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开演艺“三宝”  

2014-08-28 22:31:38|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演艺“三宝”

 

1967届高中  王汝宾

 

南开演艺“三宝”者,乃1967届高中毕业生王君宝贤、赵君复成及敝人王汝宾是也。吾三人名播南开中学“老三届”学友之中,因长期活跃在南开演艺舞台上,且以各自的气质诙谐、幽默,颇有台缘、人缘,故而众学友昵称我们是南开的仨活宝。

吾三人初中同进南开,吾与宝贤同班三年;高中皆留南开,复成与宝贤同窗三载——三人一起在南开度过了六个春秋,情同手足亲,义似海洋深。而今,我们天各一方,宝贤在杭州、复成在北京,我又回到了南开。吾与宝贤属猪,复成属鼠,皆年近花甲。抚今追昔,朝花夕拾,六年的南开愉快生活,恍如昨日,那是一瓶陈酿的琼浆,开瓶酒香四溢,入口回味无穷,快邀宝贤、复成到瑞廷礼堂台上,排开筵席,哥仨细细地品味那价值连城的玉液杜康。

宝贤、复成同毕业于中营小学,擅长相声、快板、快书,复成的铜锤唱得裘味儿十足,二人是中营小学的演艺童星。我来自天海路小学,自幼对曲艺、京剧就爱得走火入魔,许多经典的段子我皆烂熟于胸,没事就在胡同给街坊邻居来上几段。你想,我们仨一在南开相逢同学,怎能不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南开绵长深厚的演艺传统,品位较高的艺术氛围,为学子们展示各自的才华搭设了广阔的平台。我们哥儿仨一进南开,那真是似苗逢霖,如鱼得水,噌噌地长,欢欢地游。

那时的南开真是素质教育,课堂内有孙养林、陈东生等诸多名师,教学质量堪称一流。课堂外,有朝华社、话剧队、舞蹈队、民乐队、合唱团、篮球队、足球队、乒乓球队、体操队、美术社,可谓社团林立。学生社团活动搞得是红红火火,运动场上生龙活虎,瑞廷礼堂笙歌不断。我们很快就融入到那浓浓的艺术氛围中。迎新会上,我们崭露头角,信心大增,于是就筹划成立曲艺队。宝贤牵头,团委和学生会给我们派了辅导员,在演出中不断吸收队员加入,以我们仨为龙头,曲艺队逐渐成型,有朱金华、李占条、尹鹏、贾来福、刘津解等人,还有些人和我们玩票,像陈宝卫、张永异等,是我们的热情支持者和追随者。从此,南开中学的社团中多出一个曲艺队。

我们都很上心,还真练功。那时,我就住在西南角,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到南开公园喊嗓子,练贯口,背段子,像那么回事儿似的。想起做竹板也挺有意思,我们在一纬路(现在的服装街)买竹子,看成色,量宽窄,买回来按尺寸锯出七块板儿,用烧红的火筷子烫眼儿,再用粗砂纸细砂纸一遍遍打磨,还上蜡,找几个老钱,用红或黑色的丝线编成花绳串成一副唱快板儿用的七块板儿。我们仨都能说快板儿,说数来宝。要说说快板书当属后来的刘津解,他专攻快板书,可能跟专业演员学过,快板打得好,李润杰的段子会得不少,高中时他考技校了,和我们呆的时间短些。

我们仨快板、快书、数来宝、相声都说。说起说相声,我们可没少说。我和宝贤都是逗哏的,复成是捧哏的,捧得确实不错,他给我们俩捧,出台率高。我们确实用心学艺,那阵儿南市“三不管”还没拆,我从早点钱里攒,到曲艺厅里听那十分钟二分钱计时收费的曲艺。话匣子更是让我听个爆,那时脑子也好,又总听,能不会么。有些段子对对就能上台。那时,我们在瑞廷礼堂台上穿着大褂儿,演出过《捉放曹》、《黄鹤楼》、《五红图》、《绕口令》、《训徒》、《扒马褂》等经典段子。我们还自编自演反映学校生活的节目。我们说的天津快板《三个美国佬》给“老三届”学友们留下过深刻的印象,时隔几十年同学相聚还会提起这段儿。那时,一到周末,瑞廷礼堂里各个演出社团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让人怀念。

我们还经常和兄弟社团联合成演出队,到兄弟校、到工厂、到农村、到部队演出,有相声、快板、京剧、独唱、笛子独奏、民乐合奏、朗诵、舞蹈……节目形式丰富多彩,剧场效果火爆热烈,社会公认南开中学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历史名校。

“文革”期间,以曲艺队为主组织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一共17个人,队长是张俊杰,副队长是史建勇。17个人要演一场节目,那就得一专多能了,一人还尽量地抱一件乐器,宝贤能吹笛儿,复成能拉二胡,我拉过京胡,弹过大阮,那可真是硬赶鸭子上架,但架不住反反复复地练,那伴奏虽然不精,怎么也能把演出的节目对付下来。到了1968年初,宝贤参军去了浙江衢县,后来我到内蒙古通辽县插队,复成则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就像他当年给我和宝贤捧相声一样,复成既和宝贤见面,也和我见面,惟独我和宝贤自1968年一别竟未见一面,真是想啊。

南开培养我们的演艺才能,在离开南开的岁月里都得到了发挥。宝贤是部队的文艺骨干,复成是兵团的演艺明星,我到内蒙古后从大队宣传队,逐层选拔到公社、县宣传队,而后又从哲里木文工团到通辽市京剧团。1978年我考上大学,才结束了专业文艺生涯。南开培养了我们,我们也为南开争得了荣誉。如今宝贤在杭州公安局工作,复成在北京青旅供职,我转了一大圈儿又回到母校任教。40余年,弹指一挥间。每当我坐在瑞廷礼堂看学生们演节目,不由得便回想起当年我们在那个熟悉的舞台上演出的情形;每当我以教师的身份在瑞廷礼堂台上演节目时,总觉得右边站着个王宝贤,左边站着个赵复成。“老三届”的学友们,如果你们承认我们仨是南开演艺“三宝”的话,那就得承认是南开这块宝地培育了我们。若有机缘,我们仨真想在瑞廷礼堂再给大家演上几段,我猜想你们的掌声一定比当年热烈,比当年凝重!

 

作者简介:1968年赴内蒙古通辽县插队,1969年起先后在通辽县文工团、哲里木文工团、通辽市京剧团工作,1978年考入内蒙古民族师院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92年调回南开中学教语文,曾为年级主管,现任南开翔宇学校高中部教导处主任,中学高级教师。

 

《感念南开》:南开演艺“三宝”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开演艺“三宝”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开演艺“三宝”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