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难忘的南开音乐生活  

2014-08-27 22:17:50|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南开音乐生活

 

1965届高中   

 

我在南开中学的六年,社团活动始终是伴随着我学习和生活的主要内容之一,以至于我一生在事业上的追求,没能离开在南开学习时期所热爱的社团活动内容——音乐。

我从小酷爱音乐,在中营小学六年的学习中受到了较好的音乐启蒙和教育。进入南开中学后大约在初二时,一次音乐老师郝静茹问大家谁愿意学习小提琴,我马上报了名,同时报名的还有我同班的同学林雄。于是郝老师就把学校的两把小提琴交给我们俩,并由当时教美术的申凤林老师教我们拉《霍曼练习曲》(这本练习曲也是申老师自己的)。此后我和林雄便每天下午课后到礼堂后面的思敏室(当时这里是音乐教室)去练琴。记得那时我们俩在思敏室里屋练琴,外屋有架小三角钢琴,比我们低一年级的女生高维智每天去练钢琴和手风琴,男生张春明也常去练手风琴。由于没有专业老师教,我和林雄的小提琴演奏技巧提高得较慢,但是我们还是一直坚持练了几年。

那时南开中学的社团活动很受领导重视,团委会、学生会直接抓这项活动,因此课余生活丰富多彩。当时学校的文艺性社团大约有话剧队、舞蹈队、民乐队、口琴队等,我小学的校友宋宏良(他高我两年)是民乐队队长,他找到我,要我参加民乐队,林雄也和我一起参加了民乐队。因为小学时我就学习拉二胡,参加后仍然拉二胡。当时学校的社团活动不像现在有这样好的条件可以请专业老师辅导、帮助,乐队中的同学们也不像现在的学生,从小家长就花钱请专业老师教。那时我们都是从兴趣爱好出发,自己自学和摸索学会演奏各种乐器的。大家在社团活动时聚在一起练习演奏一些当时流行的乐曲,比如《旱天雷》、《步步高》等广东音乐;《光明行》、《二泉映月》等刘天华和阿炳的二胡曲;《武梆子》、《我是一个兵》等笛子曲。在我的印象中民乐队里比我年级高的同学有赵恩璞、曹振东、翟宏深、宋宏良、郭法曾、师宝光、柳永年等。后来又有比我年级低的同学参加到民乐队中来,如魏铭扬、幺恩庄、高兴、王福忠、马明铎、杨克明等。到我高中阶段回光曾也参加了,我同班的于作潮、刘元庆等同学也参加了民乐队,最多时人数达到十几个。宋宏良毕业后,我当了民乐队的队长。最初民乐队在中楼二楼楼道靠西头那间屋里,后来搬到靠南开二纬路一排平房中的一间屋里。那时民乐队每星期活动两次,都是在下午第二节课后。民乐队的活动内容除去大家在一起练习演奏些比较流行的乐曲外,就是排练逢年过节学校联欢时的节目,或给其他班级同学唱歌、舞蹈等节目伴奏。当时民乐队的活动好像刘树檀老师经常参与,有时像郭学海老师也经常和我们在一起演奏,张国屏、朱宗禹等老师也时常到民乐队来唱段京剧。在这六年的社团活动中,大家不但丰富了课余生活,同时也开启了各自的心智,至今当年一些活动的景象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次我们想搞个节目,大家到书店买了一张唱片,是王毓宝演唱的天津时调《秋景》。回来后大家到翟宏深家(他家有留声机)去听,后来由宋宏良用笛子演奏模仿演员演唱,大家一起伴奏,这样,一个笛子独奏曲《秋景》就产生了。这个节目在学校内外都演出过,受到了欢迎。还有一次中午吃饭时,在食堂的办公室里刘树檀老师给我们打开麦克风,我和魏铭扬用二胡演奏二重奏《二泉映月》。当时的食堂很大(位置在中楼后面),吃饭的同学和老师很多,大家听到我们的演奏感到很新奇、很高兴。这也是我们的一次活动。那时宋宏良演奏笛子独奏《我是一个兵》,是我们经常演出的节目。不但在校内演出,还经常参加校外的汇演。

