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建边\吕会和我(原创)  

2014-12-19 09:44:26|  分类: 文章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建边荒友《稿件转发:吕会和我》

建边·吕会和我

 

最近,我把编辑《第二次下乡》文集及之后收集到的有关建边的照片浏览和整理了一遍,依然没有见到有吕高岚的照片,哪怕是一张人数很多的合影照也没有找到,很是遗憾。如果有,我一定会将其抠成清晰的单人照,以了却我的这桩心愿。

 

尽管没有纸质的照片佐在眼前,但,吕高岚英俊的面庞仍清晰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从永丰来到建边后,我只在建边待了三个月。时间大致是这样分配的:三分之一在11连务农,三分之一在干训班,余三分之一在四分场当统计。吕高岚时任四分场会计。我与吕会计相识就邂逅在四分场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正是1975年的麦收时节。

 

吕会计毕业于牡丹江会计学校。他是文革前毕业的那批学生。毕业后,他分配到了嫩江县种畜场当会计。此种畜场就是建边农场的前身。七十年代,为贯彻把北大荒建设成若干个大寨式国营农场的指示,在黑河地区,以嫩江县种畜场的场址和人员为班底,在规划了扩大开荒面积的基础上,圈定了建设建边农场的框架。北大荒不缺土地就缺人。一声令下,从黑河地区原各农场陆续抽调的大批知青就是援建建边农场的主力军。其实,我觉得,从学校到农场这样一个共同点来说,我们和吕会计一样都是援建建边的知青。只不过他是文革前的,我们是文革后的。

 

我与吕会计相识在1975年,那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由于建设期的建边,在“先治坡后治窝” 的创业气概下,农场的首要任务是:开荒----扩大可耕地面积;达产----为国家上交粮食。因此,农场还无力解决家属的住宿问题。吕会计的夫人和孩子只能住在嫩江县的老丈人家里。他时常会去尽一个男人的职责,利用休假到嫩江,去干些“夏天房屋漏雨,冬天家要取暖过冬”的活计。在那个年代,吕会计属于修边幅的讲究人。每次从嫩江回来都是剃头刮脸吹风,衣服也整得板板整整、利利索索的。

 

吕会计的个头与我差不多,约175左右,不胖不瘦,身材很好,一付干练的样子。他的工作很单一,就是四分场会计的那些事。他是科班出身业务又很熟,因此工作得很轻松。他生活的活动范围很小,就在用泥夹棍盖的土屋里,这土屋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勤快的他总是把屋子拾掇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的。

 

吕会计话语不多,初见会有一种严肃冷峻、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我从未见过他与任何人嬉笑打逗,与人说话时也不会把目光与交流者对视,一副清高的知识分子模样。他每天的生活非常规律,心态沉静不浮躁,从不与他人分辨什么,从不发牢骚、从不抱怨。他活在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里。

 

忘记是个什么由头了,在建边我曾与吕会计去过一趟嫩江。盛情的吕会计把我拉到他家去吃晚饭。那是个非常温馨的家。吕夫人既漂亮又能干,做了几个在农场食堂吃不到的好菜,有溜肉段、木须肉等等,很丰盛。吕会计拿出他泡好的鹿鞭酒,我俩喝得有滋有味的,喝后也颇有体会。

 

可能是家里不常来客人吃饭喝酒的缘故吧,吕会计的小孩显得异常的兴奋,见我一点也不陌生,在炕上翻跟头打滚,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小狗一样,讨好地在我们面前闪过。家里只要有小孩,那家里的生活气息就会浓烈起来。平时很少话语的吕会计,一见到老婆孩子话也多了起来。孩子坐在了他的腿上,我看到了他在享受着其乐融融地那种异常满足的笑容。这可能就是那个年代人们所追求的“十亩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的幸福美感吧。

 

与吕会计就有过这么一种擦肩而过式的交往,可谓淡如水似的君子之交。没想到,19758月,在建边农场开始推荐上大学的关键时刻,他竟起到了积极的帮衬作用(此不赘述,详见《第二次下乡》“上学记”一文)。吕会计是我的贵人。

 

19759月,我来到坐落在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的东北重型机械学院就学机械制造及工艺专业。开始我们还断断续续地通信,后来,我毕业分配到了一机部西安重型机械研究所后,慢慢地就疏于联系了。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

 

1998年夏天,东北三江(黑龙江、松花江、嫩江)发大水,引发了大面积的洪涝灾害。那时起我们才开始逐渐醒悟到,四五十年前,我们在建边农场,砍树开荒、建设新农场,尽管受尽了苦头,但都不是有效的有意义的劳作。现在看来,我们的劳作破坏了森林和湿地,违背了大自然生态平衡的规律,惹怒了老天爷,才造成了水土流失的灾害,其后果是严重的。

 

水患后的1999年的年初,我们得知了黑龙江要上一批灾后重建的工程项目,春节后,我带了几个同事到松嫩流域一带去考察。在嫩江市见到了我在建边十一连的球友、嫩江知青朱文杰。我与文杰阔别相见分外亲热,并告他我要去建边农场看看的意愿。

 

文杰时任嫩江市保险公司总经理,安排我去建边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但他劝我不要去。因为,当时嫩江一带正在下大雪,路上不安全;再就是农场遇到洪灾后,按照上级的指示,让职工投亲靠友、外出打工,要自力更生地解决生活和灾后重建问题。灾后的土地,其地力已经丧失殆尽,需要放荒一年养养地。为减少毫无效率人力资本的浪费,降低农场经营成本的压力,故农场只留下了少量的人在看管。也就是说,即使是我到了建边,我也见不到我想要见的人。另外,文杰还告诉我,吕会计已去世多年了。这一噩耗着实让我心灰意冷,本想能与吕会计相见,在一起把酒凌虚,欢聚一场,畅谈阔别之情,兄弟二人再续联谊,怎奈天不赐缘啊!

 

文杰的这一席话打消了我欲冒雪去建边的想法,一下子让我失去了去建边的兴致。

 

时过境迁,光阴荏苒。

 

我已年过花甲。一直未曾去过建边的这件事竟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情结。我想,明年是2015年,是我调转建边和离开建边整40年,这多年了,真应该到建边去看看了。可能我们能叫出名字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记忆中的帐篷和泥加棍的房子也都不在了,建边如今的美景也会使我们倍感岁月的沧桑,但是,我还是要去的。我要亲自去格式化我对建边的印象,让那些美好的东西置换并充满在我的大脑里,让我的晚年生活少一点纠结,少一点遗憾。

 

你说对吗?

 

建边·吕会和我 - 建边荒友 - 建边农场的博客

 

建边·吕会和我 - 建边荒友 - 建边农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