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花甲释怀(二)同窗情愫(1)又见高敏笙独奏  

2014-05-12 23:35:20|  分类: 花甲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高敏笙独奏

511日上午,南开中学座无虚席的瑞廷礼堂里,1965届初中,196619671968届高初中校友欢聚一堂,我们班有20位同学坐在礼堂左侧的前两排的座位上,在一起观看了迎校庆110周年的文艺演出。在两个多小时文艺节目中,在老三届原校民乐队原班人马的伴奏下,我班张高敏同学一首《骑兵进行曲》的芦笙独奏,引起了在座校友的阵阵掌声,把会场气氛推向了高潮。民乐队这些白发苍苍的校友们都曾是活跃在校园舞台上的佼佼者,是当年校园里的明星。用现在的话来讲,他们都各自拥有自己的粉丝。在安静的会场上,从耳边传来的熟悉的芦笙、熟悉的民乐伴奏声,真真切切地还原了五十年前在校期间的那个味儿,那种情。这个味儿、这个情,引起了我对南开校园生活的一些回忆:那些关于芦笙……和关于同窗好友高敏的故事……

 

在校期间,只知高敏的笛子吹得好,第一次听到高敏的芦笙独奏还是在他家的小院里。那时,我班的赵国祥除了竹板打得好、快板书说得好以外,他的笙吹得也相当的厉害。可能是因为都属于吹奏乐范畴的缘故吧,高敏一上手,没多长时间,他的笙也吹得令人佩服。应该说高敏学吹笙的启蒙老师是赵国祥同学。遗憾的是,赵国祥1968年提前下乡到河北省南宫县插队后再无音信,我们失去联系了。这是我们班的一件憾事。否则,他俩的文艺天赋,如今,在学校的舞台上,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和快慰的。

 

高敏是我们(1968届初一1班)同学,在校期间家住和平区官沟街256号的一座独院独楼里。文革期间我们停课逍遥,几个喜爱文体活动的同学常到他家里去玩。在他家的小院里,时而听到武玉均操奏京胡、支宝昌引弓二胡,杜志强和许金培亮嗓现代京剧《沙家浜》《红灯记》和《智取威虎山》选段;时而听到赵国祥奏笙、高敏奏笛,刘栋高歌《远飞的大雁》《同志加兄弟》和毛主席语录等抒情和欢快的歌曲。那优美的奏乐声和高亢的歌声从小院的天井处袅袅地升到了空中,传到了很远……

 

高敏家的小院里还备了几件自制的、简单的体育器械,有砘子、顶架、花砖,院里的一颗大树上还置了一副吊环;我们还在棉手套的手背处又绷了一块厚布,之间又塞满了棉花,做成了几副拳击手套。用这些器具我们锻炼肌肉:虎头肌、二棒肌、胸大肌、腹肌和腿部肌肉;我们还在一起练习拳击。我还记得当时几个拳击的术语:直击、勾拳、点击等和如何防击打的动作姿势。100年校庆时,在大家举杯畅饮的时刻,专程从石家庄赶来的许金培同学张嘴漏出半颗断掉的门牙,煞有其事地说:“这就是德宁当年在高敏家的小院里一个直击把我的门牙给打掉了的证据。”昨天110校庆班级聚餐时,大家还提起关于许金培门牙被打掉的话题,还提起在高敏家小院那些快乐的童稚故事。其实,我只记得在高敏家小院,同学彼此之间练习拳击对打的事,只记得我是校乒乓球队的板凳队员,打乒乓球的步伐是较为灵活的,这对练习拳击的进攻与躲闪是非常好的基础,所以我进步得较快。我是和许金培对打过,但我不记得是我把他的门牙打掉了。而许金培本人在四五十年后指正我,又有同学佐证,那我只能是接受这一“殊荣”了。在此,向金培兄致以五十年后迟到的歉意!