20世纪60年代董湘昆演唱的京东大鼓很受社会欢迎,仿佛现在的流行歌曲一般。刘元庆那时对京东大鼓产生了兴趣,经常是曲不离口。一次我们下乡劳动,晚上和农民联欢,他演唱了一段京东大鼓,我用三弦为他伴奏,受到大家欢迎,我们都很高兴。一次音乐教师韩宝琛老师配合交通宣传创作了一个小歌剧,我们民乐队担任伴奏,好像在校内外演出了好几场,反映不错。这样的演出也让我们以艺术的方式参与了社会活动。

在课余时间我们还组织乐队同学们观摩专业团体的演出,记得1963年东方歌舞团来天津在第一工人文化宫演出,我们因为钱不多,买了楼上最后排的票去观摩。那天演出了东南亚国家的拍球舞、罐舞、脚铃舞等舞蹈,和亚非拉等国家的乐曲,他们的演出水平很高,受到观众热烈欢迎,也使我们开阔了眼界。后来为了1964年南开中学建校60周年校庆的演出,我还曾写信给东方歌舞团向他们要一些舞蹈和民乐合奏的曲谱。当他们听说是周总理的母校要搞建校60周年校庆演出,就热情地寄来许多曲谱。

那时我们非常喜欢中央广播民族乐团演奏的乐曲,像《喜洋洋》、《花好月圆》等,我自己也很想尝试创作一首乐曲由我们民乐队演奏一下。后来经过一番努力,终于采用新疆的曲调写出一首《欢乐的新疆》,我把这首乐曲在民乐队中哼唱,大家七嘴八舌地提出了不少意见和建议,我又进行了多次修改,并模仿专业民族乐队的演奏形式试着给这首曲子进行编配,同时我还尝试编配了非洲乐曲《达姆达姆》。经过我们小乐队的排练,这两首乐曲的效果还不错,受到了大家的肯定,我心里也很高兴,由此增加了我后来学习音乐的信心。

就在这个时期我产生一个想法,能否利用课余时间由民乐队在学校里举办一次民族音乐会?这个想法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和支持。于是我们积极地排练节目,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音乐会终于在二斋的食堂里举行了。那天,学校里许多同学都来听我们的音乐会,节目有笛子独奏、二胡独奏、重奏、扬琴独奏、女声独唱、女声小合唱、民乐合奏等,演出很成功,得到同学们的称赞。记得笛子独奏是幺恩庄吹的《脚踏水车唱山歌》,二胡独奏是我的,曲目记不清了,二胡重奏是我和魏铭扬的《二泉映月》,扬琴独奏是回光曾的,女声独唱有李惠生的《看见你们格外亲》、《马儿啊,你慢些走》,郭淑兰的《白毛女》、《我的祖国》,女声小合唱有《养猪模范李月娥》等。女声独唱和小合唱都是比我们低一年级(1966届高三)6班的女生演唱的。当时,李惠生、郭淑兰和她们班的女声小合唱是很不错的。参加的女同学大致有李惠生、郭淑兰、孙嘉馨、王凤娆、叶克蓉、曹庆果、丁桂敏、陈宜坤、赵玉芬等。高维智好像也参加了伴奏,可能她还有手风琴独奏的节目。民乐合奏自然是《欢乐的新疆》和《达姆达姆》。这次音乐会给我的印象很深,至今每每想起来还不免有些兴奋。

大约在1963年夏天,暑假刚刚开始不久,我们民乐队在南开文化宫参加了一次汇演,节目是由女生演出的舞蹈,名字好像是《纺织姑娘》。参加演出的同学从当时的照片上看可能是舞蹈队,我能够认出来的有罗莉、张玉华、贾富英、周学廉、马志勤等。演出后我们在南开文化宫院里照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民乐队的,前排自左向右:师宝光吹笛子、郭法曾弹秦琴、回光曾打扬琴、陈钧弹三弦;后排自左向右:翟宏深拉大提琴、林雄拉低音胡、柳永年拉二胡、魏铭扬拉二胡。另一张是舞蹈队的,民乐队在旁边伴奏。舞蹈队的同学我能够认出来的前排左起第一人罗莉、第四人贾富英;后排左起第三人周学廉、第四人张玉华。

