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共同的南开情结  

2014-08-14 23:04:00|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同的南开情结

 

原语文学科教师  魏而玲

 

说起我与南开的情结,那还得从我的上辈谈起:我的父亲、姑姑、姑父以及表哥都是南开中学的校友,并且是学校活动的积极分子。记得父亲在世时,曾以80多的高龄,自告奋勇地向老同学分发请帖,并由我陪着一起参加南中校庆。这件事,一时间被传为佳话。

我是1962年天津师大毕业后迈进南开中学大门的,从此,我们家又多了一个南开人。

在我的眼里,南中的校领导是治校有方、身先士卒的好干部,南中的老师是治学严谨、学识渊博的教书人。我作为语文学科的一名新成员,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团结、友爱、充满活力的集体。老教师们亲切地称我为“接班人”,一下子就驱走了我身上的陌生感。学科组长陈东生耐心地指导我怎样备课、教课;老教师傅越秋热情地为我解答教学中的疑难;同年级组的姜毓淼老师更是不厌其烦地对我作具体指点。使我至今感到骄傲的是,我能在这样一个好的学校、好的学科环境里开始我的从教生涯,为我几十年的教学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那时候,我们一起研究教学,一起谈论文学艺术,一起组织朝华社活动,一起排演话剧。

我永远忘不了那时的业务进修。间周一个晚上的古文课,是由陈东生老师教的,他给我们讲解《古文观止》中的篇目是那样一丝不苟,我们这些年轻人边听边记,课下还要复习,因为每堂课都要进行检测;另一周的晚上是由傅越秋老师讲当代文选与习作。我还记得他给我们分析季羡林教授的散文《马缨花》。他要我们写作文,还讲评我们的文章。当时,我写了一篇关于海上旅行的散文,细致的描述了海上日出的景象,受到了他的称赞。

我也忘不了那时的研究课。记得我刚刚教课不久,就承担了一堂校内的研究课,课文是叶圣陶先生的《记金华的两个岩洞》。当时我紧张得很,不知从何下手。为了让青年教师能更快地成长,学科中的老师们都伸出了友谊的手帮助我。特别是一些老教师更是手把手地教我写教案,设计板书,使我的课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以后我还承担了区里的公开课,在大家的热心指导下,也进行得比较顺利。

我在南开这个大家庭中,逐渐成熟起来。我也把南开的精神,潜移默化地传给了我的学生们。1966届初三3班,是与我共同生活了三年的一个集体。作为新教师和刚刚上任的班文任,我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在他们身上。我像老教师那样,认真备好每一堂课,让同学们喜欢上我的语文课;课余时间我争取多做家访,和家长一起关注学生的成长。我常为学生们取得的进步而欣喜,也为他们出现的反复而忧伤。就在我们充满信心准备迎接1966年中考的时候,一场“大革命”猝不及防地来到了师生的面前……

以后的日子,大家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也由天津转到了北京,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那些曾跟我日夜相守的孩子们。

终于,我盼来了多年等待的那一天。199351日,南开中学1966届初三3班的学生和我——他们的班主任,共同回到学校,在他们原来的教室里,举行了一个令人难忘的聚会。24名同学回到阔别27年的母校,见到了久未见面的老师和同学,激动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在历尽人间沧桑之后,原来的少年人,不管是做了单位的领导,有成就的学者,还是一名普通工人,谁都不会忘记培养他们的母校,也不会忘记教育他们成长的老师们。使我感受颇深的是,在这次聚会中,每一位同学简短的发言,都谈到了南开中学为他们在做人和成长路上打下的坚实基础。(在这点上看来师生是有同感的)

这次和同学们的相聚,对我——一个在教育战线上工作了31年的教师来说,是一次精神上的极大安慰。同学们脱开各自的工作,从四面八方来与老师会面(因公未能到的,还托亲属请了假),口口声声感谢老师良好的师德和生动的语文课对他们的影响。其实,我做他们班主任时还只是个初出茅庐、涉世不深的大学毕业生,没想到学生们给了我如此高的评价。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在会上,这些年过四十的汉子,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老师三鞠躬。他们说,正因为您至今还是位老师,我们才更尊重您。同学们送给我一个天磁牌矿泉壶,愿我保养好身体。会后,又用小轿车将我送到家里。此时,我享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荣誉,觉得自己拥有比金钱更有价值的财富。在今天物欲横流的社会风气里,我们的学生仍然具有崇高的价值观,有着一颗金子般赤诚的心,不正表明了学校教育在他们身上留下了那么深的烙印吗?

自那次聚会后,我和初三3班的同学们又有几次相会,也和一些同学保持书信联系。尽管他们从事的行业不同,处境各异,但对国家的忠诚和对生活的坚定信念始终没有改变。我感到1966届的初中毕业生,从某种意识上说是不幸的,他们受“文革”的冲击,失去了继续学习的机会,过早地被抛到了社会的漩涡中,但是他们这批年轻人又是幸运的,他们有机会经受了各种磨难,在社会的大熔炉中锻炼得格外成熟,格外清醒。他们以自己的切身体验,感受到在南中的这段学习生活所具有的重要意义。他们感谢母校对他们的良好教育。我从他们身上,确实看到了南开中学的优良校风,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正是对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最大的激励和褒奖。

在南开中学度过百年校庆之后,一些有识之士倡导编辑出版南开“老三届”等学子文集。我认为这一创意将对总结并传承南开精神和教育经验,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我以一名老教育工作者的身份,为这件事叫好,并愿以实际行动,为传播南开精神和南开教育经验作出自己新的贡献。

 

《感念南开》:共同的南开情结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共同的南开情结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