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不忘南开语文恩师  

2014-08-10 08:16:38|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忘南开语文恩师

1966届高中  王学刚

 

1960年进入南开中学学习,在南开度过了八年的时光。期间所形成的人生观、道德观和价值观,给了我经受艰苦生活磨练和考验的勇气,也引导我坦然面对人生道路上的荣辱甘苦,最终成为一名合格的南开中学教师。

 

诚然,教育并非仅仅是学校教育, 家庭、社会以及环境包括朋友都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每个人的成长密切相关;然而,学校的教育对大多数人的关键作用是毋庸置疑的,而中学阶段的基础教育尤其不容忽视。在这个阶段,一个人的志向包括学术方向、是非观念和身体发育都在基本成型,并为日后进一步的发展奠定基础。教育固然是个抽象的概念,但是教育活动,如课堂教学、班主任工作等是再具体不过的了,而教师们的言传身教更是教育的具体体现。回想起来,高中阶段南开中学的三位语文老师对我的教育与影响就很大,以至在日后我从事语文教学的36年中,几位先生的音容笑貌时时在我脑中浮现,那独具特色的教学方法和教学理念令我终身难忘,终生受益。

 

陈东生先生

高一年级任我们语文课的是陈东生老师。陈先生面目慈祥,高高的前额,戴一副宽边眼镜,颇有儒者风范。刚开学的时候,陈先生并不像一般中学教师那样要求我们,相反,如同对待大学生一样,尊重而从不训斥。实际上先生对我们学习要求的标准很高,第一次作文发下来,居然班上没有一个学生能得80分,也没有一个学生写的字能让他认为“过得去”。他在课堂上对学生作文有根有据的点评着实令我们汗颜,从此无人再敢大而化之。

 

几周课下来,所有的学生都明白了,教我们的是一位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一位难得的好老师。陈先生的课文篇篇讲得好,尤其擅长讲解古典文学。如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唐宋八大家的散文之类,先生讲得特别引人入胜。课堂上引经据典,顺手拈来,妙趣横生,我至今仍然记得先生讲课时潇洒的风采。一次讲解“阳春白雪”这一成语,陈先生把右手掌立在左手掌上,说这“脚尖舞”(芭蕾舞)就是“阳春白雪”;然后又甩开胳臂做了个扭秧歌的动作,说这就是“下里巴人”,这时的我们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先生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陈先生讲课从来不“满堂灌”,他总是鼓励学生自己学习,要求我们不仅要精读课文,还要泛读好的课外读物。记得课文《记念刘和珍君》,就是先生指定和鼓励我做课堂讲解的,我讲后,先生再补遗点睛。为此,我花费很多时间查阅参考资料,准备讲稿。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站在讲台上,谁料想,日后我也竟像当年陈先生一样站在了语文教学的讲台上,而且一站就是几十年。

 

我一向不愿意写作文,作文成绩总在75分左右,高一年级下学期,我的一篇《校园生活二三事》竟然在从不给作文高分的陈先生手下得了82分,并且在课堂上作为范文讲评,张贴在班级壁报里展览。陈先生的表扬,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鞭策,也许从那时起我对写作开始感兴趣了,以后又经陈先生推荐,我的两篇文章被选入《南开中学学生优秀作文集》中,我写的对口词《歌颂王杰》和几首小诗也分别在征文竞赛活动中获了奖。这一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作为一名教师,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影响学生的一生,陈先生的教诲很大程度上成为我一生从事语文教育的重要因素。

 

林俊勋先生

高二年级时,语文课由林俊勋老师担任,那时的林先生身材清瘦,面容清癯,走起路来给我们的感觉也是轻手轻脚的。林先生讲起课来声音不大而有力,虽然语速较慢,但是抑扬顿挫,条理清晰,有时近乎字斟句酌,我常常无端地觉得林先生上课的风格与朱自清散文何其相像。林先生在我们学生面前总是那么和蔼、可亲,循循善诱,我实在想象不出先生勃然大怒时是什么样子。我当了教师后,每每因处理学生问题而气急败坏时,林先生宁静如水的面庞就浮现在我的眼前。