那时我们民乐队乐器有限,经费也很少。当时我们有一架扬琴已经很破旧,无法再用了,可是演出很需要一架扬琴。为了这件事我多次找学校领导争取,最终在新年前夕,领导批给我们一点钱,记得我和回光曾当晚就急忙去劝业场买扬琴。当我们提着扬琴回来时,心里非常高兴。还有一次是买大阮,也是这样的。记得有一次乐队没有弦用了,同学们分别拿出一些钱来才解决了这个困难。我们的民乐队就是在校领导的支持和同学们的努力下,一点一点地建设、发展起来的。

大约在19641965年期间,我们民乐队参加了天津市第三届音乐周的演出,是受南开区清洁队的邀请为他们演唱的男声小合唱《小粪车我的好朋友》伴奏,这个节目当时是获了奖的。在这期间我们和清洁工人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交往,对他们有了进一步了解,增近了与他们的感情。

那时因为演出我们经常放学后不能回家吃饭,就在南开二纬路上叫南开食堂的饭馆花两角钱吃四两素炒面。我、林雄、回光曾三个人经常有演出任务,常常还要耽误一些自习的时间。那时我们正值高三毕业期间,为了准备高考,同学们一般每天都在教室里读书复习,许多人连星期天都不休息。可是我们似乎有些“不务正业”,隔三岔五就要出去演出。每次演出回来,推开教室的门,见到里面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同学们都在埋头读书,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低着头快速走到各自的座位上,真的感到自己好像是“另类”了,我们的活动与大家的读书氛围是多么格格不入呀!

然而高考后我们发现,民乐队的应届毕业生却都以第一志愿靠上了名牌院校。比如,林雄考上清华大学,回光曾考上中国科技大学,于作潮考上天津大学,我则考取天津音乐学院(我原是被保送解放军外语学院的)。上几届民乐队的同学也有不少考取了名牌院校,如翟宏深考取南开大学,宋宏良考取北京医学院,郭法曾考取中央戏剧学院等。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很大。我想,对于学生来说,学习应当是在老师的指导教育下一种发挥个人主动性的方式,这样才可能收到好的效果。参加社团活动可能会耽误一些学习时间,但课外兴趣爱好是又一种学习方式和开启心智的途径,是对课堂教学的补充。我以为,课外活动的作用是学校教育不应忽视的重要的一翼,培养学生广泛的兴趣爱好应当是学校教育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这对于学生一生在事业上的发展来说,是很有必要的,对此我们都有着切身的体会。

诚然,从事任何职业都离不开文化知识,百年来从南开中学走出来的各类人才,无一不是在南开读书时期打好了文化知识的基础,初步设计了未来个人发展的蓝图,而所有这些却不都是书本知识和课堂教育能够囊括和解决的。兴趣爱好、探索精神、求知欲的培养和引导好像也是学校教育应当重视的内容。当前应试教育追求的似乎主要是学校和教师的教学业绩,恰恰忽略了青年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全面发展。我想,国家和社会需要的应当是各个方面全面发展的人才,学校教育尤其是中等教育应当是以满足社会的多种需要来培养人才,才是其正确的方向和目的。

青少年时代在南开中学的社团活动培养了我的兴趣爱好,在兴趣爱好的追求中又养成了我自学、钻研的习惯,而正是这些习惯成就了我一生在事业上的努力和成绩。社团活动不是学校面向社会的自我点缀和炫耀,而是学校课堂教育的补充,是培养学生学习的又一种方式。学生应当在社团活动中得到课堂教育所得不到的收获和提高,这种收获和提高可以反转过来影响和补充课堂教育的不足。这样,学生的素质才可能得到全面的发展和提高。

我热爱南开,热爱并留恋南开的社团活动,希望南开中学的学生能够真正在一种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环境中快乐健康地学习、生活着,南开教育的特点也就蕴含在其中了。

                                            

作者简介: 1965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曾在天津评剧院工作多年,参与《花木兰》等44个剧目音乐创作,其中一些剧目在天津市和全国获音乐创作优秀奖。现为天津市艺术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戏曲音乐学会常务理事。出版专著《评剧音乐史》、《莲花落音乐研究》、《评剧著名唱段选析》,主编文集《唱片研究与存目》,《评剧音乐史》获全国戏曲音乐论著一等奖、天津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发表论文78篇,多次在全国和华北地区获奖,专著《京韵大鼓音乐新论》即将出版。  

《感念南开》:难忘的南开音乐生活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