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校园思缕  

2014-08-30 23:25:46|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 园 思 缕


 1968届高中   

 1968届高中  田美华

 

回首中学时代,我们仿佛又回到四十多年前那风华正茂的如花季节。母校南开留给我们的是一种别样的美,如溪流淙淙,如微风拂煦。别梦依稀,情思缕缕。

 

马缨花开

那时校园的中楼大门前的两侧种有几棵小树。树虽不高,可是枝杈繁茂,小小的绿叶子,整齐地排为两列成对生长,跟其他的大树别有不同,给人以清新的感觉。每到春夏之交,树上就开满粉红色的花朵,那花朵不是普通的花瓣,而是一簇簇的花丝,如同骏马头上的缨穗,煞是好看。同学们把它称做马缨花,不知道真是这种树的学名,还是依照花的模样想当然起的名字。

每天早晨上学,一走进南开的校园,就看到整洁的校园里那几棵小树上盛开的马缨花,绿叶丛中点缀着淡淡的花朵,伴随着耳边的朗朗读书声,心中充满愉悦。这给一天的紧张学习带来轻松和快乐。下课后跟同学在树下闲谈,在校园散步,马缨花给我们宁静、幽雅的情境。记得当时的《南中周报》上发表过一位同学写的一篇作文,题目就是《当马缨花开放的时候》。美丽的马缨花给我们校园的学习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

告别南开以后,我在别处再也没有看到过马缨花。那几棵马缨花作为中学时代的美好印象深深留在我的记忆中。现在想起来,也许我们熟悉的《雪绒花》这首歌唱的就是马缨花吧?

 

莫道君行早

我们上初中的时候,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神州大地人人学雷锋、做好事,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蔚然成风。社会风气空前之好。“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的儿歌就是在那时流行的。领袖的号召如春风化雨,南开校园闻风而动。课后,校园里到处是“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的歌声。同学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杨志行校长要求“学雷锋,见行动”。大家都在到处寻找好事去做。我跟几个同学商量好,早晨为教室生炉子。

那时我们的教室没有暖气,冬天天冷的时候要在教室里安上烟筒炉子。每天早上点火叫做生炉子,课间要加煤。这样才能保证老师和同学们正常上课。生炉子是一个技术活儿。先要把废纸、刨花、引柴(细小的木柴)、劈柴(较大的木柴)和煤球分别准备好,再依次摆放在炉子里,最后从下面点火。等到木柴烧完,最上面的煤球就红了。

一大清早我们来到学校,推开教室的门,屋子里温暖如春,炉火正红。看来有人比我们来得更早。这会是谁呢?我们到旁边的教室去看,那里的炉子也已经点好了。一连看了几个教室,终于发现了一个人影,正在熟练利索地依次为我们年级的教室生炉子。转脸一看,原来是高年级的蔡燕同学。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来人。那一刻,一股暖流涌向我们的心头。眼前她的身影也高大起来。

到初三毕业时,品学兼优的蔡燕同学放弃了升学而选择了支边,毅然坐上西去的列车,投身边疆建设。她的行动在我们同学中激起很大的反响,使我们重新思考人生的价值,选择生活的道路。因此,蔡燕不仅点着了教室的炉火,进而还点起了我们思想的炉火。

 

瑞廷礼堂

生活工作在南开大学,常常因为没有一个像样的礼堂而抱怨。每当这时,我们就不禁会说起,南开中学有一个很值得自豪的礼堂——能坐两千人的瑞廷礼堂。身处瑞廷礼堂“百年南开”的校庆会场,热烈的场面使人回想连翩,感慨万千。能够坐在这个礼堂中是一种幸运。这个礼堂与我们的中学生活连接着太多的回忆,存留着不解之缘。

有些沉闷的回忆把我们带到过去。记得那时候不时要到礼堂里听一些冗长的政治报告。常常是台上的领导平淡无奇地念着厚厚的讲稿,台下学生的音量像收音机的旋纽的转动,一开始是鸦雀无声,不一会儿就有窃窃私语,最后变成大珠小珠落玉盘了。往往在这个时候,政教处的周毓英老师会在讲台侧面出现。台下的声音立刻就静下来。而且这样的情况屡试不爽,像有一种魔力,至今令人迷惑不解。

最愉快的印象莫过于文艺演出。期中期末,新年节日,学生会经常会在礼堂组织各种庆祝活动,各班学生以及很多课外社团自编自演,师生同台,其乐融融。高三同学的集体化装表演唱《十送红军》情真意切,感人至深。葛树清老师的拿手保留节目是《唱支山歌给党听》,那浑厚的嗓音,悠扬的曲调,不知赢得了多少掌声。我们高一和初一同学的小话剧《一百分不是满分》风趣活泼,一举成名。当时几位演员在校园里红极一时,格外引人注目。可惜后来他们都没有在演艺方面发展,否则要比现在这些星星和大腕儿的资历派头强多了。

每年开学典礼,我们都要全体列队,进入礼堂,按序坐好,聆听杨志行老校长做校史报告。我们一遍一遍地听过许多次,但在当时以为是例行程序,脑子里并没留太深的印记。这就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情形,也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意味。有人讲过,只有在失去以后才会理解拥有时的珍贵。在离开南开以后的岁月里,我们对南开的感受和理解随着时间的增长而越来越深,历久而愈醇。

曾在南开,是我们珍贵的经历;

曾在南开,是我们一生的骄傲。

 

作者简介:

  锋:1969年赴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977年起先后在哈尔滨师范大学读本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1982年后在天津外国语学院、南开大学文学院和汉语言文化学院教汉语和语言学课程,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田美华:1969年赴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972年选调到天津卫生学校学习,毕业后在天津中心妇产科医院和天津妇女保健所任妇产科医生,现已退休。

《感念南开》:校园思缕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校园思缕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校园思缕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校园思缕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