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师生情谊绵延流长  

2014-08-15 20:58:34|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生情谊绵延流长

 

原物理学科教师  苏彦玲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调入南开中学的。当时,刚从外地来到天津,也不知道天津各中学的状况,冥冥中,上天护佑我幸运地来到南开。

那时,我的办公室在南楼一楼。每天我从窗户看见从楼内外进进出出的学生,个个温文尔雅,纯朴、正派,这让我心中感到很是欣慰,觉得能教这样的学生,实在是有福气。

1963年,我接了高中的物理课,并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这就是后来称为1966届的高三2班。这是个男生班,虽然都是男孩子,但每个人都是遵守纪律、热爱劳动、认真学习,爱护班集体的荣誉。1964年元旦,学生们提出,结合当时的世界形势,排演一个“活报剧”。大家忙前忙后,紧张筹备排练,剧情需要一个地球仪,学生们提出要我出面帮忙去借,我虽然感到有些为难,但要保护大家的积极性,还是去借了。演出获得成功,但在结束时,不慎将那有高山、丘陵、河流标示的大地球仪碰坏了。我为了难,情绪不冷静,便在班会上发了火:“做任何事都不能毛毛草草,学校的财产更是应该精心爱护,你们这样,我如何交待?”气头上,语气十分严厉。多年以后,我们谈起此事,令我感动的是,学生不但没有记恨我,反而总是说,苏老师,地球仪的事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们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我感到,这些学生真是太可爱了。

我同时教的女生班(1966届高三1班)中有个学生叫闫丽娟,她是校舞蹈队的,逢年过节学校有庆祝活动时,总有她的精彩演出。她灿烂的笑容,娇柔的身材,漂亮的舞姿,让我从心底喜欢,像喜欢自己的女儿,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观看。在台下,她每次见到我总是亲切地叫着我、拥抱我。她们班的其他女生也都是十分尊敬我,我的感觉我们真好像是姐妹一样,心情非常舒畅。

那时,上课时老师不用分心,只管教你的课就是了。教室里坐着的学生每个人都目光炯炯,专心听讲。师生配合非常默契、融洽,感情真诚、纯真。这些学生从学业成绩到人品素质,看得出都是将来的栋梁之材。

还记得,有一天,我从新楼出来,正碰上迎面走来的孙海麟同学(1967届高二5班)。我们相遇,他恭恭敬敬地叫了我一声“苏老师”,我也高兴地回应了他。其实,我并不是他们班的任课老师,只是代过课。但我知道他是当时的校学生会主席,望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他的谦恭与彬彬有礼,使我蓦然想到,这孩子将来准能做大事!

在“文革”那段岁月里,在无政府状态下,师生情谊经受了特殊的考验,两件事我至今想来仍然感动。

那时候,老师最怕观点对立的学生,因为说斗你就可能斗你,我的心成天揪着。记得有一天,我在南楼一楼碰见郑俊富(1966届高三2班),他安慰我说:“苏老师,您不用怕,有麻烦您就找我们。”听了这话,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我想,在这师道尊严被批判,臭老九靠边站的年代,学生不避嫌疑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表现出他的正义与正直。

还有一次,开会批判当时社会上的“派性”。在会上,有人提出:“苏彦玲说某一伙人是一群‘恶棍’。”听了这话我很纳闷,心想“恶棍”这个词具体怎么讲,我都不清楚,怎么可能是我说的呢?同时也很害怕,很怕卷进派性斗争的漩涡。就在这时,在场的程新建(1966届高三2班)站出来说:“这话是我说的。”他能在这样的场合下勇敢地站出来说话,为胆战心惊的老师解了围,免除了我的一场可能的灾难,当时我深受感动。但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不是他说的。从此,他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永难相忘的深刻印象。

下乡以后,学生离开学校,但师生仍然相互牵挂。记得是70年代的一个春节,郑俊富、张德麟(1966届高三2班)、程新建等同学借回家探亲的机会,于百忙之中相继抽空到我家来看我。知青大返城后不久,郑俊富就从很远的地方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孩到我家看我,述说分别后的忧与乐。直到现在,每年春节,我接到许多同学的电话,给我拜年,让我的心暖融融的。这其中绝大多数是“老三届”的同学。

90年代的一天,天津美术馆有美展,我去参观。那是开幕式,有市级领导参加,忽然,我听到有人从台阶上喊着“苏老师”朝我跑来,定睛一看,是孙海麟,他热情地握着我的手,问寒问暖。已是多年不见了,他居然还认出了我,又是这样的平易近人,正说着,张元龙同学(1967届高二5)也跑过来与我打招呼,他们都是市领导了,如此对我一个退了休的普通教师,我很感动。

20025月初,1966届高三2班最早同孙海麟等同学一起赴呼伦贝尔大草原插队的赵鑫同学来津探亲,其时,他同班里的许多同学已经是分别30多年未见面了。听说他来了,他的同班同学郑俊富、杨念东、程新建等积极筹备,热烈欢迎,为了满足赵鑫的愿望,除他们本班同学外,组织者还邀请了他在津的集体户户友、其他相熟的南开校友。邀请了我和张学聪两位班主任老师,并特别请来了尊敬的杨志行老校长。我们欢聚一堂,吃饭、照相,尽情享受师生情谊,度过了一个欢乐而难忘的夜晚。其实师生相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高三2班每有较大的聚会,总是叫着我,我这个老师在他们心目中成了终身的!而我每次参加这样的聚会,思想就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人也变得年轻,我衷心感谢他们!

不仅如此,同学们对待我简直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你有个大事小情,同学们知道了,都肯伸手帮忙。特别是郑俊富同学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我最及时的帮助,使我孩子转业安置问题得到妥善的解决。前不久,为了帮我孙女查找一个号码的问题,曹庆果(1966届高三6班)不辞辛苦跑了好几趟,终于获得满意结果。杨念东同学对待我这个老师有着对待父母般的情分,他邀我和我的老伴同游盘山、逛十三陵,饮食起居,多方照顾,体贴入微。

算起来,我与“老三届”的同学们相识、结缘已经40年了,如今他们也已经步入老年了,40年的师生情谊,绵延流长,称得上是一段世间佳话。我的值得骄傲的学生、著名书画家曹柏昆(1966届高三2班)手书“性随怡养”四字赠我,祝福老师保重身体,健康长寿。在此,我愿与“老三届”的同学们共勉,乐陶陶,欢度余年。

 

《感念南开》:师生情谊绵延流长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