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中周报》的事与思  

2014-08-26 22:11:38|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中周报》的事与思

 

1966届初中  王增多

 

在编撰南开“老三届”等学子文集的日子里,我与学生时代难忘的《南中周报》社“领导”周鸿飞、孟宪刚重逢了,这唤起了40多年前一段令我终生难忘的记忆。1963年,我考入南开中学初中,有幸成为《南中周报》社的一员,虽然仅仅是短短的三年。                         

 

对字的关注与思考

南中周报》社有一个很好的氛围:他促进了个人兴趣爱好的发展,它使平者趋优,优者更优。我对字的偏爱是在《南中周报》社内加强和发展的,也引来了对字的思考和探索。

写粉笔字一般情况只注重结构,很少关注笔画的质量,而毛笔字因有了提按而有了粗细之变化,因而有了审美的魅力,我试着巧用粉笔的角和面再加之较夸张的提按居然可写出毛笔的味道来,尤其表现在捺画上,自以为更是淋漓尽致,加之同伴们的赞许,劲儿更来了。

除此我还对隶书、双钩情有独钟,那是因眼界问题,未接触过多少古人的碑帖范字,但是报纸上的隶书标题字倒是我常模仿的对象,我喜欢它的憨厚、平实的字格,平时对他们经常手模心追,字形笔画形象在脑中渐熟,板报标题报头中经常用它,受尔宝瑞画画中常用的光影效果处理的启发,我也尝试着在字上应用,为使字在远观时呈立体形象,须在上右或下右描上影子,在双钩字中也使用了内钩和外钩。另外,对色彩的使用也形成了一定的习惯,比如蓝色标题较喜欢用白色钩影,红色标题用黄色钩影,抄写文章,忌使用赭石蓝色较深的颜色,以上多种尝试对活跃版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由于在《南中周报》的锻炼,我对字的兴趣渐浓,平时遇到喜欢的美术字、报纸上的刊头字、名人墨迹就留心收集起来,闲暇时各个击破——临摹双钩,再填墨,随后珍藏起来,时常拿出自赏。平常,大街上的牌匾字,也是我注意欣赏的对象。天津劝业场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那五个稳重的大字,我非常喜欢,我经常徒步拜读,多少次我已记不清了,尽管当时家庭困难,我仍然从极少的零花钱中挤出钱来,购买了花草纹样集和美术字新编,成为我身边的老师。

 

留一手与烤灯泡

在日常书写板报时粉笔会有优劣之分,有的柔软细腻,有的极硬,有铁钉划石之感,对此我留了个小心眼,遇到好用的粉笔,我就偷偷地藏匿于反放的书桌内,以备自己使用方便,至今得意的是从未被发现过。

当时出板报条件是相当艰苦的,在南楼对过的一间平房里,周围靠墙放着课桌,黑板就置于课桌上。冬天天冷,屋内又没有取暖设备,出板报时手冷得不得了,只能一会儿串袖捂捂,一会儿写写,当时不知是谁这样聪明,想到了屋内唯一的热源——灯泡,就这样,灯泡成了我们的“手炉”,烤灯泡之趣谈由此诞生。

 

怀 念 王 志 刚

王志刚同学小我一年,我们曾同在《南中周报》社供职,他小小的个头,圆圆的脸庞,翘翘的眉毛,深深的眼窝,透着灵气,咧嘴的笑姿极具传染性,聪明爽朗,写字音乐俱佳,系烤灯泡的伙伴。他参军到东海舰队,给我留下实物念想的就是那封来自部队的信,字漂亮得令我嫉妒。他返津后,字和音乐均未放下,爱音乐尤甚,在天津音乐界也小有名气,95周年校庆时在“老三届”聚会的会场处,看到云铮兄贴出的为志刚治病而募捐的启事时,我才方知他的近况,便前去探望,知为尿毒症。不久,便得知他离我们而去,

 

因为《南 中 周 报》

《南中周报》的锻炼惠我一生。在黑龙江兵团,字功得到进一步发挥,因而在连队当上卫生员、文书,直到团部后勤处当上助理员。

    在连队宣传墙上刻水泥立体字,我胸有成竹。在连队和机关办板报,更是轻车熟路。在水库时,与同年级的乜福华精心打造了被誉为“从未见过的高水平的板报”。水库完工后,原农场宋副场长把在大坝上造字的任务交给我。在我的带领下精心设计与施工,每个20米高、10米宽的 “跃进水库”4个大字跃然于坝上,至今仍是二龙山地区的一个著名景观。

    返津后,因为字,促成了我的命运的转折,得到了在母校供职的机会。针对中小学书法教育的现状,我在《天津教育》杂志上撰文,大声呼吁,加强对学生的书法方面的教育。在校内、区内力尽所能,为师生的硬笔书法水平提高,编选了硬笔书法字帖,培训新教师、组织书法比赛等大量普及工作。

 

“老同事”的兴奋

我与孟宪刚校友是校友、“老同事”和老邻居的三层关系,应邀参加百年南开展览开幕式时,他很早来到国家博物馆。毕业后几十年来,我只闻其名,听其声,而未谋其面,我们相互对视片刻,唉,都老了,我们急匆匆径直来到《南中周报》部分成员的照片前时,宪刚兴奋得长时间紧紧握着我的手。当在照片前我们同位置留影时,周围的参观者、讲解员、服务员都抬头看展板上的照片,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在我们的心中,一种南开校友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惊人的相关性

《南中周报》社是学校当时众多社团的一个,透过林林总总的活动画面,我经常地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不少同学,在日后的工作中,与在校时参与的社团活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惊人的相关性。以在《南中周报》社工作过的同学为例,尔宝瑞成为蜡像艺术家,被誉为“确立中国蜡像世界地位的人”;周鸿飞学长后来以文化为业,在国家级媒体担任领导职务,捧得国家期刊奖;孟宪刚学长在国家经济管理部门人才选拔之中脱颖而出,走上重要领导岗位;小学弟冯笪同学,几乎一生都在办报办刊……对于这些同学来说,《南中周报》的经历对他们人生的奠基意义,是毋庸置疑的。

 

作者简介:见《记孙正恕、张培根先生》文末。

 

 

《感念南开》:《南中周报》的事与思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中周报》的事与思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