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七)患难情愫(4)真情  

2014-11-15 16:02:58|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 情

王恩荣

随着时光的流逝,千百个风雪肆虐的夜晚是怎样度过的,在我的记忆中早已荡然无存。然而,40年前那个暴风雪的夜晚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使我久久不能忘怀。每次想起它都使我激动,让我振奋,也让我时时自省——一生该如何做人。正是那个夜晚,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真情。

记得,那是下乡到牧区的头一年,一个多雪的寒冬。我们在队部起哄式地闹了个把月“革命”,年底我被分配到羊群组“促生产”。要走百十里的荒路,队长知道我不认路,就叫我随送饲料的骆驼车走。

上午10点多钟,骆驼车装好了豆饼,她也来到了我的面前。这是一个典型的蒙古族青年女性:红黑的脸膛,略高的颧骨,白绸子头巾裹着微低的头;桔黄色的腰带将褪了色的皮蒙古袍分成上下两段;一双肥大的毡疙瘩套在脚上,支撑着单薄的身躯;老羊皮做的马蹄袖套在手腕上,微露着的手指间捏着马鬃编的缰绳。5辆骆驼车连成一串跟在她的身后,她的左胳膊上醒目地别着寸八宽的白布条,上面清楚地写着:黑五类分子萨拉(萨拉:蒙语,月亮的意思)。

她走到我的面前,有几分怯,几分羞,用生硬的汉语轻声地说:“坐车走吧。”声音中带着对我的关心,还有一丝悲哀和惆怅。我瞥了她一眼,猜想她和我的年龄不分上下,看着她那身穿戴,心里说:我是红卫兵,你是牛鬼蛇神,我是堂堂男子汉,你是……怎么可能和你坐在一辆车上。我径自走到早已备好的马前,笨拙地爬上了马,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走吧!”

傍晚,在牛群组打尖的时候,她钻进蒙古包,微躬着身子对我说:“下大雪了,明天走吧?”那时,我不知道荒原暴风雪的厉害,也根本没想到这风雪夜将会给我带来什么,冷冷地对她说:“不行,今天一定要赶到羊群组。”她不作声了,默默地走出蒙古包去套车。天黑了,我们这支队伍还在茫茫的雪原上蠕动,我骑在马上缩着脖子,任那匹劳累了一天的马踏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地跟在骆驼车后走着。暴风卷着大片的雪花肆无忌惮地吼叫着,不时钻进我的脖领和袖口。天越来越黑,雪越下越大,我和骆驼车的距离也越落越远。忽然,精疲力尽的马失了前蹄,没等我反应过来,我早巳四脚朝天地躺在雪地上,马朝着车去的方向跑了。我赶紧爬起来追上去,厚厚的皮裤、蒙古袍装扮得我像个熊瞎子,尺八深的积雪拖住我的毡疙瘩,没走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了,身上越来越沉,心里却越走越急,走一步喘一喘,走两步歇一歇,刚才还能听到的从骆驼车方向传来的吱吱响声,竟不知何时被暴风雪吞没了。

“如果遇到了狼……如果迷失了路……”。我越想越怕,后悔自己逞强不听劝阻,迫切希望有个人帮我一把。朦胧中一个黑影迎着我走来,近前一看,天哪,竟是萨拉!身后牵着我的马。我不知她是怎样抓住的马,又是怎样找到的我,只觉得遇到了救星,浑身立刻松软下来。

她牵过马来,还是那样轻声地说;“上马吧。”我感激地点点头,扳着鞍子上马,本来骑术不高的我,加上这身打扮,试了几次也爬不上马背。她走到马的旁边,左腿忽地跪了下去,右腿支在马蹬下,嘴里叼着缰绳,双手拍着膝盖比划着。当我明白她是让我踩着她膝盖上马,当我看到她的身体在寒风中冻得抖嗦的时候,我惊呆了。一路上我把她当做牛鬼蛇神处处留有戒心,她却把我看做兄弟一般倍加爱护。没有想到她的心是如此的善良,她的情是那样的真诚,我不知所措。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拌着融化了的雪水流进嘴角,我觉得十分苦涩。在她的催促下,我将沉重的毡疙瘩踩在她那抖动的膝上。

40年过去了,辗转换了几个工作单位和环境。每每想起她,仍能回忆起她的容貌。不知过去的这些年她是怎样度过,更不知她的现在。我常常默默地为她祝福,祝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简介:内蒙古呼盟新巴尔虎右旗知青,现司职海拉尔麦福劳有限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