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开校园铁骑队  

2014-08-29 23:27:32|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校园铁骑队

 

1967届高中  李景华

 

上世纪60年代,南开中学校园文化生活十分丰富,大多都以社团形式出现。体育方面有足、篮、排、垒、棒、乒等各种球队,有田径、体操、游泳队,另外,还开展了摩托车、航海多项、航模、射击等国防体育项目。文艺方面百花齐放,颇具水平。学术方面学有所成,出类拔萃。在操场沸腾、艺苑有序的校园中,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南开中学摩托车队。

当时,为了国防需要,市体委直属的天津市国防体育俱乐部开展了业余跳伞、射击、汽车、摩托车等体育活动。其中摩托车运动选在南开和五中两个中学,组建了中学生摩托车队。当时我国还没有能力生产摩托车,市俱乐部业余队、集训队用的多是捷克佳瓦—250型摩托车,给我校配备了两辆苏联K175型紫红色和一辆K58型黑色摩托车,五中仅配备了两辆K58摩托车。

1964年我荣幸地踏入南开中学校门,新学期一开始,学校从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角度出发要求每个同学必须参加一二项社团活动。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摩托车和篮球两项活动。刘乃亮和郭成通是当时年轻有为、身怀绝技的体育老师,是我们男同学的偶像。他们和同学们感情深厚情如手足,没有师生的代沟,因此同学们也都喊他们的名字。

乃亮老师当时主管摩托车队,是我们的教练。他有摩托车驾驶证,我校的一辆K175型摩托车同时也取得了行驶牌照。第一批报考摩托队的人很多,经过体能和自行车技术的测试,首批入围的男队员有我和高二5班的陆明理,女队员有高二3班的朱丽津和刘玉英。

社团活动大多是每周二次,摩托车队的初级训练在西后院开始。第一阶段是“空车体验”,就是把摩托车腾起空转,体会和熟悉离合器、油门、制动、喇叭、转向等各部位的功能;第二阶段是“停车起步”,只用一挡行车,主要体会油离配合、换挡停车;第三阶段可用二挡绕场一周,在规定的停车线内停车,并举手示意表示排到空挡;第四阶段要在规定的短距离内提高车速换到最高挡位后锐减车速在线内停车。

在现代社会中摩托车已经逐步被小汽车代替,但在60年代前期,摩托车是很稀罕的交通工具,私人根本就没有,路面上跑的少量摩托车也只是用于公安办案和机关通信。这些车也都是从东欧国家进口的二轮摩托车。南开操场上能有三辆摩托车奔驰,不仅是南开校园的一道风景线,而且也是南开学子的骄傲,我们坐在乃亮老师驾驶的摩托车奔驰在市区街道上时,随着行人羡慕眼光的投来,我兴奋的心里又增添了几分自豪。尤其是后来“文革”初期,我校另一辆K175型摩托车也取得了牌照,两辆自红色摩托车同时奔驰在市井中,这是当时任何中学甚至某些大学也没有的,就连学校对过的交通十六中队也有时向我校借用。

1965年暑期,市国防体育俱乐部举办为期一个月的摩托车集训,我校第一批四名队员都参加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市级训练,第一次吃到运动员标准的伙食,第一次挨到大蚊子咬。当时八里台以外几乎是荒郊野外,除水上公园外多是农村洼地。这次培训要求在一个月中不仅娴熟地掌握驾驶技术,还要掌握越野的基本功。其中有上下各种角度的陡坡,要越过大小弹坑,穿过沙子路、颠簸路、泥泞路、急转弯路。由于我身体强壮,教练让我驾驶佳瓦—250重型车,进入越野训练开始心情十分紧张,终归是骑着一匹烈马去完成各种高难动作,稍有不慎就会人车俱伤。例如,上陡坡时,必须中挡加足油门,真是“不进则掉”,下坡时换高挡加油越快越安全,如果胆怯,收油点刹车肯定是连人带车一齐滚下山。但下弹坑必须收油踩刹车,将速度减到最低后下坑,否则前轮就会撞到对面坡上,前杠不是弯就是断。沙子路、泥泞路、颠簸路只要搞好身体平衡就可大油门往前冲。通过一个月的刻苦训练,大家不仅驾驶技术有了大幅度提高,而且锻炼了自己的意志和胆量,使自己总有一种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实践证明,在后来的各种工作岗位上,我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总像加足油门上坡的一辆铁骑。在下乡的河北省武邑县,县委领导和干部们以及县城百姓以看我们打篮球为乐,给快速跑动驰骋球场的我取绰号为“摩托车”。

1965年暑期训练结束后,同年秋天在俱乐部训练场举行了“天津市业余摩托车越野赛”,我被选入参加比赛,虽然前三名被专职业余队夺得,但也充分显示了我南开中学的实力。随后,在1965年底到“文革”前,我校摩托车队又连续招收并培养了好几批学员,相继培养了数十名驾驶员,记忆中,如高一的刘大林、张第、李桂兰、王俊如,高二的刘佑义、王贵敏、赵明凯,初中的刘振远等,其中刘大林、张第也参加了第二期的市俱乐部的培训,在驾驶、维修、理论上都具有很高的水平。此时我已经成为南开中学摩托车队队长兼教练。

“文革”初期,我和陆明理先后取得驾驶员的资格。当时“打破一切旧的规章制度”,考驾驶证也改为“三结合”的方法,即公安车管所技师、教练及本人三方面的意见通过即可发证。记得是乃亮老师陪我们到车管所填写申请表,由王技师主考。在主要的道路上考我驾驶技能,虽然手续减少了,但我的驾驶技术是相当过硬的,结果很顺利地拿到黄色驾驶证(当时黄色为兼职,蓝色为专职)。从此,南开中学除了乃亮老师有摩托车驾驶证,我是第二个,陆明理是第三个,刘大林是第四个。回忆起我取得驾驶证时,刚刚到法定年龄18岁,当时十几岁的孩子驾驶摩托车在路上行驶,确属人车不符,几次被交警拦住检查,结果证照无差,只得给我敬礼放行。

由于在学校掌握了摩托车这门技术,使我在1979年调入市公安局刑侦处工作后,大显身手。此时,我国已生产幸福牌两轮摩托车、山东泰山及长江侧三摩托车,公安机关汽车还很少,主要配备侧三摩托车,所以我在大案侦破、街面巡逻、缉拿罪犯、基层调研等近20年公安工作中充分地发挥了摩托车驾驶技术,跑遍全市18个区县行程数万公里,没出现任何交通事故,为公安事业做出了贡献。1995年以后,摩托车几乎成为广大群众的交通工具,在公安机关逐步被汽车取代,但是,摩托车与我结下不解之缘,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总以越野比赛的精神冲破它。

 

作者简介:1968年赴河北省武邑县插队,后当教员、工人,在县体委工作,1979年至今在天津市公安刑事侦查局工作,曾任办公室主任,现为局长顾问,三级警监。

 

 

《感念南开》:南开校园铁骑队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开校园铁骑队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