 

我们班级的文体活动在学校是有名的,至少我们班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昨天在校庆的班级会餐时,大家还回忆着起在我班的教室上方,在毛主席像的两旁还悬挂着我班同学在参加学校运动会时班级同学获得的几个奖状(那时学校的运动会,初一年级的六个班在一起比赛,初二、初三年级在一起比,高中年级的在一起比):我们班在初一年级六个班的比赛中,荣获得总积分第一名的称号;一百米4*100接力第一名(第一棒于德宁、第二棒赵国祥、第三棒付恩昌、第四棒陈占勋)、60米短跑第一名(陈占勋)、铅球第一名(陈占勋)、跳高第一名(赵国祥)的奖状……这些都是昨天同学在一起聚餐时回忆出来的。大家在一起聊得很快活,为曾经的班级而自豪。

 

那时,学校会根据农业收割的季节安排学生到郊区割小麦、收稻子。我们班的这些文体骨干,在学农劳动期间,都会把他们的文体才能表现得淋漓尽致。赵国祥的快板书《劫刑车》,高敏的笛子和国祥的芦笙联奏、刘栋的男高音独唱、杜志强的京剧唱段;陈占勋PK举砘子……每次学农劳动,我们班这几位明星都会为班级增光添彩的。

 

那时学校还举行周末晚会。我们班与高一1辅导班合演的话剧《100分不是满分》(我班的杜志强和辅导班的周学琴)、《年关》(我班的陈占勋饰演父亲、张高敏饰演地址恶霸、赵国祥饰演狗腿子、李宝成饰演老工人;辅导班石路荣饰演母亲……);我们(男生班)还与辅导班(女生班)在一起举行过一次别开生面的篮球赛、一时轰动校园……在举杯畅饮的同时,同学们回忆着、笑谈着,充满了快乐。

 

大家在一起又回忆了高敏同学。高敏没有和我们一起下乡到黑龙江。情况是这样的:他家人口少,只有父母亲和他们姐弟二人。他姐姐是女三中的老三届高中,1968年就下乡到黑龙江德都县二龙山一师六团。父母年迈,家中只剩下他一孩子了。但,怎奈,我们六八届的政策是一锅端都得下乡。就在这期间,又不幸传来他姐姐在黑龙江下乡期间因公去世的噩耗。即便是这样,高敏把关系从学校转到了街道,因出身不好,还得下乡,而且是一家三口人,举家被疏散到天津东郊区的军粮城村……他每天挣工分,养活自己和父母亲……后来父亲去世了……后来落实政策他和老母亲回到了天津,曾经让我们快乐一时的小院被没收了。街道给他们安排在一间小平房里……再后来他进了天津红旗自行车厂当工人……在那个年代,我们每个同学都有自己坎坷的经历,都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但高敏的经历让我感慨、让我心痛。

 

这次校庆活动,因高敏有演出和伴奏的担当,他在台上我们在台下。我们用手机互相打电话,希望能参加班级的聚餐。遗憾的是他要与校民乐队学兄们一起聚餐,就不能参加班里的聚餐了。大家都理解他。他是我们班的骄傲。他几次抽演出的空隙时间下台与大家一起攀聊,同学间好不亲热。最后大家提议赶快照几张合影。我们提前出了会场、冒雨在瑞廷礼堂前合了影。大家说,就选百年的瑞廷礼堂做背景合影吧,瑞廷礼堂能使我们联想起许多有趣故事,而那些现代化的建筑尽管很堂皇,但我们看起来却很陌生。

 

中午,我们冒雨来到西南角的一家烤鸭店里,举杯畅饮,共叙同学情。六瓶白酒、两瓶红酒、一箱啤酒一扫而空。直到下午三点半,在饭店服务员多次地催促下,大家才恋恋不舍地分手了。大家相约:找机会再聚、再聊、再喝……

 

因高敏的芦笙引起的回忆暂告一段落了。高敏的芦笙独奏引起的遐想令人回味,尤其是芦笙那明亮甜美的音色:高音清脆透明,中音柔和丰满,低音浑厚低沉,好像在委婉地述说着我们少年不知烦恼、中年充满迷茫坎坷,老年自得其乐的故事……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110年校庆68届初一1班到校同学合影:

前排左起:侯勉、王国华、王焕珠、孙金山、卢勇;

二排左起:尹耀刚、刘栋、孟繁林、李鸿培、段占欣、宋晓群;

三排左起:黄立德、于兴邦、许树发、黑少良、于德宁、张高敏、陈占勋、丁汝阳。

又见高敏笙独奏 - 一枕清霜 - .

高敏独奏 

又见高敏笙独奏 - 一枕清霜 - .

高敏在伴奏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与高敏合影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金山与鸿培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鸿培与刘栋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卢勇、繁林、占欣、立德。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丁汝阳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耀刚、繁林、卢勇、立德。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晓群与兴邦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许树发

芦笙独奏见高敏 - 一枕清霜 - .

国华与张娜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