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开话剧的流年碎影  

2014-08-28 22:06:55|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话剧的流年碎影

 

1968届高中  石璐荣

 

每当我看到著名演员宋 丹 丹扮演的老太太,往往会唤醒我那尘封已久的记忆。那是没有留下剧照的记忆,虽然已经过去40多年,但当年我在南开中学话剧队参加演出的情节仍是那么清晰,一切就像昨晚刚刚逝去的梦,让人回味无穷。

话剧队的前身是南 开新剧社,周总 理、曹 禺大师都曾是剧社的成员。他们不仅排演世界名著,还自编自演现代剧来表达心声,唤醒民众,启迪大众。这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社团,所以我刚入学时就毫不犹豫地报名加入话剧队。当时话剧队的十来个成员来自各个年级。其中有学生会的干部,有高年级的团支部书记,在学校里都是佼佼者,能和高年级优秀的同学一起相处,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学校的每个文艺社团都在学习排练节目,为的是争取能在一年一度的校庆日和其他节日上演出。

1964年的60周年校庆来临之季,听说朱达副校长代表学校去国 务 院请见周 总 理。师生们欢欣鼓舞,各社团为校庆排练节目的热情空前高涨。话剧队准备的剧目是《夺枪》,这是反映抗日战争时期民兵队长带领儿童团员打鬼子的故事。演出的布景及道具是话剧队队长带领大家动手制作的,服装是借来的。当时我是剧队中的小字辈,在剧中只是扮演搀扶老奶奶去庙里进香的小孙女,这个角色没有台词,只是个走场的群众演员。但能在校庆上演出,也着实地兴奋了很久。从那以后,我在南开上学的日子里与话剧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一届届毕业生离开了话剧队,又一批批新生充实进来。到了高中阶段,我作为话剧队中的老字辈担当起选剧目、排练剧目的组织工作。那是1965年,学校对学生进行“端正学习目的,树立革命人生观”的专题教育。配合这项教育,话剧队排练了《一百分不是满分》,这是根据同名越剧改编的。我请来语文学科的张子昌老师做指导。剧中的主要角色妈妈和女儿由我们高一1班女生扮演,剧中的爸爸和小弟也由学生们扮演。我在剧中出演妈妈,这是我第一次扮演超越自身年龄的角色。剧中的妈妈是个贤妻良母型的知识女性。她耐心教育考试得了一百分的女儿,抓住女儿骄傲自满、自私的苗头,鼓励女儿做个勤奋的、乐于助人、有理想的好孩子,并同一双儿女共同探讨满分的正确含义。

首场演出那天,张子昌老师请来天津人民艺术剧院著名演员颜美怡等几位老师亲临指导。颜老师亲自为我化妆,边化妆边讲把握人物特点的技巧,我静静地感受着她在我脸上轻轻地涂抹,不时地偷偷看她。我看过颜老师演的历史剧《钗头凤》,现在我有幸这么贴近她,聆听她的指导,怎能让我不激动呢?根据剧情的需要,颜老师为我剪去了长长的辫子,穿起我母亲的衣服。演出结束,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谢幕时我看到了师生们兴奋的笑脸,大家的鼓励让我萌生想做个演员的念头。卸妆时,颜老师教我用凡士林擦去定妆后牢固的油彩,同时对我说:“造诣深、功底厚的演员才能扮演不同年龄的角色,尤其是扮演老太太。我们人艺有四个‘标准老太太’,她们的演技都很出色,你十几岁扮演中年妇女能达到这个水平很不错。欢迎你毕业后报考我们人艺。”她的话深深地印在我心里。我设想,能在舞台上演绎不同的人生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上世纪70年代初,天津人艺演员队伍面临断层,经过上级批准,他们面向全市各中学招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时学校里没有在校高中生,只得招收在校初中生。考试很简单,一试在学校内进行,当场朗诵,表演个小品。那时的初中生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这种状况让天津人艺只得全面撒网去捕捉那些有天赋的人才。我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找到天津人艺办公室和相关领导要求报考。他们很为难,因为上级规定不能接收“老三届”的毕业生,这使我的话剧演员梦破灭,是一件令人十分惋惜的事情。

记得还有一次,为配忆苦思甜的教育,高一2班同学根据自己的家史编写了一出话剧,反映解放前劳动人民受剥削、受压迫的悲惨遭遇。在剧中我又一次扮演了妈妈的角色。这是个悲剧人物,哭诉、痛斥贯穿全剧。一次次上台演出,一次次投入情感的表演让我身心疲惫,眼睛总是红肿的。如此让我深切地投入不能自拔,那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曾自问,扮演悲剧人物的演员是不是都这样?

这个剧目在学校反响不小,还受到社会上一些单位的邀请。有一次去西郊区演出,演出时间对方定在上午8点,早上7点派卡车来接演员运道具。由于母亲角色的化妆较费时间,张子昌老师早上6点钟就为我化妆。公社的社员们也是早早就等在临时搭起的戏台前。那个冬天很冷,演地主和狗腿子的同学穿着皮大衣还不觉得冷,可冻坏了扮演穷苦一家人的同学,这一冻倒让演员们很快进入状态,直到演出谢幕这一家人都快冻僵了。这段经历很少为人知晓,那流年碎影让人感怀。

 

作者简介:见《我心中的教育家》文末。

 

《感念南开》:南开话剧的流年碎影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开话剧的流年碎影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