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七)患难情愫(5)草原姐妹情  

2014-11-15 16:06:02|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原姐妹情

邓国丽

每当我翻开那本老相册,我的眼睛总是情不自禁地定格在那张1寸黑白照片上。照片上的你——卷曲的头发,梳着两个小辫,美丽的大眼睛微笑着望着我。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始终让我难以忘怀。看着照片上的你,我的思绪又回到40年前咱们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生活过的日日夜夜。

那是1969年的国庆前夕,你从蒙古包回来,咱们同住一间宿舍。你是扎莱诺尔知青,名叫于艳鹃,比我们早一年到的克尔伦牧场。记不清当时是谁先开的口,反正一见面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你的双颊被风吹得通红,虽然你的话不多,但会说话的双眸带着甜甜的微笑,你的笑容感染着我和周围的伙伴们。

塞北的冬天来得太早了,9月中旬,草原上已经下起了第一场雪。记得过“十一”时,雪花似鹅毛般扬扬洒洒下个不停。一夜之间,草原银装素裹,变成了冰雪世界。寒冷毫不留情地向我这个没有丝毫防备的小姑娘袭来。下乡的前一年慈祥的母亲病逝了,接着父亲又遭冤案,整日挨批斗。为了和父亲划清界限,我来到了这茫茫大草原,从此我失去了父母的爱。在我眼里、心里只剩下了冰冷的世界。

雪地里,我穿着草绿色的解放鞋,不停地干着活儿,不停地跺着脚。但双脚仍然冻得猫咬狗啃一般。是你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晚上收工后,在昏黄的煤油灯下,你用自己夏天在草地放羊时捡的骆驼毛,钩起了毛袜子。你全神贯注,一边捋着驼绒,一边飞快地钩着。那时我们没有表,和牧民们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记得劳累了一天的姑娘们都已进入了梦香。寒冷的夜里,一切都是静悄悄的。灯光里,土墙上映出你辛勤劳作的身影。你头不抬,手不停,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时间和寒冷。不知是什么时候,我被一种声音惊醒,睡眼惺忪地望去,发现你在用水洗眼睛,然后又往炉灶里添了一些干牛粪,火苗重又呼呼地着了起来。望着你困倦的双眼,再看看快熬干的小油灯,我不解地问你:“这是给谁钩的?这么晚了,明天再钩不行吗?”你轻轻地笑了笑对我说:“你睡吧,明天我会告诉你。快睡吧。”我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天亮了,好像谁捅了喜鹊窝,屋里唧唧喳喳的,大家都起来了。打开门,争先恐后地去看长这么大都没看见过的大雪。你笑眯眯地把一双黄褐色的驼绒袜子递到我的手上,“快穿上吧,多少还能挡挡寒。”无须多说,一切都明白了。一向自认为很坚强的我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一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穿上厚厚的毛袜子,望着你那熬红的双眼和被煤油灯熏黑的鼻孔,我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我鼻子酸酸的,心里甜甜的。“自从没有了妈妈,有谁这样心疼过我呀?艳鹃姐,我的亲姐姐呀!”我在心底呼唤着,在边疆在牧区,我又找到了亲人。亲情温暖了我的双脚,更温暖了我的心,我冰冻的心开始复苏。这宝贝似的毛袜子伴我度过了下乡后第一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季。

记得有一首歌中唱到:“想着我的人是你,牵挂我的人是你,体贴我祝福我的人是你还是你。”不用说,听过这首歌的人都知道,这歌词里面的你我位置被颠倒了,但在我心里这首歌就应该是这样唱的。

那是1970年的冬季,咱们几个知青和几个牧民一起到离“毛呼特嘎”几里以外的第二配种站工作。草原的冬季,气温总在零下40度左右,滴水成冰,哈气成霜。每天天不亮,总是你第一个起床,不顾天寒地冻,到外面撮一大桶雪回来,点着干牛粪,化开一锅雪水,让大家热乎乎地洗把脸。开始工作了,又是你抢着去干我们都不愿意去干的脏活累活。虽然你只比我大一岁,虽然你才比我早来一年,可你却像个地道的牧民,干得那么地道,那么自信。

