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华《平凡岁月》先睹(26)  

2014-03-17 10:21:30|  分类: 田美华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救 火

记得那年的大年初四,场部晚上有联欢晚会,我们连队驻地离场部只有四里地,大家当然都愿意赶去看节目了。连队里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了。那天,正好轮到我在连队值班,我在屋子里给家里写信。

 

突然,外边一阵急促的敲盆声和夹杂着喊叫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着火啦!快救火啊!”一声声的叫喊声越来越近。我心里一惊,思忖道:“这个时候连队没有人,是不是有人在搞破坏?”我边想着边赶忙穿上棉袄往外跑,只见连队东边那排房子火光冲天,旁边还冒着滚滚的浓烟。我三脚并做两步跑地过去,这时连里留下的几个人也赶到现场。原来着火的这排房子是本地留教子弟的宿舍,他们也到场部看节目去了,屋里没有人。这时,火借风势,火越烧越大,火场里响着噼里啪啦的柴草被旺烧时所发出的声音。

 

火光就是命令。同学们和许多老乡都用铁桶和脸盆取水,向屋里泼水。可是位置低,泼不到高处的火苗,还是无济于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炊事班长郑秀璐蹭的一下子窜上房去,可是下面的水盆还是递不上去。我急中生智,脚踩着门框三下两下也上了房。我站在房沿上接过别人举过来的水盆,再递给郑秀璐去泼水救火。这样还是太慢,不能解决问题,火势越烧越旺。

 

这时不知是谁递给我一把斧子,我马上交给郑秀璐,让他把房檩砍断。他抡起斧子连砍数十次,终于把房檩砍断了。这样火势被隔断就不再向旁边蔓延。最后大家终于把火扑灭了。这次大火损失不太大,只是烧坏了一间屋子。

 

听说南阳着火了,在场部看节目的同学们都心急如焚地往连队跑,跑到连队时大火已经扑灭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我才发觉自己还站在房上。我都忘了当时是怎么爬上房的,现在想从房上下来,也不知怎么下来了。结果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我才很困难地从房上下来了。刚才救火端水盆时洒了一身水,现在全冻成冰了,全身衣服硬得像盔甲一样,不能打弯了。大家看着我们这样子都笑了。这时我才感到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事后,我的腿还在打哆嗦,不知是冻的,还是刚才太紧张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九、迷路

北大荒的冬季白天很短。每天很晚天才亮,很早天就黑了。这期间,我们连队一天只吃两顿饭,每天九、十点钟上班,下午三点钟就下班了。冬天的劳作主要是为来年的春耕做些准备工作。那天,我们的工作是去附近的山里去砍编抬筐用的柳条。

 

北大荒的冬天,冰天雪地的,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讷谟尔河水早已结成很厚的冰了,河床走马车都没有问题。我们走在冰冻的河床上,随着杂沓的脚步,踩在冰面上的积雪发出吱吱的声响。我们每人手握镰刀,一边走路一边欣赏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河畔的坡岸边生长着许多簇簇的柳条。据说这些柳条是别人特意种的,我们来这里砍柳条实际上就是在偷柳条,所以我们要悄悄地进行,不能被别人发现。

 

我们沿着河道越走越远,来到了一个山脚下,看见这么多的柳条,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砍起来。砍柳条要挑最长、最直的砍。不大会儿功夫,每人就砍了一捆,捆好后大家陆续往回走了。

 

男同学们舍不得立刻离开,就到上山上去玩。有的同学还唱起了样板戏中杨子荣唱的“穿林海,跨雪原……”,这声音在整个山里回荡,与山林雪景交融在一起,宛如真的到了当年杨子荣所处的林海雪原一样。

 

我也被这么好的景色所陶醉,真的不想走了。既然走了这么远来一趟何不多砍些柳条回去?我边欣赏他们的歌声一边继续砍柳条,不知不觉又砍了许多,捆起来足足一大捆,我真担心扛不回去呢。这时那些男同学在山上走得更高更远了,我喊他们回去,他们说再玩会儿。我决定不等他们了,其他女同学都已经先走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得赶快去追上她们。

 

我觉得自己是顺着原路往回走的,恨不得快赶上她们,脚步走得也很快。可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她们走到哪里去了?该不是我走错路了?为什么后边的男同学也没赶上来呀?这时我一下子意识到:坏了,我迷路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应该走那条路呢?讷谟尔河有很多分支,可能在分支的岔口处我不知不觉走错了路了。

 

这时我才发现雪地上都是横七竖八的动物脚印,就是没有人的脚印。很多小的脚印,估计是小动物如野兔子之类的脚印,但是也不能排除有狼的脚印在其中。想到这,我心里顿时慌乱了起来。再往前走,我还发现更大的四只脚的脚印。莫非是熊瞎子或是大老虎的脚印?我胡思乱想着。我越看越想越害怕,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下子可完了,万一野兽来了怎么办?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拼,拼个你死我活,别无选择。这时,我肩上扛的一大捆柳条我还是舍不得丢掉,这可是我一根一根地砍下来的,好不容易得来的劳动成果。我把肩上的柳条捆往肩上掂了掂,扛牢,把镰刀握得更紧了,随时准备与野兽搏斗。

 

这样,又走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见人影。天渐渐地黑了下来。这时忽然听见远处有车轮子碾雪的声音。我惊喜万分,心想这回可有救了。我拼命地朝那声音跑去,只见远处有一辆马车。我声嘶力竭地喊着:“喂!同志,往德都县城怎么走啊?”喊了半天, 可能是马车离我太远了,车老板没有听见。马车可能是横穿讷谟尔河,不一会儿马车的影子眼看着在我的视线中渐渐地消失了,获救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这时天已经黑了,我连累带怕混身衣服都温透了,汗水从皮帽子里顺着脸颊都流出来。我没有别的选择,决定顺着讷谟尔河最宽的河道走,坚信会走回去的。这样不知又走了多长时间,远处依稀看见德都县城的灯光了,终于找到回连队的路了。我当时别提多兴奋了,顿时也不觉得累了,一口气跑到了连队。

 

这时天已完全黑了。连队的同学们早已吃完晚饭。他们告诉我,先走的女同学也迷了路,刚刚回到连队不久。在山上玩的男同学没迷路,早就回来了。再看我自己,那一大捆柳条还在我的肩上扛着呢,摘下已经湿透的帽子,脸上的汗还不住地往下流。

 

后来回想起来,这是多么惊险的经历呀!如果真的遇见野兽,我也许早已成为它们的美餐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