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慨那些有情有义的知青志愿者们----浅读《生命记忆》  

2014-08-24 18:33:24|  分类: 老有所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慨那些有情有义的知青志愿者们

----浅读《生命记忆》

 

蔓菁寄来一本书,厚厚的书脊,大16开本、578页,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主编是方国平,书名《生命记忆》。

 

去年三月底,我和几位永丰荒友应邀参加了在珠海举行的《我的后知青时代》一书的首发式。会隙中我们拜访了方国平先生,并在一起攀谈、合影。通过会议对知名知青学者的介绍,以及与方先生的交谈中,我们知道了方国平先生常年奔波,为传承知青文化,弘扬知青精神,他们夫妇二人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我们深受感动,自愧不如。

 

我翻阅着方先生主编的这本书,从封套开始浏览,先读了题记、总序、序、前言和编后记,又陆续翻阅书中的四大篇章(一、生命实录;二、青春背影;三、黑土留痕;四、历史回响。)。在书中,我找到了我们永丰农场在北大荒英勇牺牲的荒友。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傅国资、孙国平、杨学礼、许建军、邬国才、卢山石、钱志苗、吴保禾和韩自秀。这些早逝的永丰知青荒友的遗像、生平简介和事迹之所以出现在《生命记忆》这本书里,是因为众多永丰知青荒友们,这些年来,通过出版永丰知青文集和在永丰网站上清明祭奠的需要,提供相关信息,及这多年来由永丰知青志愿者们锲而不舍地寻觅、收集来的,再由永丰荒友胡荣华、刘世敏、庄蔓菁、包佩芬、于德宁,按书籍编辑体例和规范的统一要求形成文字,提交了编委会。我们很庆幸又为早逝的荒友办了一件我们应该做的事。

 

方先生还是“亡故知青纪念园”的积极策划者和锲而不舍的建设者。尽管方先生不是建设纪念园的泥瓦工,但是,如果没有方先生多次多年穿梭于上海和黑龙江之间,为建设“亡故知青纪念碑”和 “亡故知青纪念园”费尽的心力;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人、一批人、一个团队,一根筋似的,一种非要建成不可的执着信念,是不可能感动佳木斯市长的,也就没有“亡故知青纪念园”已落成的可能。如今,在佳木斯市政府的规划下,在佳木斯辽阔的松花江畔矗立的知青纪念碑及其主体知青纪念园已成为佳木斯市的一个美丽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旅游景点,成为共和国一代知青瞻仰早逝荒友的祭奠场所。

  

《生命记忆》这本书与“亡故知青纪念碑”和“亡故知青纪念园”的问世,实际上就是建成了电子版的、纸质版的信息传承资料和永久性建筑结构的纪念雕塑。这些知青志愿者们,在花甲之年,又为共和国遗漏的断代史上补添了这厚重的一页。

 

以往,看完一本书我都会有点感想的。而《生命记忆》这本书看完之后,面对着仅在半年内收集到的这近600名在北大荒早逝的荒友,“或疾或灾,或祸或害,或迫于环境,或陷于非难,或遭遇不测,或不堪人言,最终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黑土地,献给了北大荒。”,我顿时无语。我觉得:序和前言所记叙的文字,已经深刻地表述了我们每一个尚在知青的心声,而且,文中对我们尚未思考的深层次的问题进行了剖析和挖掘。我已没有任何可赘述的文字了。在此,我除了对已收录到的或尚未寻觅到的逝者荒友表示深切的哀悼外,我还必须向那些为这本厚重的《生命记忆》付出艰辛努力的主编、编委会成员,以及提供文章、照片、资料的知青志愿者们表示由衷的敬意!

