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华《平凡岁月》先睹(8)  

2014-02-27 00:32:57|  分类: 田美华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节粮度荒
     1)粮食定量供应

小学四、五年级时,国家遭受了三年自然灾害,是共和国经济发展的困难时期,党号召全国人民要节粮度荒。

 

国家开始实行粮食统销统购、计划供应;在城市对人口用户口本的形式进行了严格的户籍管理、核定了粮食的定量标准;根据每位城镇户口人的身份及年龄、职业等依据按标准用粮食本定性定量,即户籍人口每人每月供应多少斤粮食,在粮食本首页上标有全家每人的定量及全家定量的合计数,每月每家按粮本的定量总数到指定粮店去购买粮食。各区的粮店由各区的粮食局统管。每个人的定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我们小孩两年长一次粮食,大人的粮食定量也根据职业工种的变动而变动。需要变更时,要拿着户口簿、粮食本到街道粮食管理部门去办理,简称“粮管站”。粮管站对所辖住户有一个详细的纸质的台账和变更粮食凭证的档案管理系统,按管理规定核对后方可更改粮食本上的定量。我家的这些事基本上都是我去办的。

 

粮食本上的定量分粗粮和细粮,是按一定比例供应的。每个月的比例也不一样,基本上40%是细粮,60%是粗粮。每月还按人口供应几斤米,大多是机米,逢年过节每人还供应几斤稻米和富强面。有时每户还供应几斤挂面。够级别的革命干部每月供应的稻米和富强面多一些。冬天粮店还卖山芋(亦称红薯和地瓜),这也是要算粮食数的,买六斤山芋要核算减掉一斤粮食的定量指标。即使是这样,一些家庭也不敢多买,因为山芋水份大,吃到肚里不搪时候。我们家常挑买那种紫皮儿的山芋,它蒸熟了干面干面的像栗子似的,其水份少,吃着解饱,口味也不错。因为当时粮食定量少不够吃的,所以家家户户都是在这样的精打细算中度日。

 

当时副食品也很匮乏,蔬菜、豆类、鱼类等凭副食本供应,肉类、油类、工业产品等凭票供应。副食本和各种购物票证在户口本、粮食本的锁定下形成了滴水不漏的供应管理框架,国民就在这种有计划的管控制下生活着。人们靠有限的定量粮食是根本吃不饱的,每天都会按定量计划着吃,吃不饱就得干挨着。我家每次吃完稀饭尤其是棒子面粥,我总是要把碗舔个精光,还把锅底子刮得干干净净的。

 

有时吃完饭后母亲看出来孩子们都没吃饱,就让我拿一张糖票去买水果糖。一张糖票能买十几块儿糖呢;或是拿二两粮票去买饼干,二两粮票能买四两饼干,然后全家人分着吃。我小时候个头大,活动量大,饭量也大,总觉得肚子没吃饱。虽然母亲经常照顾我,但还是解决不了饿的问题。有时夜里我饿得实在睡不着觉,就把在暖器片上烤的第二天早点才吃的馒头偷偷地提前吃掉了。被暖气烘干了的馒头片比饼干还好吃呢,只是吃起来咯吱咯吱的响。我生怕让家里人听见这响声,就含在嘴里含着用唾液把馒头片滋润软了再慢慢地吃。转天母亲会发现烤的馒头没有了,问我是否夜里偷吃了,我就绕着弯、想办法搪塞过去,其实母亲心里是明白的,可又有何办法呢。因为家里的早点是每人一个馒头,是没有富余的。没吃早点的我这一上午就只好挨饿干靠着,中午放学饿得我恨不得进家马上吃到饭。有时实在饿极了,就用自己存的零花钱,一放学就跑到黑市上,花5分钱买一块高价糖吃。当时很多人因为营养不良而浮肿了,医院会给这样的人开营养证明,可以特殊供应一些营养品。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小腿也肿了,稍微一按就会出现一个瘪坑儿。我自己倒没什么不适的感觉,为了能买到营养品,我也去医院检查,也开了营养证明。但凭营养证明供应的什么东西我就记不清了,好像有黄豆和红糖之类的。我只记得大夫还给我开了病假条,让我休息不要去上学了。我把这张假条交给了老师,但每天还是坚持上学,可是在期末学生手册里的考勤一栏有我病假一周的记录,其实这考勤记录对学生来讲是无所谓的,但我当时还是坚持让老师改了过来。

 

那时白面供应的少,总烙白面饼吃是不可能的。母亲就粗粮细作,用白面包着用开水烫过的棒子面烙饼给我们吃,当时我们叫这饼为“金鱼饼”。 “金鱼饼”也很好吃。这样,家里可省些白面在节假日和我们过生日的时候给我们包饺子或吃捞面。

 

顺便说一下,那时用热饼夹松花,热饼夹臭豆腐,只要是用热饼夹着什么的我都爱吃,只是在度荒时我家烙白面饼的时候不如小时候的次数多了。我最爱吃烙饼,至今我还经常烙饼,做一些可口的菜就着饼吃,但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吃着没够罢了。现在我还买了薄饼铛,烙小薄饼,再买只烤鸭,切点黄瓜条和葱,沾点面酱,这是再好吃不过的美食了,连我的小孙女都爱吃。

 

母亲粗粮细作还有一样儿印象最深的就是炒饽饽。把凉的窝头切成小块儿,油锅葱姜炝锅,放点虾皮,再把切好的窝头块倒入锅中,炒好后再放一点韭菜段,这样做比干吃窝头好吃多了。那年头,无论何吃食,只要能多放点儿油,就感到是美餐了。有一年我过生日,家里没什么吃的,母亲就给我们做的炒饽饽,虽然很好吃,但那天终归是我的生日呀,我心里总是耿耿于怀。长大以后有一次曾和母亲提起此事,母亲矢口否认,认为孩子过生日不可能吃炒饽饽的,楞说可能是我记错了。总之,这些都是由于物资的匮乏,使得人们在艰难的生活中产生的难以忘怀的记忆碎片。

 

那时如果想在外面买烧饼、糕点、饼干之类粮食的食品必须用粮票。粮票有地方粮票和全国粮票之分。地方粮票可以凭粮食本到粮店随便取,地方粮票可以在当地用,出了本地就得用全国粮票。而全国粮票是不能随便取的,要单位开具证明,证明你要到外地出差才能根据你出差的天数算出能取多少斤,并要根据换取全国粮票的斤数按比例扣掉你当月的食油票数方可换得全国粮票。天津地方粮票上还标明粗粮和细粮字样,版面横的是粗粮、竖的是细粮。全国粮票版面全是横的,没有粗粮和细粮之分。

 

改革开放以来,粮食政策放开了,随着人们生活和薪金的收入的逐渐改善与提高,再加上自由市场又开放了,农民和渔民都可以进城合法地进行农副鱼产品的交易了,副食品丰富了,家家户户的粮食也有结余了。人们可用结余下来的粮食到粮店去换取粮票,用粮票去换大米和鸡蛋。每月都把我家剩余的定量取成粮票。我和同事到蓟县工作期间,还曾用全国粮票换过鸡蛋呢。即便这样我的粮票也没用完,至今我还完好保存着几百斤全国和地方粮票呢。这些粮票和其它计划经济时代用的票证一样,成了那个年代的见证物,成为了时代的收藏品。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