牧人匆匆骑上马,追上羊群。随着羊群慢慢地走进离家更远的牧地,一天的放牧生活开始了。

夏日的早晨,空气清新,温度适宜,是—天最美好的时光。如果爱唱歌就可以放开嗓子尽情高唱,除了羊群和身边的马儿,空旷的草原上只有一人,绝不会怕出丑,更不担心唱走调。可惜那时会唱的歌太少,收音机里也只唱八个样板戏,因为时间充裕,我差不多能把几个戏从头到尾唱下来,就连那几段“穿林海”、“迈步出监”、“十八个伤病员”的回龙高调也能声嘶力竭地唱个八九不离十。唱累了还可以活动活动筋骨,在松软的草地上折几个跟头,练几个扫螳腿。文的武的齐活了,坐在草地上美美地歇一会儿。如果身边有书还可以聚精会神地看几段。

太阳越来越高了,火红的太阳再也不那么“和煦”、“温暖”了,变得炽热起来,让牧人开始陷入赤日炎炎、酷暑难当的处境。晌午,那是一段牧人倍受煎熬的痛苦时分。宽阔的草原上没有一颗树,没有一间房,没有一点遮避,没有一块阴凉。整个躯体完全置身在烈日暴晒之下,羊群扎成了堆,马也烦燥不安,千里草原变成了一个大火炉。万物都变得灼热烫人,大地和草场象热魔似的,咄咄逼人。此时的牧羊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处藏身,只有默默地忍受着,等待着,等着一片云,等着一场雨,等着—阵风,等着日头快一点儿落下山去。我曾试用过许多办法遮阳:把雨衣搭在德勒苏草上(一种长得特别高的草),钻进雨衣底下的草窝里,但没过多久又钻了出来,草窝里的蚊虫、蠓蝇、蜈蚣、蚂蚁,爬得满身都是,咬得又痒又痛,那滋味也不比暴晒强多少;我也曾把马鞍卸下来顶在头上,但不长时间脖子发酸、两臂发麻,也不好受;我也试图躲在马肚子下面借马的身躯避—避直射的太阳,但马总是不老实,又耽心让马踩着,得不偿失。折腾来折腾去毫无结果,但消磨了时间倒是不幸中的万幸。摸一摸烫手的肩膀,一层皮脱落下来,轻轻的一搓,又是一片。手捧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皮,欲哭无泪,心中涌起一阵难言的酸楚。太阳偏西了,羊群才四散开来。我躺在仍旧是热浪滚滚的草地上,等着包主人来接我的班。

日复—日,牧羊人就是在这种火辣辣的烧烤下苦苦熬过那漫长的夏季。那时没有任何可以遮阳的设施,没有伞,甚至连顶草帽也没有。如果说知青们没有思想和物质准备是情有可原的,那么久居草原的蒙古牧民应该有所准备吧,非常遗憾,他们也什么都没有。你如果给他们一顶草帽,他们会弃之不用,决不肯戴在头上,这是一种传统、一种习惯势力。我十分佩服蒙族人的那种忍耐力,在骄阳下他们显得十分坦然。尽管他们是纯正的黄种人,但强烈的紫外线使他们的皮肤变得和非洲黑人相差无几。在牧羊人眼中,受太阳灼烤那是不争的事实,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就是在这辽阔的草原上,在太阳下,在牧羊的生涯中,出现了许多优秀牧民、歌手和方方面面的人才。

夏日里赶上阴天,那是老天爷对牧羊人最好的关照。内蒙古属于北方高原气候,只要没有阳光直射,气温总是清凉的。夏日草原是雷阵雨的多发季节,别说乌云密布的阴天,就是大晴天说不定什么时候飘来—片云夹带着阵雨洒落大地,给牧人立时带来一种清新和快意,连羊儿、马儿也欢腾跳跃起来。密密的小雨驱散了高温,也驱散了心中的烦恼。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脱光了衣服,赤身在雨中伸开双臂,尽情享受大自然的沐浴。如果雨稍大一点,就可以洗一个天然“淋浴”澡,把积在身上的油泥统统地冲洗掉。要知道在蒙古包是无澡可洗的,基本上连脸都不洗。雨要是下得太大了,也要吃些苦头,特别是再赶上大风降温天气,那时穿着雨衣伏在马背上密切注视着羊群的走向,同时还要随时辨认自己的方向。要是转了向,迷了路麻烦就大了。冷气袭来冻得上牙打下牙,心里发颤,但比起在烈日下暴晒的滋味总算强多了。阴雨天气最可怕的是雷电,有时乌云特别低,一道闪电划过,惊雷就在你身边炸响,那声音震耳欲聋,着实让人畏惧。这时按照经验就要赶着羊群往低洼地行走,防止雷劈。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有的牧民包括我们的知青战友,不幸被雷电击中,在电闪雷鸣的风雨中,在草原上,在羊群里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阴天总是比晴天少得多,雷雨过后天又很快晴朗起来,天变得更蓝了,草变得更绿了,太阳更红了。牧人无遐游览草原这秀丽的风光,望着当空的太阳,一种难言之隐袭上心头。

夏天也是蚊虫繁衍滋生的旺季。草原上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大苍蝇身上长着白色竖条的花纹,知青们称之为“蛆蝇子”这种蝇虫只要从你眼前飞过,就朝你的眼球上射入—股虫卵。瞬时,眼睛里好像撒了大把沙子疼得再也睁不开。有一次我的两只眼睛同时被叮射了虫卵,从马上摔下来,牧人把我扶回蒙古包用土办法治疗。那算什么办法呀,翻开眼皮,用揉碎的旱烟叶子,一把一把地吹人眼睛中,泪水像小河似的哗哗流淌。牧人说,必须把眼里的虫卵都弄出来,要不然虫卵变成蛆钻进脑袋里人就没命了。听了牧民的话我乖乖地伸出脑袋让他们任意摆布我的双眼,烟叶也没有奏效。兽医占布拉又开了个方子“用白糖”,于是大把白糖撤入眼内,我拼命揉着两眼,任泪水横流,终于砂糖磨掉了虫卵,眼泪带着糖水,带着虫卵流出了我的眼睛。那时没有镜子,但我能想象出自己的惨象,两只眼一定跟烂桃似的。事后我发电报让家人给我寄来—副墨镜,可恨的蛆蝇居然在墨镜片上产卵,但眼镜助我,再也不吃它们的亏。除了蛆蝇,还有一种大个的毒蚊,让它叮一口,局部立刻红肿起来,好几天消不下去。蒙古包都搭建在草地上,傍晚时分大大小小的蚊虫纷纷涌来,密集得一伸手就能抓几个,好在没有蛆蝇和毒蚊也就无所谓了,咬就咬吧。睡不着就扑打这些可恶的虫子,打是打不绝的,只是解解恨罢了,困极了自然也就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天已经放亮,—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冉冉升起,朝霞满天,牧羊人又迎来新的一天。

 

作者简介:内蒙古呼盟新巴尔虎右旗知青,病逝前司职天津和平区环保局。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