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华《平凡岁月》先睹(25)  

2014-03-17 10:19:19|  分类: 田美华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脱 谷

北大荒的冬天可以说是冰天雪地,地里农活都干完了,该到了在场院脱谷时候了。庞大的脱谷机伫立在场院上。脱谷机前有一条传送带,像游乐园里的滑梯一样,从高处一直拖到地上。我们把稻子放到传送带上,传送带把稻子从脱谷机的入口送进脱谷机里;经过脱谷机的加工,稻秸与稻谷分离,稻秸就从脱谷机另一侧的出口流出,稻谷从其出口处流出被装入麻袋。整个过程说着很简单,实际上这是个又脏又累的苦活儿,而且需要大家的默切配合才能干好。

 

每年连队的脱谷都是早中晚三班倒着干,停人不停机。早班和中班还好,夜班是最辛苦的了。北大荒的冬天尤其是夜晚气温最低达零下40多度,夜间在场院露天干活,其艰难与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夜里场院上灯火通明,把脱谷场照得跟白昼一样。脱谷工作是有连续性的,首先要有人爬到稻垛上,用二股叉将稻捆一捆一捆地不断地往下扔,再有人用叉子将稻捆挑到脱谷机传送带前;然后有人用镰刀将捆稻子的要子砍断,使稻捆散开;传送带两旁还要站着两个人再把散开的稻子均匀地摊开放到传送带上,否则机器就会因卡壳而停机。所以传送带旁的人很重要,他既要保证把稻子散开摊平,又不能让机器跑空转。每次脱谷我总是站在传送带的最高点。底下侧面稻谷出口处,有人用麻袋接着流出的稻粒,每流满一麻袋就拖到一边扎好口抬走。大家分工合作,哪个环节有问题,别人就主动来帮忙。机器在不停地转动,我们手里紧张地忙个不停。有时大家开玩笑地说:“冬天在北大荒干活,不是累死就是冻死。”意思是,必须不停地干活,否则就要挨冻。

 

脱谷机轰鸣地转动着,稻秸的碎屑混着尘土都卷扬了起来。在场院里的探照灯照出的光柱里,清楚地显现出空气中悬浮着的大量灰尘。整个场院笼罩在弥漫的灰尘当中。再看我们,每个人都像土猴一样,尤其是站在传送带最高位置的人,更是如此。虽然大家都戴着厚厚的口罩和帽子,把脸和脖子捂得严严的,可仍然满脸是土,口罩都变成黑色的了。前额的碎头发上挂满了稻秸碎屑和尘土,与口中呼出的哈气结成了霜, 挡在我们的脸前。我只能凭借着人的身高和声音才能大致分辨出谁是张三谁是李四。在寒冷的冬夜里,我们干得热火朝天,谁也不觉得冷了。由于紧张地干活,我们的内衣早已湿透了,所以我们更不能休息了,只要一停下来,湿衣服贴在身上就像是贴着一层冰,会把人冻坏的。就这样,我们一天一天地干着,一夜一夜地努力着。

 

天亮了,收工了,每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像一群土人从场院上疲惫地走回来。大家习以为常,先是互相用扫帚把身上的尘土和碎屑扫掉。脱下棉衣一看,棉衣早已湿透了,在外面的罩衣里层是一层厚厚的霜,这霜是由于身上出汗的热气遇到外面寒冷的气流而形成的。每天我们都要把棉衣放在火墙上烤干,否则第二天就没法再穿了。棉鞋和鞋垫也要分着烤,不然明天早晨棉鞋就成了个大冰坨子。这也是我们总结出来的经验。最后是痛痛快快地洗个澡,香香甜甜地睡一觉。

 

脱谷是秋收的最后一道工序。看着丰收的一袋袋稻谷,我们心里充满了劳动后的喜悦。这种喜悦,没有经过艰苦劳动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