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五)躬耕心路(23)插队农村的日子  

2014-11-16 11:25:22|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农村的日子

李瑞林

 

挑稻芽子

    农村活计数插秧累,挑芽子的活更甭说。一季儿顶下来把人都蜕持熟了,不死也得脱层皮。此话乍听刺耳,经过实践体会还真是实话实说。

    1969年元月我下乡到农村插队,第一年插秧就干挑芽子的活计。插晚秧用的芽子,在芽子畦经过分蘖,根须旺盛枝茎粗壮,裹带泥多。本身缓秧慢加之季节晚、生长时间短,又分蘖少,需要插大撮,芽子用量必然大,是插春秧芽子用量的几倍。

    插晚秧时,队长见我人高马大派我挑芽子。我看着挑芽子用的两只用竹篾编的眼漏,比两个婴儿床还大,一根粗扁担横在当中,心中也是一怔。等着派活的社员们在看着我的反应,一同下乡的知青也在看着我,特别是几位女知青,从眼神中我看得出流露着疑虑、担心、希望的心情。我必须要接受这个活计:自己曾被母校邀回,也在本区四个农村公社知青面前谈接受再教育的体会:下乡插队学生本身就是一个弱势群体,缺少农村劳动基础,初来乍干,技、力均不如农民,有被轻视感。有人认为是负担,有抢饭吃之闲言,有受排挤之感。我要通过自己的付出缩短差距,淡化不良印象。当时是学习大寨的”自报公议”记分法。这里有动力,年终分配能见分晓。

    我挑起了眼漏,有的社员拍着我的肩膀说,这季挑芽子顶下来,接受再教育就毕业了。年底再报个高工分,大闺女屁股后面直追。话有些俗,也算是对我的一种鼓励吧。我挑着足有一百六七十斤重的芽子挑,赤着双脚,卷着裤腿,不失闲地往返在长着杂草野菜的田间埝埂上。走得越慢越觉压得慌,干脆小颠跑。双脚掌扎得伤痕累累,每次洗完脚自己不敢看。有的埝埂窄、软,还不能踩,得蹚着埝埂边的水田走。插晚秧的地,一般都是收了麦子的茬地。翻在水里的麦茬很扎脚,种麦子时施的农家肥里啥垃圾都有,要是碰上碎玻璃、碗碴,那就倒霉了。两只脚,两条腿一天在泥水里插进拔出不知多少次。沾湿后的小腿皮肤被风一吹裂了许多小血口子,裂扒着疼,我咬牙坚持。窄窄埝埂两边长高的的野菜杂草,刮刮掠掠触碰在裂口处,令我疼痛难忍,有伤口撒盐之感觉。横在肩上的扁担,随着左一脚右一脚在泥水中负重走动、趔趄,把肩膀揉搓得又红又肿,疼得简直不敢摸。一天干下来,浑身就像散了架似的,四肢行动都不协调了,饭也不想吃,只想休息和睡觉。转天起床像刚躺下睡觉就被喊起来干活似的。这十三天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了深刻理解、。少挑点?人高马大吃饭多,别人会笑话。再说,年底分配不还有个”自报公议”吗?

 

做“肥皂馒头”

1969年初我插队到天津汉沽区农村,和男校友王士中、王光荣同吃住,轮流做饭。“人误地一天,地误人一年”。为了抢农时,插秧大忙季节,凌晨三、四点钟就下地薅稻芽子,插秧到天黑,才收工。

轮到我做饭了,我让房东大妈帮助发了面粉,买来计划供应的碱面,大妈还帮压细。梦乡中听到队长的喊声揉揉眼,望望窗外天还未亮。发现自己睡了一觉,连身都没翻。伸伸胳膊腿,又酸痛又有肿胀感。无奈地起了床洗了粘在一起的眼皮,半打着瞌睡地揉着馒头,入锅后又抓空隙躺了一会儿。20分钟后锅盖揭开我傻了眼:馒头黄澄澄的,不沾手溜滑得拿不起来。不暄腾比没蒸时还小,再仔细一查看,三两碱面全当薄面用了。面对一屉黄澄澄胜过肥皂的粘滑馒头,我真是无地自容。现在提起此事,还觉得当年让二位插友饿着肚子干活,实在是受委屈了。

 

霉炕

我们三人住在社员王大爹家的厢房,炕是用泥草坯盘的。寒冬的一天夜里,睡到半夜被热炕蒸醒,紧挨着锅台山墙的我,发现自己的褥子已经有了糊味,一时不知所措,及时叫来了房东大爹。

大爹一看就着急了:“坏了,炕霉了。盘炕的坯着了很危险,容易着火。赶紧往房顶烟灶口里倒水,然后盖上口焖。”说着,又看看我们吃水用的小缸,大爹很失望。

大爹说:大队水楼子冬天怕冻,里面恐怕没水了。“我去看看”我自告奋勇地说。

平时二位插友在生活上关心我,遇事谦让着我,这回我该出点力气来表现一下了,以解脱我的压抑心情。

我挑起能盛一百五、六十斤水的大箍铁水桶,直奔大队水楼子,企盼着里面能存些水来解燃炕之急。

放水桶的地方已经结了冰,呈斜棱型。我试拧水门开关,”哗”的一声流出一股水,被风一刮几乎全泼到我身上脸上,顿时令我一激灵,“好凉啊!”瞬间脸上有结冰的感觉。我心里很高兴,挑着水桶把水管口套在水桶里接水。回到住处,黑暗中我爬上了房顶,有条不紊地把水提上去顺烟灶口倒进。在水下灌的同时,从烟灶口空隙中腾空冲出一股白色的热气夹杂着草木灰尘。倒进两担水后,用两块砖盖住了烟灶口。我们三人搬进了大爹儿子的住房。转天早晨等着派活时,一些关系不错的社员开玩笑的说:”今个差点吃了烫驴肉”。

 

作者简介:天津汉沽区茶淀乡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