 

知青的话题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作为知青的我,从未思考过,我的文化底蕴和思想意识也不可能从知青的经历中思考、提炼出深刻的、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含义。我们后知青的聚会还停留在,聚一聚,乐一乐,玩一玩,这样的层面上。我觉得这就够了。

 

而在书中,无论是知名的知青作家,还是年已109岁高龄的作家和思想家,他们那深刻的文字都令我耳目一新,我都做了存盘待学习的处理。我觉得与大家先睹分享还是有必要的。现摘录几句,或许能深刻我们对知青运动,尤其是后知青时代的认识:

 

1、“了解自己的祖国最难,因为历代帝王歪曲历史,掩盖真相。考古不易,考今更难。”----周有光

 

2、“先知是自封的,预言是骗人的。如果事后不知道反思,那就是真正的愚蠢了。”----周有光

 

3、“这是一段特殊的历史(注:指知青下乡这段历史)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注:指知青群体)”----阮显忠

 

4、“知青们创造了特殊的青春道路。

   知青们创造了特殊的城乡交流。

   知青们创造了特殊的精神文化。

   知青们创造了特殊的历史贡献。”----阮显忠

 

5、“有一些知青英勇牺牲,虽然没有获得“烈士”的称号,但是,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工作态度和奋斗精神令人敬佩,在战友心目中,他们就是烈士!”----沈国明

 

6、“黑土地在叹息,荒野的风在低吟,江河水在呜咽,北大荒在沉思!它们似乎在说:病了,我们的历史病了。”----方国平

 

7、“但愿此书能给曾在黑土地和其它地域的广大知青带来更深刻的回忆和思索;

但愿此书能给亡故知青的亲属带来新的慰藉、心灵的温暖和新的思考;

但愿此书能给知青问题研究者提供某些历史启迪,让‘死亡’成为研究知青的一个新的视角;

但愿此书能给其它地域的知青朋友留下借鉴,权作示范,让死亡知青史完整起来,成为知青历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但愿此书能给‘文革’研究者在政经济、文化、军事、环境、安全、卫生、教育等领域的思考提供帮助,从中寻找可供研究的轨迹和思路;

但愿此书中的亡灵在知青历史文化的天地间留下某些痕迹,为致力于知青题材创作的作家们提供写作的灵感;

但愿此书能给我们这个民族些许助益,静下心来,抛弃健忘且懂得忏悔,唤醒那些活着且即将死去的灵魂。”----方国平

 

8、“一个不知道自己民族昨天的人,是没有明天的。

生命记忆----对于整整一代上山下乡知青们来说,是记忆他们同时代人的青春,寻找他们青春岁月里的伙伴,追忆伙伴们的音容笑貌。

记忆生命----对于今天的年青一代来说,记忆的是他们不熟悉的往事,但是这些往事不应该随着岁月的流逝被遗忘。毕竟,今天是从昨天走过来的。”----叶辛

 

9、“一九九一年我在昆明查阅原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知青档案,发现十年间仅该兵团就有多达一千五百多名知青非正常死亡,其中死亡比例最大的原因,一是病患,另一是自杀。病患致死时因为条件恶劣缺医少药,一场疟疾或者阑尾炎就可能致人死亡。自杀理由则多种多样,但是深层原因和根源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年轻生命对自身和社会的无限绝望。

出版这本《生命记忆》,是活着的人们对那些本不该失去的年轻生命的庄严祭奠,更是对那场本不该发生的社会和历史悲剧的深刻反思。祈愿所有生者不忘死者,更祈愿民族自强的悲剧不再重演。”----邓贤

 

10、“扑面清明雨正狂,忍看一卷命无常。

最知慷慨心伤地,不觉凄凉泪满裳。

长恨歌随折翼鸟,独思梦伴断桥霜。

碑铭墓穴今何在,难散幽魂北大荒。”----肖复兴

 

读罢这些文字,我好像是在面对那些有境界的知青作家、学者。我想说,你们是传承知青文化历史的旗帜。我的生命记忆里有你们忙碌的身影。我向你们学习、致敬!

 

感慨那些有情有意的知青志愿者 - 一枕清霜 - .

 《生命记忆》封面

感慨那些有情有意的知青志愿者 - 一枕清霜 - .

 谷岳在珠海会议上与方国平夫妇合影

感慨那些有情有意的知青志愿者 - 一枕清霜 - .

 知青作家叶辛在签字赠书

感慨那些有情有意的知青志愿者 - 一枕清霜 - .

 知青作家、学者邓贤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