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六)学子坎途(4)两本书改变我的人生路  

2014-11-15 12:12:24|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本书改变我的人生路

井振武

 

一想起北大荒那一望无垠的黑土地,心里就荡漾着一股感激之情。那片黑土地曾养育了我24个春秋,它给我生活的勇气、磨练我的坚强意志;它给了我许多恩赐,惠及一生享受不完。特别是在黑土地上我读到两本书,它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路。

第一本书是《中国近代史》上篇,由范文澜先生所著。说来话长,我们这些69届毕业生,其实也就小学水平。复课闹革命那阵子,虽说是上初中,不过只学了一篇《触蛰说赵太后》;还有化学课的女教师拿出“镁条”点燃,印象深刻。其他就是到周李庄去学农;到羊毛衫厂和特种车辆去学工,学业久已荒废。1970年到北大荒屯垦戍边时,伙伴们一起聊天,说起商鞅变法来,我则一头雾水插不上话,呆呆地站在一旁当听众。这件事很是刺痛我的心。

记得回津探亲时,一次与母亲谈到她在工农速成中学的学习生活,她十分感慨地说:“快毕业时有的找工作、有的继续深造,而我喜欢历史课,象听故事一样有趣,可惜后来考大学历史系没能成功,而后生活飘落,再无机会。”母亲说这话时,眼里流露出一种伤感的神情。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在我心中发酵,竟成为一种寻求探索的动力。一年深秋,我因公伤出院后在宿舍里疗养,无意中在铺上发现一本范文澜著的《中国近代史》格外留意,读了之后,完全为作者渊博的学识和精辟的分析所折服,从此竟爱上了历史。文化知识不足,我就从转业军官那里借来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以及《聂甘弩杂文选》和高中语文课本等阅读,丰富充实自己。     

学而知不足,再探亲时,就把范文澜著的《中国通史简编》等著作买齐了,还买了严复的《天演论》、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司马迁《史记》以及《纲鉴易知录》和《鲁迅杂文选》等等;又从张伯父(一位兵团战友的父亲)家借了线装的《古文观止》带回北大荒。那时,天赐良机,我被安排在水利连做留守工作,冬天住在荒草甸子的地穴里,读书时间充裕。白天手不释卷地读书;晚上点着马灯也看,口而诵心而唯,几个月下来大有长进。于是,又买了吕振羽、翦伯赞等人的著作,并把《中国历史大系年表》挂在室内的墙上以供查找方便,资助学习。

1977年,当我调入分场学校,已对中国历史有相当了解。后来大批知青返城,教师奇缺,在好友张门清先生(分场文教干事)的大力推荐下,成为一名历史教员。上讲台授课,我旁征博引深受学生欢迎。后来全省教师会考,我以优秀成绩,获得高中历史教员证书。我热心教育改革,并撰有教学经验文章,在《黑龙江教育》上发表,还为《少年文史报》写些历史故事,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真没想到一本《中国近代史》竟使我走上从事教育的道路,获得意外的收获!

第二本书是《我的生活》(上、下册),由冯玉祥将军所著。当时,我正在哈师大学习,返回总场等车时间长,就到南横林子新华书店闲逛,无意之中发现就买了一套。原本以为冯玉祥一介武夫,也写不出什麽好文字,浏览一下即可。可读来大出意外,不但文字朴实,而且情节动人。完全被他“元旦时,兄弟们都逛街,为请军中秀才邓长耀讲韩愈的《原道》篇,竟接受天黑背诵如流为条件”的感人故事所吸引。一气呵成通读全篇,原来竟是一篇催人奋进记录冯玉祥的生活经历与得失总结的好文章,它告诉我为国家做贡献的人是如何成长的。从此,就对冯玉祥有了一份偏爱,开始网罗国内冯玉祥的各种版本的自传、回忆录、纪念文章、相关专著,以及剪报和苏联国防部和军事专家的文字资料等等,应有尽有。我对冯玉祥的情况比较熟悉了,就决心立此专题研究,19848月,竟斗胆冒昧地给海振忠先生去信,提出与他合作研究的问题。

海振忠先生是哈师大现代史教研室主任并兼中国现代史学会东北区分会的副会长。《新华文摘》转载他的《中国现代史分期问题的刍议》,已是国内知名学者。与海先生相识在1980年的夏天,那时哈师大举办全省首届教师培训班,我有幸成为海先生的学生。第二年,农场教育科与哈师大合作,在南横林子举办史地培训班,又与先生相逢,倍感亲切。他衣着朴素,和蔼慈祥,讲课风趣、条理性极强,给人以极大的想像空间。由于同在进修学校住,就常与先生聊天。当谈如何立题研究时海先生说:“近现代史研究有许多洪荒领域,需要人们去开垦,就像研究原子弹一样,中现史领域也有科研尖端,希望有志同学将来早立题,早下手,发扬范文谰先生的‘两冷精神’(坐冷板凳、吃冷猪肉),潜心十年就一定会有成绩!”这些话对我影响极大。

不久,海先生来信爽快地答应了,并说:“我教学和科研都忙,合作的办法是:初稿由你写,我来改,你抄后,寄我拿出发表。”先生在文章上要求极严,每次的改动量都很大,有时列出提纲来,让我重写。每次寄回的修改稿,都一一叮嘱和做出要求,在海先生的教诲下,我走进了学术研究的殿堂。为了搜集新资料,我利用假期探亲,整天泡在天津图书馆,饿了就在海河边啃些干面包等下午开馆。功夫不负有心人,再寄去的稿件得到先生的赞许。我们相继在《北方论丛》、《黑龙江文史》等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和考证文章。回顾与海先生长达26年的交往和60多封切磋课题的通信,一线牵的竟是一本冯玉祥撰写的《我的生活》。前不久,我把《天津政协》第二期上发表的《冯玉祥将军在天津》一文寄给海先生,他特别高兴,来信鼓励说:“继续干下去!”

 

作者简介:黑龙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