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六)学子坎途(5)难忘的高考  

2014-11-15 12:14:38|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高考

张全发

19705月我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二十四团四连。1977年国庆节前,我在天津探亲,那时已经有了恢复高考的传闻。作为1969届初中毕业而实际只有小学文化的我,尽管在小学是尖子生,初中时很少的文化课也门门优秀,但总觉得距离高考的门槛太远,所以没敢有报考的奢望。一个在天津当教师的老同学跟我讲起这件事,极力主张抓住这个机会,让我马上回黑龙江兵团报考。这使我鼓起了勇气,国庆节刚过我就返回了黑龙江。

到了团部,我立即找到宣传科负责文教的王干事,询问报考的事情,才知道报名阶段已近结束,连队报名情况早已由营部报到团部。我说明了刚从家里探亲赶回来的情况,表达了强烈要求补报的想法。幸亏王干事曾在我们四连蹲点,与我这个连队理论宣传骨干很熟悉,才答应为我补报一个名额。当时考虑到自己马上年满25周岁,这是最后一次报考机会,必须把握住,因此填报志愿相当慎重。想报考大学可又感觉心里没底,而报中专只需要考语文、政治和初中数学,为稳妥起见我就报了中专。

回连队后,我又跑到相临的五连,去找报考中专的同学打听消息。他在看数学书,正试解代数题。我看不懂,问他这是什么,他告诉我是因式分解。我当时就一头雾水,根本没学过呀!他说,你赶快复习吧,连因式分解都不会,可能够戗。好在我从家里带回一本妹妹用过的《初中数学总复习提纲》,我想,考前的学习全靠这本书了。

考试时间在111920日这两天。当时我担任连队司务长,能抽出些时间学习。语文、政治是我的强项,基本不用费劲,主要是在数学上下工夫。经过一个多月的自学,做因式分解之类的题已不在话下,对初中数学一些基本的东西都有了了解。

19日上午两个小时考数学。我是有备而来,自然胸有成竹。我按先易后难的答卷顺序,把会做的题先做下来,并且一定要做对;感觉难的题能做多少做多少,多得一分是一分;最后看不会的题,凭感觉去做,决不空题,尽量争取少丢分。然后反复验算,感觉六七十分没问题了,时间也到了。

下午考语文是两个半小时。拼音、组词、解词、造句,解释文言文、问答题,一气做下来,最后攻作文。当时作文出两道题目,一个是《当我填写报考志愿的时候》,另一个是《旧貌换新颜》,体裁不限。第一个题显然是考生的热门题,选的人肯定多;第二题似乎难度大些,选的人自然少。我想,选第一题内容雷同势必形成人云亦云,不如选第二题有新意,而且有内容。因为我探亲刚回来,粉碎“四人帮”一年来城里的巨大变化、人们的精神状态、沿途一路的新鲜见闻,给长期搞宣传报道的我的印象太深了。于是,从回到天津探亲感觉到变化开头点题,正文就从亲人、街坊邻里的精神面貌、人们上班上学、生活起居的新气象,反映“四人帮”垮台后我们国家开始拨乱反正、抓纲治国、开展经济建设这个新时期历史性的变化,作文以结束探亲、乘车离开天津结尾,末句这样写道:“……望着车窗外一片片麦田的新绿,使我不禁吟诵起毛主席的光辉诗句:‘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全文紧扣主题,圆满结束。写罢,我看了一遍写得满满的试卷,自己还算满意,没用完考试时间就第一个交了卷。

当晚听在同一考场、坐在我身后应试的“小哈尔滨”告诉我,我交卷走出考场后,监考老师看了我的卷子,问他,这个考生是哪个连的?他告诉老师,是四连的司务长。老师说,真可惜,怎么不报考大学呢?听到这些,我心里虽然有些后悔,更多的是兴奋,估计考上是没有问题了。

第二天上午考政治,还是两个小时。我担任着连队理论辅导员,当时的考题是难不住我的,充分利用时间,很顺利地答完了卷子,一身轻松地通过了“文革”后恢复的第一次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

大约是1977年底,我和五连报考中专的同学都接到了体检通知。当时我们团报考中专的不下四五百人,而参加体检的只有80多人。大约一个月后,我接到了呼伦贝尔盟(当时属黑龙江省)供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又过了十多天,五连同学接到了佳木斯农业学校的录取通知。听他讲,全团中专录取约40人。

报到的时间临近了,知青返城的风声也传播开来。去不去报到呢?我犹豫不决。那时担心上学就失去了知青身份,进而失去返城的机会;可放弃上学又不太甘心,就想拖拖看。于是我给学校写了一封信,问学校在什么地方、学什么课程、准备什么东西、将来怎样分配等等一大串问题。好容易盼到回信了,却只有这样几十个字:“张全发同学:关于你来信询问我校地址在什么地方,就在经齐市车到海拉尔车站下车即可,有接站车,请查询为盼。呼盟供销学校1978228日(章)”。这个答复我是不满意的,我没有理睬,还想再拖拖看。

3月下旬,报到的时间到了,我仍在拖延。328日我接到了学校发来的一封电报,内容是“见电速办理手续来校报到并即回电呼盟供销学校”。因我没回电,42日又收到了第二封电报:“张全发至今未报到12日内速电复是否来校否则取消入学资格。”此时我感到学校已经仁至义尽,不去报到上学是自己的问题了。这时候团部的王干事也对我下了“最后通牒”:去,快办手续;不去,交回录取通知书。我决定放弃上学,但通知书要留下。王干事不同意。因为我放弃后,还可以补增一个入学名额,不交出通知书就耽误了一个考生的前程。为此,只好让出了入学通知书。有意思的是,五连的同学也放弃了同样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

经历过那次高考,虽然放弃了一次难得的求学机会,但是我求学的欲望从此强烈起来。1979年回天津进厂当了工人。在厂期间补习了初中、高中课程,两年后经考试提干。1984年经厂推荐考上电大,脱产两年完成学业。1990年我调到局机关工作,1995年上中央党校完成专接本,两年后取得了本科学历。

“文革”后恢复的第一次高考已过去30余年。参加考试前前后后的情景,让我终生难忘。那是一个历史时期的终结,更是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起点。                         

 

作者简介:黑龙江兵团624团知青,现就职于天津建材集团。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