草原上的夜幕降临得太早了,在寒冷的冬季下午4点钟,太阳就赶快藏到山背后去了。还没顾上看一眼美丽的晚霞,夜幕就用它灰黑色的阴影笼罩了辽阔的草原。入乡随俗,我们也和牧民一样吃两顿饭。那天晚上,我负责做饭,锅台上放着一盏小油灯,我蹲在灶前把掰成小块的干牛粪塞进灶眼,用细软的羊草点着,火苗呼呼地着了,顿时,灶堂里的火映红了我的脸也映红了仍在一旁忙碌的你。尽管大家都已休息了,可你却还在低头洗那一大盆脏布,为明早的工作做准备。我一边烧火一边望着你辛勤劳作的身影,敬意油然而生。渐渐的屋里有了暖意,不容我多想,锅里的水咕噜噜地烧开了。揭开锅盖,团团蒸汽象白色的雾遮住了我的视线。我忙把剪成块的羊肉干倒进锅里,又撒了一把盐,稍后放进挂面。不多时,肉香面香弥漫了整个小屋。饭熟了,忙碌了一天的伙伴们早就饿了,在昏黄的油灯下,大家你一碗我一碗,或蹲或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见大家吃得很香,我心里真高兴。忽然你“噢”了一声,随即用手捂住嘴,放下饭碗飞快地跑出屋去。见状,我顾不上多想,随后跟了出去。外面万籁俱寂,偶尔能听到咩咩的羊叫。无数的星星在天幕上眨着眼睛,皎洁的雪地上,你蹲在那里,哇哇的吐着,吐完了面条,又吐水,难受得都呛出了眼泪。见此情景,我急得团团转,不知怎么办才好。我一边拍打着你的背,一边问着:“艳娟姐,你是不是病了?”同时脑子里也在飞快地转着,这百十里地没有医生,到哪里去求医问药啊!你连连摇头,抹去呛出的眼泪安慰我:“别怕,我没病,吐出来就好了,你快去吃饭吧。”望着你满不在乎的神情,我满腹狐疑地回到屋里。饭后我一再追问,你才把我拉到屋外,道出实情。你说:“刚才吃饭时没看清楚,把干牛粪当牛肉干吃了,嚼碎了才发觉味不对,赶快跑出去吐了,没事,都怪我太娇气了。”啊!万万没有想到竟是我干的好事!一定是刚才开着锅煮面时,把掰碎的干牛粪崩到了锅里,害得你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晚饭也没吃成。你为了让劳累了一天的同伴们吃好饭,默不做声地自己忍受了,并且丝毫也没有埋怨我的意思,看你说的是多么轻松啊!好像这事与做饭的人毫不相干,只是你没看清楚放到嘴里的东西是什么!雪地里只有你和我手拉着手,我的心深深地震颤了,眼里噙着感动和自责的泪水。你用纯洁、友善的大眼睛望着我,像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我似乎看见了你水晶般的心,像那洁白晶莹的雪花,没有丝毫的杂质。我的心被它净化了,升华了,似乎融进了无垠的夜空。这时,我忽然发现草原上的雪夜、景色是那样美丽,空气是那样清新。此刻,异地他乡、不同口音的两个知青心灵沟通了。我的心被一片真诚宽容友爱的感情包围着,也就是在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人间自有真情在,且情义无价。才知道这世上除了黑夜和邪恶还有光明和纯洁,才知道这世上除了亲情乡情还有真挚的亲如好姐妹的友爱之情。

我这只笨拙的笔无法描述当年下乡时那种人与人之间亲密的感情,而且用任何华丽的辞藻也无法形容这份感情。以至于我在40年后的今天,仍时时想起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生活过的日子。尽管那时候苦多于甜,尽管那里的严冬长于夏日,一直让我难以忘怀的仍是咱们一起下乡的兄弟姐妹们。这种特殊的经历,这种纯真、正直的品格一直影响着我,成为我日后待人的准则,并伴随我度过了以后的各种艰辛。它成为我心灵深处永恒的美好回忆和精神支柱。

合上相册,我在心里再次默默地祝福,愿我的艳鹃姐------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简介:内蒙古呼盟新巴尔虎右旗知青,退休前司职辽宁省瓦房店农场。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