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三)戈壁情深(5)难忘的沙枣林  

2014-11-14 09:33:32|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沙枣林

赵灵芝

我在河西走廊生活了十来年,最喜欢的就是戈壁滩上那一片片浓密的沙枣林。不仅因为那是我们亲手种植的,更主要的是那一棵棵极普通的沙枣树,的确像我们的军垦战士——戈壁滩上的拓荒者。

我爱沙枣树,虽然没有白杨树那样高大,那样挺拔,但是她却有着一种坚强不屈、质朴刚毅的性格。她不畏烈日曝晒,不畏干旱的侵袭,以她那宽阔坦诚的胸怀拥抱着戈壁。她的枝条蓬勃,坚韧,她的叶片葱茂密集。远远望去,那一棵棵干粗冠阔的沙枣树,整齐巍然地挺立在戈壁滩上,就像一道道天然的、厚厚的绿色城墙,阻挡着风沙。

我爱沙枣花,虽然她没有娇艳的花朵,但是她素洁、淡雅、芳香。每年6月,满树那一串串一簇簇黄色的小花,香气扑鼻,浓烈诱人。比起人们家中盆栽的“夜兰香”还要撩人心醉。每到这时,我总要剪下几枝插入瓶中,摆到桌上。当一天繁重的劳动结束了,回到那阴暗潮湿的地窝子里,观赏一下瓶子里的沙枣花,再闻一闻她那泌人肺腑的香味,顿时就会心神豁朗,轻松畅快,似乎所有的疲劳都消散了。每到秋天,枣子缀满枝头,那一颗颗熟透了的,红红的,那不太成熟的半红半黄,半黄半青的;还有那生生的、青绿青绿的大沙枣,恰如密密的宝石一样,更是招人喜爱。然而却没人爱吃,都嫌涩口。

记得连里有这样一件事:一个同学找了一个当地农村的男青年,婚后第二年她有了身孕。人一天天见瘦,不想吃饭,还时常感到恶心……一次她对丈夫说,想吃点茶花炒肉,丈夫就急了:“上哪给你弄去?”那年月,连里每逢过节才杀一头猪,全连200多人,除了食堂留下的,每户也分不到多少。平日肉和茶花根本见不着。丈夫是个铁算盘,花一分钱也要抠半天。一次有人进城去,她让带上两斤山楂果,他就骂了一顿。这回又听说馋肉吃,立刻就火了,连吼带骂,上去就是两巴掌……她是个老实文弱的女性,从此再不敢说想吃什么了。她暗暗劝慰自己:“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呀,26元的军垦兵不节省能行吗?”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天晚饭后,她见他心情挺好的就说:“明天,你去打点沙枣吧。”她想反正沙枣林是自己连的,又不用花钱买!他听后,高兴地立即拿上马灯、长竿就出去了。不到一个时辰,打回了多半挎包。说不清是宽慰还是酸楚,她两眼含着晶莹的泪花,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沙枣,慢慢地拿起一颗送入嘴里,随之就是两行滚烫滚烫的热泪……

后来,这件事被连里两个同学知道了,就把她的丈夫拉到沙枣林,狠狠教训了一顿,当时真给我们这些命运相当的女同胞出了一口气。也许,就打那个时候起吧,我们都珍爱起沙枣了。不仅把她当成上等果品招待客人,就连每次回家探亲,也要带上些,赠送友邻。除此,还养成了一种习惯,不论做什么活儿,都喜欢抓上两把沙枣装在口袋里,用来充饥、解渴,困乏时提提精神……她那绵绵的、沙沙的、甜中带着涩涩的味道,给了我们深深的慰藉。

我爱戈壁滩上的沙枣树,我喜欢高兴时在林子里唱歌跳舞,烦闷时在林子里徘徊散步,我爱她的忠实,我爱她的沉默,有谁知,她凝聚着战士的汗水和心血;她珍藏着战士青春的脚步……

思想起刚到大西北时,空旷的戈壁一望无际,呼啸的北风怒吼着,漫天黄沙滚滚。我们到连的头一项任务,就是开垦荒地,植树造林。

那时候,连队只有一片沙枣林,步行大约要走40多分钟。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早上天朦朦亮就出发,中午不回连吃饭,天快黑才收工。要知道剪沙枣枝的活儿非常苦,虽然树没有多高,爬上去还是挺容易,只是满树那尖硬的沙枣刺太无情了,时不时地刮破衣服,扯住裤子。手背手腕上几乎划满了血道子,有时不小心脸上还会划上几道。那密密的、尖尖的刺,扎上一下,可疼啦!就是隔着几层衣服也疼得钻心。但是没有一个人叫苦。拿上几天剪刀的手,磨起了黑紫的血泡,我们就自己挑破,放出血,顶多再戴上一副手套继续干。饿了,吃两口黄绿的青稞面窝头,渴了,喝上几口浑黄的干渠水,累了,跳下树,在林子里坐上会儿,读上一篇报纸,或是学习一段毛主席语录。就这样,在大家的努力奋战下,不到半个月,我们培育了上千棵沙枣树苗。

一天夜里,在甜甜的睡梦中,突然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哨声,才知道原来是山洪下来了,干渠开了好几个大口了。汹涌的洪水冲进了新栽的沙枣苗地。见此情景,谁不着急!大家奋不顾身地跳进水里。尽管已是初春季节,阵阵夜风袭来寒气凛凛,齐腰深的渠水刺骨冰凉,但是我们个个忙得是气喘吁吁。先是几个人站在一起,用身子堵在缺口处;再是抱石头,抱麦草,挖泥土……我们用尽全身力气,一次次堵住,又一次次被冲开,实在叫人心焦。这时候,不知是谁突然喊了声:“用棉袄堵!”话音刚落,一件件军棉衣就扔下了水,被塞进了缺口……也不知干了多长时间,大渠总算严严实实地堵好了,被淹的树苗地里的水也排空了,新育的树苗得救了!

几年以后,弱小的树苗成了戈壁的绿色屏障。一棵棵粗壮挺拔的沙枣树就象军垦战士一个个坚强的身躯,一颗颗赤诚的心。每当想起在兵团生活的日子,眼前就出现了那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沙枣林……

难忘的岁月啊,难忘的沙枣林!

作者简介:甘肃兵团1146连知青,现职天津自行车厂。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