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华《平凡岁月》先睹(9)  

2014-02-27 23:04:29|  分类: 田美华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每月25日借粮

度荒那些年,蔬菜等副食品也很少,只有靠粮食本核定的那点粮食过活。那时各家各户粮食没有够吃的,每月的粮食还没到月底就吃没了。后来,政府在供应粮食的规定中开了一条小缝:原政策规定每月一日方可开始使用当月粮食的定量指标去购买当月的粮食,开了这条小缝的政策就是允许提前几天借下月的定量指标去购买粮食,也就是说,每月25日就可以买下个月的粮食了(老百姓简称为25日借粮)。

 

25日那天借粮的人可真多,从早上排队到晚上才能买到。家家户户都在等米下锅,粮店门口购粮的秩序很乱。于是又松了一条小缝,即在25日前,按家庭住址,分片提前到粮店把粮食买出来,但不能拿回家,必须到25日那天才能把所买的粮食从粮店取出来拿走。这样一来家家户户都能在25日的当天上午吃到下月的粮食了。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但也很麻烦,各家需要在25日前按指定的时间,带着粮食本、钱以及盛粮食的口袋子,到粮店提前把粮食买出来装到粮袋里,而且每个袋子上都要醒目地写上自家的名字,然后每片儿居民的面袋都集中放在一起,以便于25日领取。

 

25日早晨,人们早早就在粮店门口等候了,粮店里都是一袋一袋的粮食,门不好打开,只好开窗户分发粮食。粮店售货员按照粮本上写的户主名字叫喊着,户主应答着,售货员再将提前买好的粮食一袋一袋地递给外边等候的人。买粮的人家都得多去人扛自家的粮食,这是一家人一个月的吃食。

 

我们家因为父亲上班很远工作又很忙,不能因买粮食请假,姐姐个头又比较小,所以买粮扛粮回家这些活自然都是我干了。从提前借粮到25日取粮这程序我都经过、我都会干,扛粮食我也没问题。记得有一次我去买粮食,买得多些了自己很费劲儿地扛着往家走,走到南丰桥时,我实在扛不动了,于是就把粮袋搭在桥的栏杆上歇一下。我一边用手扶着面袋生怕粮口袋掉到河里,一边喘着粗气。没想到我这一举动吓坏了过路的大人,一个与父亲年岁差不多的大爷跑到我跟前,二话没说先把面口袋从桥栏杆上拖下来,接着又把我数落了一顿,意思是:“你怎么能把粮袋放桥栏杆上呢,那粮食一旦掉进河里就全糟蹋了,那你一家子人吃什么呢!你要挨揍了!”这一席话让我感到很后怕,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赶紧扛着粮食口袋一鼓作气地跑回了家,到家后也没敢向母亲提及此事。

 

      3)凭票供应副食及生活用品

当时不光是粮食要定量,还有副食品以及生活用品都计划供应,按户或按人口发票,凭票或凭副食本购买。如食用油、麻酱、糖、肉等都需凭票购买,按人口每人每月供应一份;其它像鸡蛋、蔬菜、肥皂、碱面甚至火柴以及临时供应的东西都要凭副食本购买。有些东西,不论家里人口多少,都按户供应,每户每月一份。比如每户每月2斤鸡蛋,人口少的还好,人口多的就不划算了。记得1976年,我在放射科给病人放疗,需要增加营养。那时我刚刚结婚,户口在婆婆家。有人给我出主意,让我和婆婆的户口分开,这样我自己有了户口本,每月就可以多买一份鸡蛋了。我和婆婆到区街道试着办理分户的事时,因为我是回民,婆婆是汉民,户口就给分开了。我自己开始立户了,按户供应的东西就可以多买一份了。

 

再有就是布票。人们穿的铺的盖的全靠这些布票,每人每年一丈七尺三寸(这个数字我记得很清楚,但当时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三寸这个零头呢?很麻烦的。)。每年年底,区里负责发各种票证的人会下到居委会,街道代表到各家各户通知领取。各家带着自家的户口本去领取这一年的各种票证。每次把票证领回家后,我会帮助母亲用曲别针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以便使用。如果家人不识字,区分这多种票证就会感到很麻烦。不过这些不识字的人也有她们自己的办法。她们凭着自己的记忆和感觉,时间长了、熟悉这些票证了也就不会拿错了。当时人们最害怕的就是把票证丢了,丢了是不会补发的,只好干挨着。副食本或粮食本丢了倒是可以补发,但补发手续很繁琐,不会那么及时。这样是会耽误使用的,起码是要从下月才会开始恢复供应。因为丢本的当月,是无法短时确认本上的供应数量是否被他人买掉,所以,丢本的当月,无论你用还是没用本上的购买指标,一律视为已购买。

 

记得有一年冬天,母亲想买布就拉开抽屉去拿布票(平时母亲把各种票证都放在抽屉里的一个盒子里),发现盒子里的布票不见了,急得母亲团团转,各屋各个角落都找遍了,就是没有。我和母亲又转到院子里去找,用小木头棍儿在院里的犄角旮旯处扒拉来扒拉去,没有任何寻觅线索。当时正是寒冬,外边刮着大风,很冷。母亲还是不死心,又把土道里的垃圾用铁锨一锨一锨地铲了出来,一点一点地扒拉着,还是没找到。其实,最后找到没有我不记得了,也不重要了。我是想从这件事的叙述中来阐述那个年代的人是多么的珍惜这些短缺经济年代最基本的生活资料啊。

 

每年的中秋节,人们还会按人口领取买月饼的票证,每人半斤。一斤可称四块的大块月饼只能买两块,一斤六块儿小一点的月饼只能买三块。月饼的种类很多,有百果的,枣泥的,豆沙的,等等,里边的馅料有核桃仁、葡萄干、瓜子仁、果脯等,比现在的月饼质量好多了,还好吃。每年母亲买来月饼后就把每人的那份分到我们每个人手里,自己愿意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当时我家的写字台有五个抽屉,中间那个大抽屉是母亲的,其余一溜儿四个是我们姐妹四人的,每人一个。我们都会把各自的那份吃食放在自己的抽屉里。不光是月饼,我家吃什么东西都分份儿,我们都放在自己的抽屉里,包括春节时供应的花生、葵花子儿也是这样每人一份。记得每次分的东西我是存不住的,都会早早地吃完了,然后,我再眼巴巴地看着她们在慢慢地享用。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