林先生讲现代白话文课文,采用比较传统规范的教学方法,解释词语、分析段落大意、归纳主题和写作特点等,这是当时普遍的教学模式。得益于林先生,我日后的语文教学也长时期使用这一方法。林先生课堂上的口头禅是“琢磨琢磨”,他每讲一篇课文之前,总要提出一些问题先让我们“琢磨琢磨”,启发我们思考、讨论。听林先生讲解古文、诗词那是一种享受。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他对古文、诗词的热爱,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热爱。他教授古文或诗词,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却是由衷的微笑,不疾不徐,逐词逐句地疏通、拓展、延伸,然后总结,使我们的学习变得轻松愉快,充满信心。一些关键字词,他一丝不苟地板书,并提醒我们记下。林先生的粉笔字潇洒、刚健,独成一体,我们许多学生都愿意模仿他的字体。他常常给我们讲一些与古诗有关的故事,例如“贾岛推敲”、“李杜相会”、“王安石炼字”等。这让我们在听故事中学到知识,获得教益。他还利用自习、早读时间,给我们选了不少课外古文名篇、诗词名句,不厌其烦地讲解,直到我们听懂为止。像“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等诗句,我至今难以忘却。这种耐心,今天许多教师都不易做到。我对古典文学的最初兴趣大概就源于林先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到南开教书时,林先生已经退休了,但见面的机会多起来。每逢春节前,我都要带上年轻老师到先生家去看望、慰问,当谈起语文教学时,先生兴致仍然不减。今日的林先生衣着仍然那么朴素,神情依然宁静如水。面对汹涌澎湃的教改探讨,他可能无缘置喙;面对已被神秘化的多媒体教学,他或许无所适从;但他朴素、淡泊的人格魅力是任何先进教育教学手段都无法替代的。林先生教给了我为人、治学、处世的准则和道理。

 

夏玉泉先生

升入高三后,语文课由夏玉泉老师担任并兼任我们班主任。夏先生上课,在博学沉稳中饱含着潇洒与倜傥。他上课,似乎没有章法,也没有定规。忽而从分析人物入手,忽而从品味名段开始,而有时又从学派之争切入。板书则是满天星,或一个人名,或一副对联,或一个字词。大大小小,什么地方空就写在什么地方,字体刚劲有力,随心所欲。听夏先生上课,我们永远没有困意,他的嗓音洪亮,抑扬顿挫,富有一种感召力。讲到激动时,先生仿佛一个老生演员,常常在讲台前,摩拳擦掌,来回踱步;讲到即兴时,他会高声吟诵或引吭高歌。夏先生多才多艺,京剧、曲艺都能来两句,那年新年联欢会上,先生一曲悠扬的《乌苏里船歌》和一段字正腔圆的《沙家浜》选段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夏先生任我们班的班主任,我是班长,因此我和夏先生的接触就自然多一些。夏先生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他每发表一篇,都要推荐给我看,从中我也得到了为文之乐。每当秋天来临,见桐叶飘然落下,我就不由自主想起夏先生曾赠送给我的一句话:“古人观一桐叶而知天下之秋,吾辈阅一好书应通古今之变,历一人事当悟人生之妙!”是呀,杜甫见落叶纷飞,江水东流,遂写下“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千古绝唱;晏殊早上醒来,见庭院里叶落花残,便道出了“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感慨;苏轼被贬黄州,亲临赤壁,面对长江,吟唱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豪迈诗句。人生在世,当有所悟有所求,遗憾的是,我的心至今依然如野鹤闲云,远达不到先生所希望的“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的境界。

说起来,我能回到母校任教,要感谢王淑玲老师(王老师高一年级曾教我们数学课,18841989年任南开中学校长),是她的极力推荐,圆了我的梦想。我喜欢想象未来,审视现在,更愿意回首、品味过去。南开的八年学习生活中,我得到了许多恩师的教诲,从他们那里我不仅学到了立业的知识,治学的本领,更学到了做人的道理和方法。正是母校南开的教育,才使我日后尽快地适应了教师这一工作,并且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我从南开起步,也将终老于南开,这一辈子都是南开人。

 

作者简介:1968年赴内蒙古通辽县插队,1971年到吉林省通化钢铁厂大栗子铁矿工作,1972年后辗转于吉林、河北等地从事教师职业,期间教过物理、化学、政治和语文,当过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导主任和校长,1994年到南开母校任语文教师,后任语文学科组长。从教36载,致力于中学语文学科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曾在省市级报刊上发表教学文章近百篇,主编、参编了七部教材及教辅读物,现任天津教育教学研究室兼职教研员、南开区中语会副理事长,2002年被授予全国优秀语文教师称号,2003年评为天津市特级教师。

 

2014年08月10日 - 一枕清霜 - .

 

2014年08月10日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